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雅墨书坊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878 2019.07.26 22:32

  秦光远从王氏茶肆出来之后便花了几个铜板买了面铜锣,一张方桌外加一把长条凳。

  “咚咚咚...”

  秦光远敲了铜锣几下,街头的行人便有人开始朝他这边聚集了,等聚集了差不多有二三十人之时,秦光远才缓缓开口道:“小子初到贵宝地,闲来写了些东西,想要借用贵宝地说讲上一段,欢迎各位老少爷们,大爷大妈们能来赏光一听,若是觉得好请放八个铜板在此,若是觉着不好的随时离开就行,不收你们一个铜板。”

  秦光远把铜锣倒置放在方桌的一角之上便直接端正坐在长条凳上开始了他到应天府的第一场说讲。

  只要他的说讲足够精彩,即便是在这露天之处又如何?

  “叶俊峰自幼习武为人豪爽,朋友遍地...”

  秦光远绘声绘色直接说讲了一个时辰,这么长时间没有一人中途离开,聚集的人反倒是越来越多了。

  秦光远说讲完毕之后,直接站起来拱手朝着众人道:“今日的说讲便到此结束,众位若是觉得好请明日再来捧场,对了,小子写这个小说也极为不易,八个铜板对众位来讲或许只是一笔小钱,但积少成多,小子却也得是靠此糊口。”

  秦光远这番情真意切的话讲完良久在场之中的人也没有一人主动掏钱,倒是却有几人屁颠屁颠的离开。

  以前在醉香酒馆说讲之时,有赵耀祖帮忙,朱家兄弟捧场撑腰,到了应天府中,若是这些人都不掏钱就走,秦光远也拦不住他们。

  毕竟在这应天府之中,不说秦光远了,就是朱棣都得夹紧尾巴做人。

  就在秦光远为此忧心之时,一个有些微胖的大汉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此人满脸的横肉堆在一起却也并无凶神恶煞之像。

  此人走到秦光远面前,便满脸笑容的拿起方桌上的铜锣首先在里面放置了八个铜板,叮当当的几声。

  此人也没与秦光远多说,端着铜锣走到了围观的人群之中道:“人家一个小娃娃初来乍到的也不易,八个铜板也不多。”

  此人拿起铜锣便有人陆续的往里面放钱了,有人放置的还是碎银子,秦光远规定的是八个铜板,可若有人多给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那人端着铜锣一一走到围观的人群面前,不一会儿的时间便把铜锣占据满了。

  不愧是应天府,就这短短一个时辰收上来的同伴便已经能够唉北平五六日的收入持平了。

  那人把收上来的铜板连带着铜锣一起交到了秦光远的手中。

  秦光远完全就没想到他的困境就这样轻易解决了,手里捧着铜锣冲着那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多谢这位大叔了。”

  那人呵呵笑着道:“谢就不必了,我有件买卖想要与你谈谈,不知是否方便。”

  秦光远依旧表示着灿烂笑容,道:“当然方便,我随时都可以。”

  那人满脸堆起笑容,嘿嘿一笑道:“鄙人姓苗,名成荫,在不远处开了间书坊,这位小哥若是不嫌弃直接便去鄙人那书坊去谈吧。”

  “行,没问题。”秦光远答应的很是痛快,他倒要想看看这个苗成荫有什么买卖要与他谈。

  秦光远跟着苗成荫离开之时,就近处贩卖杂货的东家还很是热情的让秦光远把方桌长条凳以及铜锣寄存到了他那里。

  不仅如此还有人询问秦光远下次说讲要在何时?

  ......

  秦光远跟着苗成荫步也没走多远便到了一处名为雅墨的书坊,这里进进出出的人不少,大部分都是头戴纶巾的读书之人。

  苗成荫把手一伸冲着秦光远道了句,“请。”

  秦光远被请进书坊之后直接越过外面的书架去了里间,到了里间后,苗成荫还吩咐人给秦光远上了茶。

  秦光远喝了茶,才道:“苗东家有买卖要谈,尽早说来吧。”

  苗成荫依旧是满脸堆笑问道:“小哥这书是自己写的?”

  秦光远扬了下头,颇为得意的道:“当然了,难不成苗东家怀疑是我窃取了别人的?”

  苗成荫连忙摆手道:“怎会?既然小哥说此物是你所书写,那你便就是秦光远了?”

  秦光远眼睛都瞪大了,满满的都是诧异的道:“你怎知晓?”

  苗成荫从旁边的桌子上抽出了一本薄薄的书递给了秦光远,道:“鄙人去前些日子去北平偶然得知各大书坊之中有本小说售卖的甚是火热,便想着买上一本瞧瞧,没成想只是看了几眼便被入迷了,这些鄙人已经反复看了几遍了。”

  秦光远完全没想到在应天府还有看他小说的人。

  “今日却是见到秦先生真人了。”苗成荫显得还有些激动,“秦先生,现在这书写到何处了?”

  那完完全全就是粉丝见了偶像的样子。

  秦光远虽也激动,但这份激动却是放在心中的,表面上却依旧还是极为的淡定。

  苗成荫激动情绪缓的差不多之时,才回到了正题之上,“秦先生,这样你看如何,这书鄙人负责去印,去售卖,卖掉之后你只需支付鄙人些印刷成本便成了。”

  这完全就是白白为秦光远跑腿了。

  秦光远也不是吃人不吐骨头之人,哪能让苗成荫吃亏了呢,“这个有些不合适了,这样,还是你负责印刷和售卖,刨去所有成本,你我三七分成,你三我七,如何?”

  “当然,当然,秦先生写这书必定是付出不少辛苦的,理应拿大头。”

  苗成荫有些善解人意倒是让秦光远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秦光远拿出从北平携带而来的样品书递给了苗成荫道,“目前我的这小说就写了这些,你先把这些拿去印刷吧,我还得在应天府待上几日也还得去外面说讲上几日时间,你先把我说讲过的对外售卖,还没说讲的再等等。

  “一切都听秦先生的。”苗成荫道。

  与苗成荫达成合作之后,秦光远便回了燕王府。

  朱棣依旧还是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马和正站在其床边悉心的照顾着他,听到动静后,朱棣紧闭的双眼立马睁开了。

  “如何了?”朱棣问道。

  秦光远把钱袋子在朱棣面前晃了晃道:“还不错,雅墨书坊的那东家也曾看过我那书,已经同意印刷后直接在他那书坊中售卖了。”

  朱棣也没多说话,只是又闭着眼睛道了句,“嗯。”

  在这府邸之中还不知晓有多少方的势力了,朱棣多说一句话也会给他们带来无尽的麻烦。

  朱棣装病之事是可以被朱元璋知晓,但却一丝一毫都不能被其他势力看出来的。

  朱棣不说话了,秦光远作为他的随从只能与马和一道在旁边候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