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李召真来了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461 2019.07.10 11:10

  朱棣因姚广孝的一番话陷入了沉思,手指一下下的在案牍之上有节奏的敲击着。

  就在此时,书房门被敲响了,“父王,是儿臣,儿臣回来了!”

  朱棣听出了外面说话之人是朱高炽,从桌子上随便拿了一本书随便翻了一页,嘴脸则喊了一声,“嗯,进来吧!”

  房门被打开,朱家三兄弟鱼贯而入。

  “父王,今日你也去听光远说讲了,不错吧?”朱高煦喜滋滋的问。

  朱棣脸上面无表情也没回朱高煦,道:“秦光远在八岁之时家道就落败了,是吧?”

  朱高炽还没说话,朱高煦便义愤填膺的道:“父王的消息真是灵通,没错,就是这样,在八岁之时其父就输光了秦家的产业,而其母却拿走了秦家仅有的一点钱财改嫁他人,留下光远孤零零的一人,若是不碰上赵大一家,光远早就已经被饿死街头了,儿臣还提过要找其母好身说道说道,光远却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朱高煦说到这里,朱棣才终于有了反应,眼皮都没抬问了一句,“不是时候?何意?”

  朱高煦摊摊手道:“不知,儿臣也想深问,光远并没回答。”

  朱高炽自从进来之后存在感并不是很高,此时他才开口道:“儿臣倒是觉着,光远是等着有朝一日他发达了,让其母主动来找他。”

  朱高炽分析之后,朱高煦白了他一眼,不屑的道:“就你知道!”

  朱高煦在朱高炽面前逞口舌之快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朱棣冷眼瞥了一眼朱高煦,他突然想起了姚广孝说的话来,朱高煦和朱高炽在醉香酒馆能坐到同一桌子上是因为都把秦光远当朋友的缘故。

  能让两兄弟都打心底里相交,这个秦光远着实是不简单。

  对秦光远朱棣心中已有了想法,但却是不会在自己儿子面前有任何表示,只道:“高炽,你明日去查问一下看秦家大宅在何人手中,想办法买下来,所需银子从账房上支。”

  朱高炽听了朱棣的话并没多问,只是规规矩矩的答道:“是,父王。”

  朱高煦瞪大眼睛傻傻的问,“父王,为何要买下秦家大宅?”

  朱棣也没回朱朱高煦的话,对朱高炽道:“秦家大宅买到手之后直接送到秦光远手中。”

  “为何要给光远送这么大一礼?父王,光远一直说要等他挣足银子就把醉香酒馆隔壁的茶肆买下来用来说讲,既然父王准备要买下秦家大宅,何不把那个茶肆也一并买下来?相比较秦家大宅,那个茶肆也没多少银子。”朱高煦眼巴巴的道。

  朱棣盯了朱高煦一眼,脸色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不过却是点头同意了,“此事便由你去办吧。”

  朱高煦特别高兴,好像得到巨大馅饼的人是他一样,“谢父王,儿臣也替光远多谢父王了。”

  朱棣长身而起,背着双手在房间走了一圈道:“希望你们能有识人之明,有朝一日这个秦光远真能为尔等所用,对你们舍命相助。”

  朱棣这话是对他三个儿子讲的,又何尝不是对他自己说的。

  ......

  次日一大早,醉香酒馆才刚开门那个李召便来了,由于被秦光远划了一刀的缘故,脖子上还包裹着布条。

  当时赵耀祖正擦着桌子李召带着四五个泼皮走了一进来,一进来便冲着他道:“小兄弟,好些了吗?昨日真是对不起了,今日哥哥再与你赔个礼。”

  赵耀祖对李召也有些惧怕,李召突然这般和颜悦色的与他说话了,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对赵耀祖的不加回应李召并不介意,从身后泼皮的手上拿过一些东西全部都塞到了赵耀祖怀中,努力表现和气一些道,“小兄弟,这些东西你都拿着就当是哥哥的赔礼了。”

  许久之后,赵耀祖才终于反应了过来,“你先在此等等,我去找光远去。”

  “好好好,劳烦你了!”李召依旧客气的道。

  正在房间之间写着小说的秦光远听到赵耀祖所讲的这个事情也有些傻眼,放下手中的毛笔,把已经写好的小说整理妥当之后才道:“那个李召竟真的来了?走,出去会会他去。”

  秦光远刚走出房门便被赵大给拦住了,“光远,与那个李召就莫要再有冲突了,他那样的人不是我等平头百姓能招惹的起的,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了。”

  赵大虽开着个酒馆,但却也只是个普通的老百姓罢了,只想着如何能把自己的小日子,能不招惹的麻烦尽量不愿去招惹。

  对赵大根深蒂固的想法秦光远也无从改变,只能是满口答应道:“放心,赵叔,他若是不惹我,我肯定也与他客客气气的。”

  自从秦光远提出要在酒馆说讲之时,赵大就知晓孩子长大了,有了要自己往出飞的想法了,叹息一声,摇摇头,也不再阻止了。

  赵大一直都觉着秦光远是大户人家的孩子,跟着他受委屈了,像秦光远这样大户人家的孩子是有着鸿鹄之志的,根本就不是他等这种燕雀所能理解的。

  其实,若不是因秦光远穿越而来,原主或许就如赵大所想的那般,将来与赵耀祖一块经营着醉香酒馆,一辈子过那种安安稳稳的生活了,哪有什么鸿鹄与燕雀之分。

  秦光远和赵耀祖刚一出现在前厅,李召便小跑过去,拱拱手道:“秦家小兄弟,昨日之事全是兄弟的错,今日兄弟特来赔礼道歉,并凑够了五两银子,望笑纳。”

  说着便从掏出一个钱袋子递到了秦光远手中。

  秦光远一直都觉着像李召这样的泼皮又怎能为了与他交个朋友就拿出五两银子。

  没想到的是李召真的会来,更没想到得是李召会直接把五两银子递到他的手中,一瞬之间还真就有些发蒙,好久才终于反应了过来,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钱袋子,预估一下也够五两,只多不少。

  “你为何非得与我交这个朋友?”秦光远搞不清楚只能问了。

  “昨日我欺负了赵东家一家,兄弟你直接提刀找我来拼命了,小小年纪能有如此魄力让我李召是佩服的很,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这是什么鬼,吃亏不说喊打喊杀的来算账了,竟还要求着交朋友。

  秦光远还在思考的一会儿功夫,李召竟带着几个泼皮直接单膝跪地道:“求小兄弟能交下我们!”

  异口同声且又震耳欲聋的喊声在不大的酒馆之中回荡着。

  李召都这般求着结交了,秦光远自然是不好拒绝了,“好,这个朋友我交了。”

  李召也大气,往起一站道:“光远,有事直接吩咐,我李召在北平城名声虽说不是很好,但我对朋友绝对够义气。”

  秦光远也明白一个道理,多个朋友多条路,像李召在北平城中的名声虽说名声不太好,但在关键之时保不准就能够派上用场。

  秦光远自从结交了李召,每日他说讲李召总是会带着几人来捧场,当然每次来捧场铜板一个都不会少,每日秦光远准备说讲之前,第一个进来的不是李召等人便就是朱家三兄弟。

  对李召等人,朱高煦自然是看不上,朱高炽对李召倒也还算是客气,但也没有有多待见,不过鉴于秦光远的面子摆在那儿,两方人倒也还不至于大打出手,相处倒也还算是融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