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 回到北平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500 2019.08.17 19:16

  那几个泼皮银子没讨要到不说还被得自己治伤,对李景隆自然是恨之入骨了。

  而秦光远虽因吸入迷烟导致了一段时间的四肢无力,不过也就是歇息了一日时间罢了,次日便带着朱棣的那些护卫往北平赶去。

  秦光远担心李景隆会为找回颜面狗急跳墙,从而派出更强的杀手来取他性命,因而一刻也不敢耽搁。

  到了北平那便就是朱棣的地盘了,再强大的杀手也奈何不了秦光远半分了。

  但秦光远不知道的是,在他的护卫把那几个泼皮送到李景隆府上之时,朱允炆那里便收到了消息。

  如今的朱允炆已有削藩的心思,对秦光远这个朱棣的随从自然是格外关注的,秦光远带出城的护卫又返回京师,他当然得知晓原因的。

  当得知了缘由之后朱允炆被气得半死,他连续两日单独给秦光远口谕之事并不是太大的机密,若秦光远有个三长两短,那世人必然得第一个怀疑的他的头上来。

  而偏偏此事朱允炆也不能太过明白的说出来,也就只能对李景隆隐晦的训斥一番罢了。

  李景隆一时之间也没搞清楚朱允炆这般做的用意是什么,虽说是费解却也再没有杀掉秦光远的心思了,不过与秦光远的却是有了不共戴天之仇。

  没有了李景隆和王成周这两个大麻烦,秦光远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的回了北平。

  刚一回到北平,秦光远没去醉香酒馆也没回家,直接与那几个护卫一块去了燕王府。

  毕竟当初他可是与朱家三兄弟一块去的京师,现在他回来了,朱家三兄弟被留下了,虽说是这是早就已经预料到的事情,可秦光远若不亲自去与朱棣解释一番总归是说不过去的。

  再说,他现在还算是朱棣的随从,哪有回来却不去复命的道理。

  在朱棣的书房中,秦光远见到了他。

  “王爷,小子有罪,没能把三位王子带回来。”秦光远刚一见到朱棣便特别诚恳的与其认起错来。

  在这个事情之上秦光远真的是没有多大的过错的,但,令朱家三兄弟去为朱元璋吊唁之策是秦光远出的,又是秦光远陪同他们三人一块去的京师,现在他回来了却独独把朱家三兄弟留在了那里,朱棣若是非要怪他的话,也的确是与他有些关系。

  首先认错总归是没坏处的。

  朱棣坐在案牍之前良久都没开口,秦光远在朱棣面前本就有些压力,如今等不到朱棣的回应,秦广阳更感觉压力山大。

  就在秦光远快要被那压抑的气氛搞得窒息之时,朱棣才缓缓开口,道:“此事怪不到你身上,说说你去京师之后的其他事情吧!”

  对于在应天府所发生的所有事情秦光远并没有做任何的隐瞒,他身边朱棣所派出的那些护卫可是时刻都在的,一些事情即便是他不说,朱棣也还是会从护卫的口中知晓的,还不如由他一五一十的告知朱棣所有事情呢。

  秦光远没做任何隐瞒的与朱棣述说在应天府之中发生的所有事情。

  “高煦打了李景隆的小舅子?”朱棣有些不淡定的碰到。

  秦光远能怎么回答,只能道:“是,都怪小子,若不是小子得罪王成周,二王子也不至于对他痛下毒手,若不是魏国公及时阻止,二王子一旦打死那王成周,事情还真是有些不太好处置了。”

  朱棣黑着脸,脸色极为难看的道:“高煦脾气老是那般暴躁,着实是多亏了魏国公了,安葬父皇之时,你与高煦没去参加?”

  秦光远无奈摊摊手,道:“没有,本来二王子与小子是做好准备了,奈何临出发之时得陛下的一个口谕,特别强调不准我等二人参加。”

  朱棣沉思了那么一会儿,又问道:“高煦没因此生出事端来吧?”

  秦光远笑了笑,道:“并没有,小子与二王子下了一天的五子棋,二王子还很感兴趣。”

  “五子棋?那为何物?”朱棣好奇的问道。

  “一种棋局,与围棋差不多,却比围棋简单不少。”秦光远回道。

  “嗯,你中迷烟身子无大碍吧?”朱棣也还算是关心秦光远的。

  “无碍,只是四肢无力的几日,要不然早几日便能够回来了。”秦光远故意回答的严重了一些,要不然朱棣又怎能知晓他此次去京师的艰险呢。

  他自己的身体只有他自己清楚,说的严重一些也无妨。

  朱棣问到此处没有再问下去了,该知道的事情他已经都知道的差不多了,也没有再问下的必要了。

  “你此去一路辛苦了,去看看王妃吧,与她报个平安。”朱棣紧接着吩咐道。

  朱棣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秦光远去给徐王妃报朱家三兄弟平安的。

  秦光远了然一笑,回道:“王爷放心,小子即刻便去。”

  朱棣能够费劲大力气非得把秦光远弄到自己身边很大的一部分原因便就是得益于秦光远的聪明,有眼力劲儿,很多事情不需要多说他便已经能够看明白。

  秦光远问了几个丫鬟才找到了正纺织的徐王妃,徐王妃虽是徐达子女,但却并没跟着其父享受过任何的荣华富贵,因而也养成了其勤劳朴素的性格。

  徐王妃见到秦光远后并没有马上停下纺织,等一轮结束后,才站起身来笑意盈盈的问道:“光远,你回来了?高炽几兄弟呢?怎没见他们过来?”

  秦光远跟在徐王妃身边出了房间,还有些惭愧的回道:“王妃,三位王子此次并没随小子一块回来,此事说起来也全怪小子不好,若不是当初小子建言王爷让三位王子同去北平也就不会发生今日之事了。”

  徐王妃怎么说也是见过大世面的,跟着朱棣这么些年什么风风雨雨的没见过,得知朱家三兄弟留在京师脸上的难过不过也只是转瞬即逝,随即便露出个一个慈爱的笑容,道:“光远,你也不必多想,你对王爷可谓是忠心耿耿,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在为王爷的长久做考虑,高炽兄弟是王爷之子,这也是他们为人之子的本分,怎么样,此去京师一切都顺利吧!”

  把该汇报的事情与朱棣汇报了就行了,至于在京师之中所发生的事情完全不需要再在徐王妃面前说一遍了。

  “一切都好,王妃大可放心,只要王爷还在,三位王子在京师便可安然无恙!”秦光远宽慰着徐王妃道。

  “嗯,本宫清楚,你若有事便去忙吧。”徐王妃笑呵呵的回道。

  徐王妃不管是对秦光远还是对燕王府中的下人都是笑意盈盈的。

  秦光远与徐王妃拜别之后便回到了朱棣的书房之中,“王爷,王妃那里小子已解释过了。”

  朱棣脸上并无多余的表情,只是道:“嗯,你在此稍后片刻,本王已派人去请道衍大师了。”

  朱棣既然有吩咐,秦光远能怎么办只能回,“是。”

  秦光远在朱棣面前也不敢有丝毫破坏规矩之处,一丝不苟的侯在一旁,此时他也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如此便不这么早过来找朱棣了,留在外面还能自由一些。

  在朱棣面前秦光远总是有好多时候算计不到,在朱棣面前还是应当多长个心眼才是。

  自从跟了朱棣,秦光远就没有在朱棣感觉到任何的亲切,每次到追到跟前他都能感觉到无名的压力。

  PS:14.4万字了,继续求推荐票,求收藏,主要是收藏,收藏,收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