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朱元璋龙驭归天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091 2019.08.05 22:21

  秦光远既然已经回了北平,那说讲便就还得继续下去,在北平说讲的银子虽说是不如应天府多,但也算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了。

  秦光远也没太大的本事,能多挣一些总归是好的。

  别看秦光远走了一月之余,等他再次开始说讲之时,醉香酒馆坐的依旧是满满当当的。

  这次也没人嫌弃他收八个铜板多了。

  在秦光远没在北平的这几日时间,他们才发觉没有了秦光远的说讲,他们的生活好像都变得没滋没味了,每日即便是坐也想到醉香酒馆坐坐,得知秦光远又继续开始说讲了,他们自然是赶紧过来捧场的。

  “秦先生...”

  虽说秦光远没读过书也身无功名,但在前来听他说讲的人看来,秦光远与那茶肆之中说书的先生也差不了多少的,当然是能够当得起一声先生的称呼的。

  因而很多人对秦光远都以秦先生相称,刚开始秦光远听到这个称呼之时还有些不好意思,被叫的多了也便就慢慢习惯了。

  “你这次回来便不走吧?这一月时间我等可是天天盼着你回来的。”

  秦光远从做了朱棣随后便也意味着他不可能一直待在北平了,等朱棣迁都北平还得很长一段时间的。

  “这个小子便就很难保证,不过小子可以保证的是,只要小子在北平一日便就不会断了说讲的。”秦光远笑呵呵的回道。

  这些前来听他说讲之人都可算作是他的衣食父母了,对待他们,秦光远自然得是笑脸相迎的。

  秦光远在解答了一些这些人的问题之后,说讲便已经开始了。

  在北平秦光远也讲了几月时间了,也讲了不少内容了,已经讲到叶俊峰跟随包拯开始屡破奇案了。

  秦光远在后世之中可是看过不少版本的包青天,正好可以把里面的好多情节套入到他所写的小说之中去,也能省事不少。

  秦光远说讲结束后,又道:“以往我所说讲的这个小说你们也听了这么许久却并不知晓名字,这段时间我冥思苦想下为其想了个名字,以后,我的这个小说就叫回宋了,回是回家的回,宋自然是大宋的宋。”

  在北平听秦光远说讲的这些人识字都不多,秦光远即便是与其介绍他那小说的名字便也得是一字一句的,清清楚楚的解释明白了才行。

  要想日后拉拢到更多听他说讲之人便需要这些人多加宣传的。

  “回宋?这名字倒也算是贴切了。”有人赞成的道。

  以前秦光远也没仔细考虑过他这个小说的名字,朱元璋问起之时,秦光远才想起了这个名字,随便想的一个名字倒也还挺好的。

  朱元璋亲自御笔书写了回宋二字,就是为了秦光远因小说之事被人挤兑之时能起到一定的护佑效果。

  等将来有朝一日秦光远真的要面临这个困境了却还没把自己小说的名字宣扬出去,那在此事即便是拿出朱元璋御笔书写的回宋二字也达不到最好的效果了。

  在前来听秦光远说讲的那些人都陆陆续续走光之后,马和才闪身走了进来,道:“光远,你这说讲终于结束了,快去王府,王爷找你有急事,王子,二王子三王子,王爷命你三人也一块回去。”

  秦光远回北平的第一次说讲,朱家三兄弟肯定是要给他捧场的。

  “有何急事?”秦光远问道。

  “你去了便知晓了!”马和明显是知晓朱棣这么急切的找他是所谓何事,却并没有说出来。

  “光远,既然父王有急事,那我们便极早去一趟吧。”朱高炽温和的说道。

  朱高煦却是火急火燎的道:“今日我出来之时也没见父王有急事啊,这才出来几个时辰,父王便找我们回去了,肯定是有大事要发生了,难不成是犯边之敌了?”

  朱高煦想到这点什么都不顾了,立即就往回去赶。

  朱高炽由两个随从搀扶着也走不快,秦光远便也就只能随他一起了,朱高煦在前面跑了,朱高遂与朱高炽和秦光远打了声招呼后便也随朱高煦而去了。

  马和陪着朱高炽走在后面,朱高炽便笑呵呵的问道:“马管家,父王这么几寻于我到底是所为何事?边关也休战几年了,应当不是此事吧?”

  马和对朱家三兄弟绝没有任何不同之处,无论是对他一向和气的朱高炽,还是经常对他横眉冷对的朱高煦,马和都表现的极为恭顺,绝不会与某一人走得过近。

  这样拎得清的马和才能得朱棣的信任。

  对朱高炽的问题,马和依旧回道:“世子回了王府便也就知晓了。”

  被马和拒绝朱高炽脸上并没有太多变化,依旧还是那般笑呵呵的模样。

  等秦光远与朱高炽到了燕王府之时,朱高煦便已经到了。

  朱高煦也没理朱高炽,直接拉着秦光远道:“光远,你怎这么慢?你不是都已会骑马了吗?直接骑马来多好啊!”

  朱高煦明知晓秦光远的马在秦家放着,他直接从醉香酒馆到了燕王府邸,哪有时间回秦家去骑马,这么说完全是在挤兑朱高炽。

  秦光远可不想夹到他们兄弟二人的争斗之中,回道:“马在秦家放着,过来的匆忙也没回去取。”

  秦光远到了燕王府邸之时便已经感到有种肃穆的气息了,王府上下的人还在给红灯笼上缠白布,看到这些之时他便已经想到原因了。

  朱高炽有些不解的问道:“父皇,出了何事?怎么?”

  朱棣眼角还挂着泪,悲痛的道:“你皇爷爷龙驭归天了。”

  “什么?这是何时之事?”朱高炽很是震惊。

  “五月初十日。”

  “父皇那几日还在从京师回来的途中,若是在路上接到此消息的话便能立马返回京师为皇爷爷吊唁了。”朱高炽道。

  朱棣看不上朱高炽,朱元璋对朱高炽却并没有厌恶。

  “你皇爷爷下了有遗诏,诸王不得进京。”

  “即便皇爷爷有此遗诏,父王若是没有表示恐会被人非议的。”朱高炽道。

  对这些问题朱高炽看的还是很明白的。

  “你母妃已准备素服了,去换上吧。”很明显,朱棣不想与朱高炽谈论这个话题。

  “是,父王。”朱高炽也识趣在两个随从的搀扶下即刻便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