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周王谋反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425 2019.08.20 20:10

  从秦家大宅出来之后,马和好奇加担忧的问道:“那打算如何对那几人?所有人都知晓你是王爷的人,你可不要给王爷惹事啊?”

  秦光远笑了笑,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道:“马管家,你我也认识这么久了,你不会不知晓我的为人吧,我秦光远是那种睚眦必报之人吗?那几人不过只是对我吹了口迷烟,又差点把我乱刀砍死,我又没多大事,由于何可与他们计较的?”

  秦光远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那几个人既然落到他手中了,他肯定是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不过,秦光远年纪虽小却是个极有分寸之人。

  马和又叮嘱了一句,道:“总之你把握些分寸。”

  随即才又道:“走吧,耽搁了这么久,王爷那里肯定是等急了,早知道你小子的事情这么多,我便不留在你那里吃饭了。”

  耽搁的时间的确是够长的,秦光远与马和吃饭用了一炷香时间,秦光远解决那些刺客的问题足用了两炷香的时间,加起来直接用了三炷香时间。

  “谁让你吃的,我可没强迫你吃,走吧,你若再叨叨下去,耽搁的时间更多。”

  秦光远与马和二人双双骑了快马便朝着燕王府而去。

  现在秦光远的骑马本事也是越发的熟练了,朱高煦那般强迫性的学习方式还真是很有效果的。

  到了燕王府之后,马和便带着秦光远直接到了朱棣的书房之中。

  书房之中,朱棣与姚广孝已在了。

  马和和秦光远进去之后,两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朱棣便冷冷的道:“你这可比诸葛孔明都难请了。”

  秦光远见礼之后,有些尴尬的笑笑道:“王爷说笑了,小子府中有些事情给耽搁了,王爷还记得小子曾在京师城外的客栈遭遇了次刺杀吧?那几个人被李景隆追杀走投无路之下便到了北平,被李召送到了小子府上,小子简单问了一番之后还没来及处置就过来了,没想到还是耽误了时间。”

  姚广孝从庆寿寺都赶过来了,秦家距燕王府是有些距离,但总是没有庆寿寺远吧。

  也真不怪朱棣说,每次朱棣有事找秦光远之时,正赶上秦光远也有事,有好几次都落在了姚广孝后面。

  朱棣找秦光远商讨的事情也必然不是好事,要不然他也绝不会因秦光远迟了一会儿便如此责怪与他。

  因而秦光远便就更不能与朱棣讲,马和去喊他过来之时,他非要吃完了,但秦光远不讲,就不代表马和不讲了。

  马和上前,拜倒道:“王爷,此时也怪奴婢,奴婢去了秦家看到光远正与赵东家一家吃饭,受不了诱惑便一道吃了饭,因而才耽搁了时间。”

  马和说这话把全部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完全是为秦光远解围,没成想他所说的这话更让朱棣不高兴了。

  朱棣竟直接站起身来一脚踢翻了旁边的桌子,把秦光远都下了一大跳,反应过来秦光远才后知后觉的想明白朱棣这般做的原因是什么。

  朱家三兄弟如今被扣留在北平皆是因秦光远的建言,说白了,就是秦光远导致他们一家不能团圆的,而秦光远却与赵家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团聚着,朱棣心中大概是有些不平衡了。

  秦光远虽说想明白朱棣的心思也没开口说出来,有时候表现了太过聪明了,反倒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是因马和的一句话才导致朱棣暴怒的,立即开口,道:“王爷息怒。”

  朱高煦的暴躁脾气多少也有像了朱棣一些的,朱棣的脾气爆发不过也是一瞬之间的事情,其实他也明白,秦光远所提的这个建议是目前来讲最合适的一个方式了。

  只有短暂的离别才能换来他们的永远平安。

  还是姚广孝出面解围,道:“王爷,还是先谈重要之事吧,马和你找个人把这里收拾一下。”

  朱棣没有表态,马和才按照姚广孝的话开始行动了起来。

  在马和把这里书坊收拾妥当退出去之后,朱棣才拿出了一封书信递给了秦光远,道:“你先看看。”

  秦光远瞟了几眼之后便已看明白这封信上面所写的大致内容了,周王此子朱有燻告发其父谋反。

  姚广孝来得早已经知晓了信上面的内容了,在秦光远看完之后便问道:“你如何看待此事?”

  秦光远笑了下,回道:“其实现在周王是否真谋反并不重要,关键是正好让朝廷抓住了把柄,朝廷正好便以此为借口削掉周王爵位,以小子之间,当今陛下太过仁慈软弱,无论周王谋反之事是否真实,他都必然不会杀掉他的,最大的可能便就是废为庶人了。”

  秦光远从后世而来分析起此事而来自然是得心应手的,至于周王谋反之事是否真存在那就不得而知了。

  对秦光远的考较也差不多了,这次无论是朱棣还是姚广孝都并没有等着秦光远一人言语。

  朱棣接着道:“周王是本王胞弟,若说他谋反本王也不甚相信,朱有燻告发谋反也必然是受奸人指使。”

  姚广孝接着朱棣的话,又道:“贫僧记得在洪武二十二年之时,周王便就曾不经请旨离开封地前往凤阳吧?而周王泰山宋国公冯胜的封地就在此,周王因此被先帝迁徙于云南吧?”

  洪武二十二年之时,秦光远也才一岁左右,在这个问题之上秦光远自然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

  朱棣回道:“嗯,是有此事。”

  姚广孝道:“此事便就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有谋反之心,现在其子告发其谋反会有更多人相信,即便是每人信那又如何,朝廷需要的不过也是一个借口罢了。”

  朱棣接着问道:“那本王该如何办?”

  姚广孝也没用秦光远回答,他便道:“还是那句话以不变应万变,王爷没有任何过错,朝廷就找不到动王爷的借口。”

  朱棣又问秦光远,道:“你看呢?”

  秦光远回道:“小子也赞成大师之言,朝廷这般做的缘由是担心周王与王爷联合,另一原因也是为逼王爷露出把柄,此时王爷若是有所动作,那便必然会被朝廷扣上谋反的帽子,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到时全天下之人便必然会对王爷群起而攻之,到时候王爷便成为众矢之的之人,而周王那边,只要不作出过激行为,便不会有任何危险。”

  秦光远的这番分析也算是极为透彻的。

  朱棣沉思良久,又道:“本王知晓了,你回去吧,大师,你留下吧,太晚了,山路也不好走,本王正好可与你喝喝酒。”

  朱棣日后也是要做皇帝之人,心眼怎就这般小,秦光远他不就是来迟一会儿怎就记住不忘了。

  以往他们谈论太晚,秦光远也是会被留下的。

  朱棣在赶人了,秦光远自然也只能是依命离开了,他正好府中还有事情需要处理呢。

  “那行,小子告退了。”

  秦光远离开之后,朱棣才露出了个笑容,道:“秦光远那小子太聪明,又奸猾,得时刻敲打一番的,要不然他非得翻天了不可,马和也算是忠厚了,竟能够与他沆瀣一气让本王等着他们。”

  PS:不出意外,周五就要上架了,求收藏和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