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秦光远的见解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285 2019.07.06 16:00

  自从与朱家三兄弟结识之后,他们三个几乎天天都来给秦光远捧场,几乎每日都会与秦光远坐在一起喝喝酒,刚开始的时候只是随便聊聊,到了后来朱高炽也有意无意的会谈起当下的局势。

  秦光远从未来而来也少量的接触过一些大明的历史,自然也就能说上一些,每每都能说到朱高炽的心坎之上,自然也是越发的得朱高炽的好感。

  “光远,皇爷爷这几日身子不太好,大行恐不远了。”

  听了朱高炽带来的消息,秦光远心中也了然的很,现在是洪武三十一年的农历二月份,而据历史记载朱元璋是于闰五月驾崩的,现在在北平的朱棣能收到朱元璋身体不好的消息也在情理之中。

  “若是皇太孙继位了,父王恐有危了!”

  这话是朱高炽说的,秦光远也并没反驳,朱高煦倒是首先开口了,“父王可是皇爷爷亲封的藩王,他朱允炆即便是继位又能如何?”

  朱高炽直接问了秦光远,“光远,你怎么看?”

  “国家大事岂是光远一介草民能妄议的。”

  若是其他的事秦光远还能高谈一番,像这种比较敏感的话题还是说为好。

  “光远,这里也就只有我兄弟几人,不管你说了什么都绝不会从我兄弟几个的口中泄露出去的,你就放心大胆的说吧,难不成你还信不过我兄弟三人?”

  朱高炽特别想听听秦光远对现在的这种局势是怎样判断的,他觉得能写出那种小说的人心中肯定是有自己独特的见解的。

  现如今他父王的境地也十分的艰难,说不准就能从秦光远口中得到一个能够让他父王豁然开朗的答案。

  “光远,你就说说吧。”这次的朱高煦竟然与朱高炽站在了同一战线之上了。

  朱家三兄弟都眼巴巴的看着秦光远,秦光远也实在是不好推辞了,只好开口道:“若皇太孙继位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必然会是削藩!”

  “什么?怎么可能?”听了秦光远的话最为激动的自然是朱高煦。

  虽秦光远所说的这个情况朱高煦从没想过。

  朱高炽脸上虽有震惊,但却依旧还能够儒雅的坐在那里,只不过是特别好奇的等着秦光远口中的下文。

  只听得秦光远继续说道:“此事其实很容易想明白的,皇太孙与先太子一样都与文人走得较近,也最倚重文人,而朝中的那些文臣们有不少人自当今陛下还没把藩王封出去之时便持着反对意见,这么多年过去了,仍旧有不少人时刻想着要削藩,当今陛下还在世,他们或许不敢多言,一旦皇太孙继位,有这些想法的大臣们便就要蹦出来了。”

  话既然已经所到此了,也无需再藏头露尾含含糊糊的了,秦光远又继续道:“且如燕王这些王爷们都位高权重,曾为大明朝立下过不朽功勋,皇太孙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必然会对燕王这些叔叔们有所忌惮,即便是没有文臣建议,他在寝食难安之中也会把这个问题很快提上议程的。”

  朱高炽听了秦光远的话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吃惊,可见陈栋的这番言论他也是认同的,又问了一句,“那以光远之见现在父王能够做些什么?”

  “什么都不可做,以不变应万变,现在陛下身子虽不是很好,但龙威还在,陛下知自己大限将至,正想着为皇太孙继位扫清障碍呢,一旦燕王有任何举动,那其实就是等于把脖子伸到了陛下的刀下了,燕王府上下恐都有危险了。”

  秦光远说到这里其实就已经把现在的局势都分析的差不多了,朱高煦还想问些什么被朱高炽给制止了,“二弟,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

  朱高煦也不傻,在朱高炽开口之后立马想到秦光远说到这里已经是够明显的了,不管再问什么都会显得有些多余。

  这次很意外的是朱家三兄弟是一块走的。

  秦光远也明白他日后若是想要靠上朱家三兄弟这几座大山,并不能仅仅靠酒桌之上的关系维持,该表现的地方还是得表现的。

  从醉香酒馆出来之后,朱高炽便与朱高煦道:“二弟之前有没有派人查过秦光远的身份?”

  朱高煦懒洋洋的道了一句,“你已经派人查过了吧?”

  朱高炽略微尴尬的一笑道,“嗯,不错,是查过了,以前只知此人小说写得好,说讲也好,今日交谈发现其见解也够独特,而且还正中要害,今日光远的这些言论得与父王禀告一声了。”

  “随便你!在我这里,光远永远都是我兄弟。”朱高煦留下一句话之后便朝前走了。

  朱高炽在后摇着头与身边的随从笑了笑道:“这个二弟的脾气真是倔,我也只是说要把今日的事与父王禀报一声,也没把秦光远当兄弟啊?”

  街上朱家兄弟的交流秦光远并不知晓,他更不知晓的是,朱高炽直接把他在酒桌之上说的话原封不动复述给了朱棣,同时秦光远近几日所发行的小说也一并发在了朱棣的案头。

  朱棣依靠在椅背之上,虎背熊腰的,手中把玩着茶盏,颇为玩味的问道:“这个秦光远这几日在北平城中的风头很盛嘛!还能有这样的见解?他的身份是否做了详查?”

  现在的朱高煦已经十八岁了,完全有能力帮上朱棣了。

  “详查了,秦家在落败之后便被赵大收留,之后就一直留在了醉香酒馆之中,身家清白。”

  朱棣抿了一口茶,才道:“嗯,你先下去吧。”

  对秦光远是何种看法,朱棣在朱高炽面前也没有直接言明。

  在朱高炽合上房门之后,从一旁的屏风之后走出一个身着僧衣手拿佛珠的大和尚。

  “秦光远毛头小子的见解倒是与大师不谋而合了,对这个秦光远大师怎么看?”朱棣笑着问道。

  大和尚也没直接回答秦光远的问题,只是拿起案头秦光远这几日所发行的小说。

  秦光远几日以来发行的小说也没有多少,大和尚没用多长时间便读完了,在读完之后便直接递给了朱棣手中。

  “这小说写得着实不错,直白的文字读起来倒是能够松快不少,看多了四书五经,读读这样的小说倒也是个不错的消遣,不过这小说若是被那些自诩圣人门下的人读了之后免不了是要批判一番的。”

  大和尚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世子说那秦光远只有十二岁吧?能写出这样的东西又能有那般的远见,王爷就不想亲自去见见他吗?”

  在大和尚的这番话说完之后,朱棣也已经把案头的小说读完了。

  朱棣读完秦光远的小说之后,只是道了一句,“是得去见见,看过这小说,本王倒是对此子越发的感兴趣了,希望这个秦光远不会让本王失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