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秦光远被暗杀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253 2019.08.14 19:36

  秦光远所派出的那个护卫也就是走了不到一日时间便回来,刚到客栈便把打听到的消息直接汇报给了秦光远。

  “秦先生...”那个护卫喊道。

  秦光远的书粉对他都以秦先生相称,即便是没有听过他说讲的人若用敬称必也用秦先生相称,至于秦光远是否能当得起这个先生的称呼也根本就没有去追究。

  刚开始秦光远在听到别人以先生称呼他时,他还有些不得劲,被人喊的多了也没什么不舒服了。

  那个护卫继续汇报道:“据小的打探的消息所知,世子和二位王子的确是前往孝陵了,而城中也并没甚异样,陛下那里都在筹办着登基之事。”

  至于朱允炆对藩王们将要如何处置也不是这个护卫能够打探出来的,只要是能打探到朱家三兄弟平安无事的准确消息便成了。

  秦光远笑了笑道:“你辛苦了,我们再在次逗留几日,确定世子和三位王子无虞之后便立即返回北平,还有,在这几日之中务必打起精神来,以防不测”

  能被朱棣派出来的护卫,各方面肯定都是过硬之人,对秦光远所下达的命令没发出任何一分质疑。

  秦光远留在这里除了要确定朱家三兄弟无虞之外,还要看看有无对他袭击之人,在这客栈的一亩三分之地上还好把控,距北平越远,他的危险便就会越多。

  毕竟连续两日一来他受朱允炆的口谕不少,京城之中的不少人也都知晓朱允炆对他的不喜欢,若是他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很多人必然得首先怀疑到朱允炆的头上。

  就秦光远的那些敌人恐没有一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给皇帝嫁祸的。

  秦光远在客栈滞留的第二日,他继续派人去京城当中打探朱家三兄弟的消息,他这般的尽心,这些护卫回去之后必然会把他的尽心全部汇报给朱棣的。

  第二日依旧是风平浪静,早就已经知道消息的朱允炆对秦光远在京师继续逗留两日依旧没有任何表示。

  秦光远便准备再等上一日,待次日便赶路了。

  可就在第三日晚上变故发生了,深夜时分,客栈中所有的客人都已经睡下,有几个身着夜行衣的人蹑手蹑脚的闯了进来,那几个人闯进来之后便直接朝着秦光远的房间而去。

  这几个人到了秦光远房间的门口便直接从腰间拿出竹管不知朝房间里面说着什么东西。

  良久便蹑手蹑脚的又从腰间拔出了刀直接闯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便举起明晃晃的大刀朝着床上一顿乱砍,每人砍了十几刀后其中一人才一把揪起了床上已经飞絮着棉花的被子。

  被子下面空无一人,哪有秦光远的半分踪迹。

  那领头之人冲着自己的一个同伴怒道:“你不是说人就在这个房间吗?人呢?”

  把同伴被反问的更加茫然了,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了,竟是直接上前把床上的褥子什么都翻找可一遍,当褥子被翻起来的时候,赫然可见的是,木板床已然是留下了刀痕。

  人若是真睡在这里的话,恐怕早就已经是被大卸八块了。

  “人呢?我问你人呢?”那领头之人脾气不太好,朝着那个手下怒吼道,幸好他还是懂得分寸,把声音压低了。

  那手下对这个领头之人还是较为惧怕的,也没说话,只是唯唯诺诺的四下翻看起来,那领头之人又朝着其他的手下道,“你们四下找找有无重要之物,总是不能白来一趟的。”

  他们若是在床上找到秦光远的话,那现在秦光远已经变成了一滩肉泥,而他们也应当是能够顺顺当当的离开了。

  在秦光远的房间之中找了半天时间也是并无多大的收获,那领头之人只能道:“先走,其他的事情等从长计议再说。”

  那几个黑衣人正准备离开之时,门外突然多了一个人,此人看到他们之后明显是被吓住了,第一时间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还是那群黑衣人率先反应过来准备朝着那人而去之时,门外那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开始冲着四周大声吼道:“有刺客,有刺客,快抓此刻。”

  在呼喊的同时,还想着左边奔跑而走。

  此人便是卞武,卞武可没什么武功傍身,见到这群刺客自然是不能硬碰硬的。

  秦光远好歹也是有护卫之人,那人喊了两声之后,便从秦光远房间的两边冲进去十几个人。

  朱棣派给朱家兄弟的护卫能差了吗?这些人冲进去之后很快便与那几个黑衣人交打在了一起,那些黑衣人从一开始就不是秦光远护卫的对手,也就是三下五除二,那几个黑衣人便全都倒在地下,没有任何行动能力了。

  卞武早在他们打斗之时便已经跑进来四处找了秦光远,找了半天却是没找到秦光远任何的一点儿踪迹,昨晚上,他可是等秦光远睡下他才走的。

  在打斗停下来之后,卞武立马揪住其中一人,急切的问道:“我家少爷呢?你们把我家少爷弄哪里去了?”

  这个时候不仅卞武着急,朱棣所派出的那些护卫也是极为着急的,秦光远在这里好歹还能有一个拿主意的人,秦光远若是出了些什么事情的话,他们还真不知该如何办了。

  这么些年他们已经习惯听命行事了。

  其中一个护卫踢了下那领头黑衣人的伤口,凶巴巴的问道:“秦先生呢?”

  那黑衣人并没在坚持,带着脸上吃痛的表情回道:“我们在进来之时便没人,你们所说的秦先生我们并不知晓。”

  那护卫冷哼一声道:“先把他们绑了,等找到秦先生再说!”

  在护卫与黑衣人打斗了这么长时间,不仅客栈的客人都起来了,就是客栈的东家也没什么睡意了,做生意之人讲究的就是一个和气生财,他们可是最不希望在自己地盘发生这种打架斗殴之事的。

  在打斗停止后,那东家便笑意盈盈的迎了上来,卞武也不等他说话,率先问道:“你这房间有无其他地方可到了外面?”

  那东家对卞武的无礼并没放在心上,依旧笑意盈盈的回道:“没有,这就只是一间普通的客房而已,怎么?秦先生不见了?”

  秦光远在这里也住了几日了,这里东家也算是认识他了。

  卞武没好气的道:“我家少爷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便把你这店拆了,你最好祈祷我家少爷没事。”

  那客栈东家也没生气回道:“你恐是没这个机会的,秦先生吉人天相必然能够逢凶化吉的。”

  随后又命令店里的伙计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先在房间里找找秦先生,若是找不到便去院子当中,秦先生或许是起夜了也说不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