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姚广孝相邀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003 2019.07.17 23:15

  燕王府经过了一轮仔细甄别朱棣才算是终于放下心来,同时也解除了对朱家三兄弟的禁足。

  朱家三兄弟的禁足一被解除便跑到了秦家,此刻的秦光远正酝酿着他的小说呢!

  小说是秦光远养家糊口的营生自然是得用心一些的,要不然哪能让那么多的人对他趋之若鹜呢,别人只知道他写的小说精彩,说讲收费贼贵,谁有能知晓他在背后付出了多少辛劳呢。

  朱高煦好不容易忍到秦光远放下笔,便怒气冲冲的道:“那厨子早早被杀了,若不是如此本王子非得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倒是朱高炽还一如既往的沉稳,淡淡的道:“光远,此事多亏了你,父王还说哪天摆上一桌酒请你到府中一叙呢。”

  其实这话朱棣根本就没说过,朱棣对秦光远的救命之恩一个字都没提过,朱家三兄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秦光远笑呵呵的道:“三位殿下与我那是何等关系,这等小事就不必挂在心上了,说起来,这个事情我也是从李召口中得知的,你们若是要感谢的话,还真是得谢谢他的。”

  秦光远和李召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发现,这个李召虽说是个泼皮,但对真心相交的朋友还是很不错的,也是希望李召日后也能得朱家三兄弟一些照拂。

  “李召此恩父王自当会记得的,但若不是光远你,李召即便是知晓了这个消息也不会让父王知晓的,不管怎么说还是当好生谢谢你的。”朱高炽很擅长说这些话,他的这话让秦光远也是很不好接的。

  倒是朱高煦不愿听朱高炽说这种客套之言,道:“光远与我是兄弟,他爹是我爹,我父王也是他父王,他救父王一命值得这般客套吗?”

  朱高煦本是解了秦光远的围,但说出的这话却是要把他吓的半死,他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二王子慎言,慎言,这话若是传出去光远可是得掉脑袋的。”

  朱高煦嗤笑道:“瞧你这样,好了,不说了,是我说错了,下次注意。”

  朱高煦的性格其实很不适合做皇亲国戚的。

  朱家三兄弟拿着秦光远的小说看了一番,之后朱高炽告辞离开,只留下朱高煦和朱高遂二人,他们二人在秦家吃了饭才离开。

  朱高炽与秦光远交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秦光远有朝一日能为他所用,而朱高煦和现在的朱高遂结交秦光远的目的却是很简单,只是认秦光远这个朋友而已。

  朱高炽在秦光远面前虽说也很是谦和,尽量放下天潢贵胄的架子,却也让秦光远的压力很大。

  朱高煦就不一样了,在他面前秦光远没有任何压力。

  ......

  秦光远精彩说讲完毕之后前来听他说讲的人便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而一小和尚却探头探脑的往里瞧。

  李召率先发现了这鬼鬼祟祟的小和尚,一把其揪了进来,“你在此这般偷偷摸摸的所为何事?”

  那小和尚战战兢兢的道:“小僧找秦光远施主。”

  “找光远?你找光远能有何事?”李召的语气并不好。

  那小和尚有些腼腆,“小僧不知,是师父遣小僧下山来寻秦光远施主的。”

  李召本就是泼皮,哪能放过奚落这腼腆小和尚的机会,拉着他的衣袖道:“你这和尚,从哪座山上下来的,找光远所为何事?”

  秦光远整理好书稿之后一把拉开了李召,道:“说讲已经完了,该干嘛干嘛去。”

  李召被打发走了之后,秦光远才笑嘻嘻的道:“我就是秦光远。”

  “施主。”小和尚合掌弯腰道了句。

  秦光远同样也合掌弯腰回了一句。

  “师父遣小和尚请施主上山一趟。”

  “小师父是庆寿寺而来的吧?”秦光远问道。

  他到了这里所认识的和尚也就只有姚广孝了,能派个和尚请他上山一叙的也就只有姚广孝了。

  小和尚对秦光远能直接道出庆寿寺三个字有些吃惊,问道:“施主是如何得知?”

  小和尚这个问题秦光远还真就是不好解释,只能是直接转移话题了,“走吧,莫要让你师父就等了。”

  姚广孝虽说是谋反起家的,但对姚广孝的本事秦光远还是很佩服的,与姚广孝相交倒也不算坏事。

  ......

  秦光远在那小和尚的带领之下到了庆寿寺之时,姚广孝的酒菜都已经摆上了。

  “施主远道而来,先坐下喝一杯吧。”

  秦光远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姚广孝对面的蒲团之上,笑呵呵的问道:“大师专程派弟子下山找我所为何事?”

  “怎这般着急,既然来了就静下心来陪和尚我喝了这几杯酒。”姚广孝亲自拿起酒壶为秦光远酒杯中斟上了酒。

  秦光远一把从姚广孝手中拿过酒壶,“与大师喝酒怎能让大师斟酒,让小子来。”

  秦光远为姚广孝面前的就被倒满酒,随后拿起就被冲着姚广孝道:“大师,小子敬你。”

  姚广孝既然部开口,那秦光远也不着急,他说喝酒,那就喝呗。

  姚广孝与朱高煦经常在一块喝酒,酒量也见长了不少,与姚广孝喝了区区几杯酒也不会再喝醉了。

  喝酒之后,姚广孝才道:“见你小子几面越发发现你小子非凡人了,你与三位王子相交,却不提及与燕王相交之事,你应该已经想明白了,与三位王子相交,既不用承担任何风险还能得到庇护,对一个小民来讲,能得一皇亲国戚庇护那寻常官吏便不能再欺负道你头上了,对吧?”

  姚广孝能猜出这些,秦光远一点儿都不觉得稀奇,姚广孝若是没这个本事又怎能做了朱棣的谋士,助他登临大统呢?

  姚广孝是猜出来了,但秦光远却是不能承认啊!

  秦光远茫然的问道:“大师此言是何意啊?小子怎么听不懂啊?”

  姚广孝有些阴恻恻的道:“和尚我这辈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你的那点儿小心思又岂能瞒得过我,在我面前你承认与不承认都是一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