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到达京师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072 2019.08.08 19:54

  秦光远此次再来京师与上次的感觉有太多的不同了,他到了京师之后便与朱家兄弟回了北平的燕王府邸。

  燕王府邸都有谁的人,朱棣并没细查,这次朱高炽兄弟到了之后同样并没有细查,查这个的意义并不大,他们并不会长时间待在这里的府邸,即便是把各方势力的探子清除出去那又如何,等他们一走,用不了多久各方势力的探子便又会充斥进来了。

  别管是哪方的探子在,他们也只是打听消息而已,绝不会有人会伤了他们的性命。

  朱家三兄弟一进燕王府邸便有人给他们收拾出了房间,包括秦光远的也有人收拾去了。

  别看秦光远名义上是朱棣的随从,无论是上次还是这次到这里,他的饮食起居也都有人一块照顾着。

  上次秦光远也就任由燕王府邸的人去做了,这次他可不敢大意了,上次即便是有人不喜欢他也绝不会在朱棣的眼皮底下使些阴谋诡计的,这次可不一样了,即便是他第二天早上起来之时嗝屁了。

  朱家三兄弟能做的无非也就是找大理寺之人查查真相罢了,至于真相到底是如何可不见得有人会卖朱家三兄弟这个面子给他们认真去查的。

  幸好,这次秦光远出来的时候带着卞武了,卞武虽说有可能是朱高炽的人,除了打探些消息之外,却也不会谋害他的性命的,这些事情自然就完全可交给他去做了。

  “光远,明日早些起,既然到了便就得到皇爷爷灵前磕个头,除此之外还得去拜谒新皇,此次我等进京本就是代表父王前来的,我们对新皇的态度代表的也是父王。”

  朱高炽这话名义上是对秦光远说的,却也是在叮嘱朱高煦。

  一些事情朱高煦也清楚的很,但若是一旦从朱高炽口中说出来的他都会反驳上一二。

  明日不仅是对他们兄弟来讲,甚至是对朱棣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道坎,因而朱高炽也不直接与朱高煦多说了,与秦光远说的同时,间接的让朱高煦知晓便就成了。

  秦光远也清楚朱高炽的意思,笑着回应道:“放心吧,我定会早些起来的。”

  ......

  在当日晚上之时,王成周在得知了秦光远与朱家三兄弟一起到了京师的消息便兴奋的找到了李景隆。

  “姐婿,你知道吗?那秦光远陪同燕王的世子又到京师了。”

  李景隆没好气的道:“你大半夜找我就是为这事?”

  “是啊,姐婿,上次我们不敢动那秦光远是因有燕王在,这次燕王没至京师估计是不行了,那燕王世子即便在也奈何不了姐婿你的不是?这正好便就是你的机会了?把那秦光远永远留在京师不是才能解了你的心头之恨不是?”

  李景隆冷冷的道:“本公与那秦光远并无多大之仇恨,若不是本公能认识他是谁?至于那秦光远如何处置那都是你的事,与本公盖无任何关系。”

  “姐婿,你好歹也是堂堂的国公,秦光远那小子又算什么东西,他明知晓我与你的关系还把我丢进大牢,可是在打你的脸了。”王成周喋喋不休的控诉道。

  李景隆的小妾却是个明白人,站出来戳了王成周脑袋一下道:“你这傻小子,你是国公爷的小舅子,报仇还是抱怨你自己去做就成了,何必事事都来麻烦你姐婿呢?”

  王成周这才后知后觉的道:“明白,明白了!”

  王成周欣喜的就往外面跑,李景隆却也在后面高声喊了句,“做事之时悠着些,莫要又得本公去给你擦屁股。”

  ......

  苗成荫知晓秦光远又到京师的消息,立马便赶去王府找了他。

  “秦先生,这是这几日售卖小说所赚的银子,鄙人准备再过两三日便派人去北平走一趟了,没成想这才几日时间,你便又到京师了!”

  能够这么快又见到秦光远,苗成荫显得特别兴奋。

  秦光远收下苗成荫递来的银子笑着拿在手中掂了下,才又找出了新的书稿给了他,问道:“我走的这几日没人去你书坊捣乱吧?”

  “没有,借他们十个胆他们都不敢。”苗成荫信誓旦旦的又问道:“秦先生,既然到了应天府,得在这里待上几日吧?何时开始说讲?应天府的好多人可都盼着呢!”

  个中的缘由,秦光远自是不能与苗成荫多做解释的,笑着回道:“此事到应天府需要做之事实在是太多,说讲之事便告一段落吧,等下次有机会之时再说吧。”

  苗成荫有些遗憾的道:“若是那些人知晓秦先生不能为他们说讲了,他们难免会有些失望。”

  让那些人失望总是要好过让自己丢了命要强吧?

  只要不出去说讲,安安稳稳的待在燕王府邸之中,那些不怀好意之人即便是想要害他也找不到机会的。

  苗成荫拿了秦光远的书稿后并没在燕王府邸多待便走了。

  苗成荫刚走朱高煦便到了,他兴致勃勃的问道:“光远,你不是说在应天府听你说讲之人都是些富商巨贾,何时开始说讲,我也去给你捧场去。”

  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非要让他去说讲,不知道此时情况的险峻?

  秦光远摆摆手道:“说讲就不了,我只希望我能安然无恙的回到应天府便成了。”

  朱高煦不屑的道:“还有人敢要了你的性命不成,若是真有人敢这般做的话,我第一个砍了他。”

  现在的朱高煦都自身难保了,秦光远还能指望他的保护不成,笑了笑道:“二王子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二王子这里不同于北平,北平是王爷的地盘,自然就每人敢把二王子如何的,可这里是应天府,有多少人等着抓住王爷的把柄,也会有不少人想要通过我这么一个小卒灭灭王爷威风,二王子你便不要给我惹麻烦,也不要给王爷惹麻烦才是。”

  朱高煦气呼呼的往那里一坐,道:“真是憋屈的很,忍着,忍着,忍到何时?”

  秦光远笑了笑,高深莫测的回道:“忍到时机成熟的那一日。”

  这样的话秦光远也与朱高煦说过几次,可讲了这么多次朱高煦也不见得知晓有一次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