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朱棣赠与田产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457 2019.08.05 10:00

  朱棣从京师回来,姚广孝肯定是要去王府与其谈些事情的,因而秦光远也并没在当日就去庆寿寺,而是选择了在次日的一大早。

  姚广孝秦光远还算是可以了,他走了这么久回来理应去姚广孝面前露个面的。

  秦光远从应天府回来,也只给赵大一家人准备些礼物,去看姚广孝不好空手而去,便也就只能从醉香酒馆拿些酒了。

  不久带了酒,秦光远还带了些菜肴,喝酒总是得配上些小菜的。

  秦光远从醉香酒馆拿了酒刚出门便迎上了朱高煦,“光远,这是要去哪里?”

  “庆寿寺,去看望下道衍和尚。”秦光远回道:“二王子,要不一起去?”

  朱高煦与姚广孝也还算是对脾气,两人能坐在一块儿喝酒,因而秦光远才对朱高煦发出了邀请。

  “一起便一起,那走吧!”

  到了庆寿寺,秦光远和朱高煦二人也无需人带领,便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正在禅房之中打坐的姚广孝。

  姚广孝虽闭着眼睛也知晓能这般没规没矩闯进来的也就只有秦光远和朱高煦二人了,直接道:“此去应天府你给赵大一家带了东西,可有贫僧的?”

  朱高煦在旁边立马也接道:“你给赵耀祖也带东西了,可有给本王子带?”

  秦光远有些尴尬,解释道:“小子手头拮据,能给赵叔一家带也是勉勉强强的,下次,等下次小子的手头宽裕了,一定给二位带。”

  “嘁,礼轻情意重,你若真想给本王子带,一个铜板也能买些东西的。”朱高煦不屑的冷哼一声道。

  姚广孝倒是没再在这个话题纠结,只道:“给贫僧带酒了?那便陪贫僧喝上几杯,与你二人喝酒,贫僧心中也畅快的很。”

  锻炼了这么久,秦光远的酒量也还算可以,最起码能随得上朱高煦了。

  喝了几杯酒之后,姚广孝便开口,满是意气风发道:“此次王爷能平安归来也算是度过一大难关了,当今圣上看着一向叱咤风云的王爷被逼迫成那般模样终究还是心软了,圣上的心软将成就了王爷的宏图大志,无论善名还是恶名,你我也将在丹青之上留下一笔了。”

  朱高煦自然是听不懂姚广孝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朱棣去应天府之时的那场大病是装的。

  秦光远并没回应姚广孝,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怎么?到了此时你还有其他想法。”姚广孝笑了笑,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你随着王爷去应天府走了一遭,尤其是你在应天府之中又出尽了风头,无论哪方都知晓王爷身边有个能说讲小说的秦先生,你终究是逃不过的,王爷成,你生,王爷败,你死。”

  秦光远虽能预料到结果,但这样被逼迫心情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

  看着秦光远憋屈的样子,姚广孝的心情大好。

  姚广孝所说的这番话朱高煦自然是搞不明白的,一脸茫然的问道:“你说这话是何意思?”

  姚广孝笑了笑道:“不必着急,终有一日二王子会明白的。”

  目前来讲这个事情也就是几个明白人知晓,况且朱棣自身也还没下定决心。

  被姚广孝挤兑了一顿,秦光远也不想再留于此处了,朱高煦是跟随秦光远而来,秦光远要走,他自然也是跟着一块离开了。

  “光远,道衍和尚说的那番话究竟是何意?”出了庆寿寺朱高煦才问道。

  姚广孝类似于这样的话当着朱高煦的面也讲过几次,但朱高煦却是始终都没把这个问题想明白。

  秦光远回答:“别搭理他,那个疯和尚。”

  朱棣将要做的事情,秦光远自然也是不敢外传的,多传一人便就多一分泄露的危险。

  “光远,此次进京你见到朱允炆那小子了吧?”

  “嗯,见到了,随王爷去东宫之时见过一面。”秦光远回道。

  “那小子柔柔弱弱的,满口的圣人之言,我与你说,皇爷爷还就喜欢他那样的,就他那样的哪能做个好皇帝?”朱高煦抱怨道。

  “二王子,这样的话少说为好,不论如何,皇太孙都是皇上所选定的继承之君,这话若是传出去,少不了是要给王爷找麻烦的。”

  朱高煦的城府并不深,且脾气还暴躁,心中有想法直接就讲出来了。

  “不说了,不说了,真是麻烦。”朱高煦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却也是不再多言了。

  秦光远与朱高煦一道回了醉香酒馆,便见朱高炽已等候在那里了。

  “世子。”秦光远首先与朱高炽见了礼。

  对朱高炽秦光远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的,也就是在朱高煦面前,秦光远才会与其打打闹闹。

  “光远,此去京师一切都好吧?”朱高炽笑呵呵的问道。

  “不错,赚了些巨贾权贵的银子,不过,花的也不少,把李景隆那小子弄进兵马司大牢待了一日。”

  秦光远一五一十的便把在应天府发生的事情与朱家两兄弟眉飞色舞的讲了一遍,没想到却得到了朱高煦的一番鄙夷,“光远,你也太怂了,汤敖,王成周还有那李景隆敢把你拘捕进大牢,怎就能这般轻易放过他们,你这处置未免也太轻了吧!”

  老朱家怎就都这般火爆脾气呢,朱元璋看不上秦光远对此事的处理方式后有些看不上,没成想朱高煦同样也是看不上他的这种处理方式。

  倒是朱高炽道:“光远只用自己一己之力处理成这般便也就极为不易了,那李景隆毕竟贵为国公,只因此等小事也难动得了他的。”

  朱高煦不服气了,立马反驳道:“李景隆这些年指定是做过有违大明律法之事,若是没有直接给他弄出几件,皇爷爷最恨的就是贪赃枉法之人,定会让那李景隆不死也掉层皮,李景隆若是倒霉了,那王成周还有好果子吃吗?

  还有那汤敖,区区一百户,对付他不过是手到擒来之事,光远可是父王的随从,光远被欺负了那不就等于是父王被欺负了。”

  秦光远的顾虑朱高炽也已经考虑到了,两人都没有朱高煦做解释。

  秦光远只是道:“二王子,放心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终有一日会找那李景隆报了仇的。”

  朱高炽笑呵呵的便从自己怀中掏出了一张地契放到了秦光远面前的方桌之上,道:“光远,这是东临山五百亩的良田,以前这些良田都在父王手中,父王说,此次进京你劳苦功高,便把这五百亩良田赠与你了,如今这地里已经种下庄稼了,那里的佃农都是上等庄稼汉,你只等着收获便成了。”

  秦光远这次并没推脱,直接便接了过来道:“既然如此,那便多谢王爷了。”

  秦光远现在反正已经是上了朱棣的贼船了,他给的东西不要白不要,更何况,他现在也不过就是说讲赚些银子,一家人糊口都极为不易,更别说做其他的事情了。

  “光远,父王还说了,你若有需要之处便让我兄弟几人帮帮你的忙,你若有需要之处尽管开口。”朱高炽又道。

  “好,我有事肯定会开口的。”秦光远收起地契才问道:“三王子,怎没见过来?”

  朱高煦接道:“他被父王拉着考较骑射功夫呢,那小子在父王没在的这几日也不好生练习,父王回来了,指定是要吃些苦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