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秦光远被拿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133 2019.07.28 23:16

  第二日秦光远依旧像往常那般前去说讲,苗成荫手里拿着准备收钱的铜锣,道:“秦先生,鄙人看王氏茶肆的那东家一直朝你这边看,莫不是你得罪了他?”

  秦光远朝苗成荫说的那方向看了一眼,在看过去的时候,那东家也正朝秦光远这边看来,两人眼神交错在了一起,那东家恶狠狠的,眼神之中全部都是凶光。

  秦光远却是给那东家投去了一挑衅的眼神,随即才又对苗成荫道:“我刚到这里便去了王氏茶肆,想着能与他们合作让我进里面去说讲,没成想,险些被他们给赶出来,现在看我在这赚了银子,昨日那王氏茶肆的东家亲自来找我了,你说我能答应吗?”

  苗成荫有些慌张加担忧的道:“秦先生直接拒绝了?”

  秦光远依旧还是极为的淡定,回道:“拒绝了,不仅拒绝了我还与他打赌了。”

  “打赌?打何赌?”苗成荫迫切的问道。

  “比我们二人的谁后台硬,他还叫嚣说是要在三日之内把我赶出京师,我还就不信了,在这天之脚下,他一小小茶肆东家敢做出此等欺负良善之事来。”

  苗成荫急忙道:“秦先生,你有所不知,这王氏茶肆的东家是左军都督府曹国公的小舅子。”

  秦光远下意识的道:“曹国公?李文忠?对,现在应该是李景隆袭爵了吧?”

  “嘘...”苗成荫手指放在嘴边小心翼翼的道。

  秦光远一个白丁,这样直呼其名称呼一个国公,若是被人听到了免不了是要被治一个大不敬的罪名的。

  秦光远笑了笑也同样回应了一下。

  苗成荫接着又道:“秦先生,要不你直接去我那雅墨书坊说讲吧,若是愿听先生说讲之人即便是先生换了地方,他们也会追寻过去的。”

  秦光远现在若是走了岂不是成了缩头乌龟了,连忙摆手道:“不走,我还就在这里了,你那书坊出入的都是读圣贤之书的人,少不得要与这些人打交道的,这些人看不上我一个写小说之人,我还看不上他们死读书之人呢。”

  苗成荫还要所些什么,前来听秦光远说讲之人已经围了不少了,他们迟迟不收钱也不说讲,便有人开始催促了,“哎,秦先生,苗东家,说讲怎还不开始?”

  “就是啊,快些开始吧。”

  苗成荫也只能是拿着铜锣收钱了,也没因秦光远得罪了李景隆而独自一人离开。

  苗成荫也想好了,等秦光远说讲完毕他就去找找人,好歹来说他经营书坊也有些日子了,自然也是能够结识到一些读书人的。

  有好多人也是中了功名的,这些人虽说是不能与曹国公抗衡,但最起码也能保证秦光远安全无虞的离开应天府了。

  铜钱才收了一半,便有一队身着铠甲的兵士便急急的朝着他这边开了过来,这些兵丁刚一到便要直接把前来听秦光远说讲之人赶走。

  秦光远也能猜出这些人是缘何于此了,上前阻拦道:“你们这是所谓何?”

  “你就是秦光远?来,拷上。”那领头的兵士二话不说便吩咐下面的人往秦光远身上带大铁链子。

  秦光远只是个少年哪里是这些强壮军士的对手,挣扎了半天也没能挣脱的掉,便只能任由大铁链子带到他身上了。

  苗成荫上前询问道:“这位官爷,秦先生所犯何事,为何要缉拿于他?”

  那兵士毫不客气的道:“他妖言惑众,企图聚众闹事犯上谋反,尔等速速离开,再若不离开小心连你们一块抓。”

  苗成荫不敢多言了,别的罪名还好说,一旦被扣上谋反的罪名不死也得脱层皮。

  苗成荫一时之间真的是没了注意的,要是其他的罪名还好说,花些银子也还能出来,被冠上此等罪名恐每人敢插手了。

  王氏茶肆的那东家就在此时闲庭信步的走了过来,得意洋洋的道:“记住了,我叫王成周,免得到了阴曹地府还不知道我名字岂不是遗憾。”

  此刻秦光远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惧怕,甚至还挂着笑容,对王成周得意洋洋的宣告自己名字不屑一笑道:“好,我记住了。”

  王成周没能从秦光远脸上看到他想要的表情,有些暴躁,正想要对他动手之时被苗成荫给拦住了,“王东家,秦先生是否真有那些罪名还没定呢,你就这样对她动手有些不合适吧?即便是秦先生真被定罪了,那也轮不到你对他动手吧。”

  秦光远在这里也已经说讲了两日时间了,自然也是收获了一些铁杆粉丝的,有人也还是愿意在这个危难关头关头为他说上几句话吧。

  “就是,你有何资格对秦先生动手?”

  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始维护起秦光远来,王成周一甩袖子,道:“刁民,刁民...等哪一日把你们都抓了。”

  现在毕竟还是洪武朝,朱元璋铁腕治贪虽说没能够彻底杜绝了贪官,但在天子脚下也少了不少光明正大欺负良善百姓之人。

  秦光远至始至终都极为淡定,在最后抽开空闲才问道:“敢问官爷是哪个衙门的?”

  “巡视南城察院兵马司左坊百户,汤敖。”

  秦光远也回答那兵士只是对苗成荫道:“劳烦苗东家即刻去燕王府报个信。”

  “燕王府?”呆愣了一下的苗成荫很快反应过来了,“好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燕王府。”

  苗成荫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秦光远一个小娃娃底气会那般的足,原来他也是有后台的,而且这个后台还不小,竟然会是堂堂的燕王。

  朱棣的势力虽说都在北平,但在京师也还是有些名气的。

  秦光远把报信的事情交给苗成荫之后便跟着那一队兵士直接去了五城兵马司的衙门。

  而秦光远的那些粉丝在苗成荫报信之后,知道秦光远问题不大才陆续离开,在离开之时还不忘秦光远下次说讲是在什么时候,也没人提及已经交了铜钱的人没能听到他的说讲怎么办。

  他们是不问,但秦光远也得是对他们有个交代的,“等我出来免费给你们说件一个时辰算是补了今日对各位造成的不便了,还有这些铜钱你们便都拿回去吧,谁出了多少都过来领上。”

  苗成荫已经去燕王府报信了,至于他们如何分那就看他们自己的了,反正留在这里的都是秦光远的铁杆粉丝了,其他人在五城兵马司的兵士赶人之时便毒都匆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