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朱棣的考察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110 2019.07.19 22:48

  不论朱高炽的目的如何,秦光远都得回答,他想了想,缓缓道:“既然圣上有召,即便是刀山火海王爷恐怕都得去一趟了,圣上于王爷来说是君,是父,君父有命岂可不遵?其实,王爷此去可以让圣上看到最想看到的一面,应当略微的去示示弱。”

  “示弱?如何示弱?”朱高炽突然提起了兴趣,眼巴巴的问道。

  秦光远想了一下道:“不妨装病,是病如膏肓的那种。”

  朱高炽脸上的表情有些激动,急急的问道:“光远,你继续说下去。”

  秦光远笑了笑继续道:“圣上已选定了未来的接班人,自然是不希望正当壮年的燕王生龙活虎的,燕王的羸弱正符合了圣上的心意。”

  “父王若是装病去了京师,那皇爷爷指定是会派御医前去瞧病的,若是被皇爷爷知晓父王无病,一旦被皇爷爷知晓父王实在装病,那父王岂不危矣,欺君之罪也并不比抗旨轻。”朱高炽道。

  “圣上不管怎样都是燕王之父,当得知燕王患病于情于理都会派御医瞧病的,燕王装病之事很容易就会被圣上知晓的,依我的愚见,圣上若是知晓了燕王装病,反而会对燕王更加放心的,自然也就不会因此为难燕王了。”

  朱高炽也是聪明人,在他面前一些话也无需说的太直白,秦光远的一番话刚说完,朱高炽便道:“光远,你的这番话让我心中甚是松快,我先告辞了,等有时间再来拜会。”

  一些深层次的话秦光远在朱高炽面前并没讲,大家都是聪明人,说到这里差不多明白意思也就成了。

  朱高炽与朱高煦可不一样了,需要说的话少说,不需要说的话能不说还是不说为好。

  朱高炽从秦光远口中得到答案之后便直接回了燕王府,一回燕王府便把秦光远所说的一番话一字不差的报给了朱棣。

  朱高炽与朱棣汇报之时,姚广孝也在。

  朱高炽转述把秦光远所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转述之后,朱棣便半开玩笑的与姚广孝道:“大师,秦光远那小子的这番说辞莫不是你说与他的吧?”

  姚广孝呵呵笑了笑道:“若是贫僧说与他的,贫僧也就不会与王爷一块坐在此处等着他的答案了,还别说,那小子倒真是有几分本事的,竟能够又如此见解。”

  姚广孝在朱棣面前把秦光远又是一阵猛夸,朱棣对秦光远的态度一直都是晦暗不明的,从没直言说过那小子如何如何。

  其实这根本就与秦光远本事没多大的关系,秦光远能说出这些话来完全是因穿越而来掌握着一些先机的缘故。

  对去了京师具体当如何办,朱棣也没当着朱高炽的面与姚广孝商量,朱高炽把该汇报的事情汇报完朱棣便打发其离开了。

  “高炽,本王不在府中的这段时间,你要妥善处理好府中事务,家中有事与你母妃商量,卫所之事多听听几位将军的意见,无大事不要与几个将军多有联系,本王也会告知几位将军,无事之时不可随意到府中走动。”

  朱高炽年纪也不小了,经常协助朱棣处理一些大事小情的,这些事情其实根本不用朱棣安顿的。

  但朱棣深刻知晓接下来的事情有多严峻,因而才会把能想到之事又重新叮嘱了一番朱高炽。

  “还有一事,要多操心高煦,万不可让他莽撞行事,府中虽经过一番彻查放心了许多,但外面有布政使衙门又有御史,做任何事情都多想想。”

  “是,父王放心,儿臣会做好府中之事,也监督好二弟,定不会让他惹是生非的。”

  “嗯,你先出去吧,本王与大师还有要师相商。”

  朱高炽即便是朱棣的长子,但很多事情朱棣还是不会让他知晓的。

  房间之中只剩了姚广孝,朱棣才道:“大师之见,本王此去应当装病?”

  朱棣接到朱元璋的圣旨之后便直接把姚广孝请了过来,姚广孝看过圣旨之后直接道出了两个字:“装病。”

  姚广孝突发奇想想要考考秦光远对此事的看法,与朱棣言明之后,两人是一拍即合,但这个事情由他们二人谁去做都不太合适,朱棣便找了朱高炽,直言让朱高炽去旁敲侧击的考考秦光远对此事的看法。

  没想到朱高炽旁敲侧击得回来的结果竟然与姚广孝是一致的。

  对朱棣的问题,姚广孝道:“对,装病,圣上为大明江山社稷想用投毒之法永绝叔侄争夺江山的后患,可这毕竟是屠杀亲子,这对圣上来说无疑于是身上割肉,这种痛会时长折磨着圣上。

  此次召王爷和各地藩王一道进京,是想在大行之前再见各位王子一面,也是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各地的藩王们能臣服他所选出的继承人,皇家之上先有君臣,才会有叔侄。

  而王爷最长自然想着王爷能做出这个表率,王爷的装病示弱便就是表率,王爷若是真病了,圣上会以为是此次的刺杀事件被吓破了胆,圣上反而会失望,可若是圣上知晓王爷实在装病,圣上将会很满意王爷此次的这个表率的。”

  姚广孝把所有的事情都拿出来在朱棣的面前一一分析了一番。

  “大师所言本王豁然开朗了,明日本王便动身。”朱棣绝不是拖泥带水之人,既然已经有了主意便就要马上做出行动。

  “王爷此去除了装病,还得多走走宫里面的关系,日后会用得上的。”姚广孝又道了一句。

  朱棣把手中把玩着的茶杯放到了桌子之上,露出了笑容询问道:“大师,此行本王要不带着秦光远那小子一块?毕竟本王装病也有他的意见在其中。”

  姚广孝抚摸了下他那花白的胡须,笑着道:“王爷,这是准备磨砺秦光远那小子了吧?”

  在姚广孝面前,朱棣的心思有时候也藏不住,被姚广孝猜中了心思,朱棣也不再藏着掖着了,呵呵笑道:“何事都瞒不过大师,秦光远那小子是够聪明,是块上等的璞玉,若是不经磨炼恐很难派上用场,且那小子上像是掉钱眼了一般又上进心不如,在这样下去,顶多了也就只是个满身铜臭的商贾了,这样的人又如何能堪大用?”

  朱棣这还是第一次这般高度评价秦光远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