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秦光远的妥协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086 2019.07.23 23:18

  醉香酒馆外面守着披甲执锐的兵丁,这些兵丁虽说是没有限制酒馆人员的进出,但却也没有几人敢绕过这些兵丁进来吃饭,同样也没有几个人敢进来听秦光远说讲的。

  一日时间下来,秦光远只收了不到五十个铜板,这与以往相比少可是少太多了。

  “光远,今日世子和三位王子也没来,是不是...”赵大满是沟壑的脸上满满额都是担忧。

  秦光远无奈一笑,继续安慰赵大道:“他们三个陪着王妃去一块去庆寿寺上香了,估计得耽搁几日,赵叔,那些兵丁愿意守着就守着吧,过上几日我们再说。”

  赵大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主意,只能是听秦光远的了,“行,赵叔还有些积蓄,不行的话咱们一家便离开北平。”

  ......

  一连五日时间,守着醉香酒馆兵丁虽说一批批换着人,但人数却是一个也没少。

  刚开始还有人进就酒馆吃饭和听说讲的,到了后面那两日一个人都没了,每天望着空荡荡的酒馆心情能好的了吗?

  赵大一家全部的收入来源都在酒馆之上,秦光远好歹还有些在各大书坊卖纸质小说的收入,再这样下去赵大一家就要被饿死了。

  “光远,我看燕王不会轻易罢休了,我让你赵婶收拾东西了,今晚我们便离开北平。”

  北平是赵大土生土长之地,秦光远如何能够忍心看到赵大到老了还过那种颠沛流离的日子,苦笑一下道:“赵叔,先不用走,侄儿即刻去燕王府,一切等见过燕王再说。”

  赵大对秦光远见朱棣之事极为担忧,道:“光远,燕王乃皇家之人哪是我们能得罪之人,听赵叔的,今晚我们就悄悄离开北平。”

  对朱棣派兵围了醉香酒馆的个中原因秦光远也是清楚的,跟着朱棣其实也并不算一个太坏之事。

  秦光远笑了笑道:“放心吧,赵叔,侄儿去去就回。”

  赵大还是不放心,但却也明白他是无法改变秦光远想法的,只能妥协了,“那这样,赵叔陪着你一块去见燕王。”

  “不用,侄儿自己去就成,你在酒馆安心等着就行。”

  赵大又道:“那要不让耀祖陪着你一块,兄弟二人也能有个照应。”

  秦光远再次拒绝,“真的不用,侄儿自己去就成了,燕王若是真要把侄儿怎样的话也就不必只是派兵围了酒馆的,以燕王之能随便找个由头我们便难以逃脱。”

  秦光远坚持自己去见朱棣,赵大也不再强硬,只能安顿道:“那行,你自己去万事小心,千万莫要顶撞燕王。”

  秦光远苦笑一下回道:“放心吧,赵叔,侄儿明白的。”

  秦光远从酒馆出去后先回了秦家,这五日时间他也尝试着骑了骑马,虽说还做不到策马奔腾,却也能骑在马上了。

  燕王府距离酒馆有段路程,有马代步也能省些力气。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儿,秦光远骑马前去燕王府也算是向朱棣以行动表明了自己的妥协了。

  不就是去京师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

  秦光远到了燕王府,门口守卫正巧又是当初那两个曾经把他拒之在门外的兵丁。

  秦光远从马上跳下来没用他开口,其中一人便笑嘻嘻的道:“秦先生这次又是来找三位王子的?恐是要白跑一趟了,他们跟着王妃去了庆寿寺还未回来。”

  秦光远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也渐渐释怀了,他早前还一直抱怨他们三人不够义气,朱棣派兵围了酒馆他们好歹也该有些表示吧,整整五日三人均没有一丝动静。

  原来是被朱棣打发到庆寿寺了!

  秦光远嘿嘿一笑道:“我今日不找他们三人,我找燕王。”

  另一个兵丁凑近秦光远低声询问道:“秦先生,你如何得罪左卫的了?昨日我准备去醉香酒馆听你说讲,走到门口看见左卫的人守着,就没敢进去。”

  秦光远也没直接回答那兵丁的问题,却反问道:“你说醉香酒馆外面守着的人是燕山左卫的?”

  “对啊!”那兵丁也没搞清楚秦光远反问一句的原因是什么,却也是回答了。

  秦光远也没多说其他的,只是道:“劳烦两位通报一声,我要见燕王。”

  那兵丁又道:“秦先生你还不知晓?燕王去京师了,前日就动身走了。”

  “什么?”秦光远诧异的问出了一句。

  随后秦光远第一想法便就是,朱棣都出发将近三日时间了,那守在醉乡酒馆外面的兵丁如何才能撤走?

  冷静下来的秦光远才想到,朱棣是走了,但姚广孝肯定是不会走的。

  就派兵丁围了醉香酒馆从而逼迫秦光远妥协的主意,姚广孝肯定也是参与者的。

  秦光远也不顾再理会那两个兵丁了,又翻身上马直接便朝着庆寿寺而去。

  到了庆寿寺在一小和尚的带领之下,秦光远很快见到了正在打坐的姚广孝。

  “师父,秦施主到了。”那小和尚报了一句也没等姚广孝作答便直接退了出去。

  那小和尚刚一退出去,姚广孝便缓缓挣开眼睛,笑道:“你小子定力还算不错,贫僧已等候你多日了。”

  看到这般气定神闲的姚广孝,秦光远有些生气,责问道“你口口声声说是要做我的靠山,做我靠山难道就是这般?在我有难之时不说能助我一臂之力了,还要算计我?”

  姚广孝对秦光远的责问并不生气,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你小子…敢在贫僧面前这般说话的,你是第一个,燕王将来必定登临大统,你此刻不助燕王一臂之力,更待何时?”

  姚广孝继续道:“你小子生活还是太安逸,无上进之心,你以为结交了三位王子就能够万事大吉了,做梦!

  贫僧这般做,全是为了你好,只有你将来封侯拜相了,你才能够不惧任何勾陷,你所写的小说将来势必是要被清流士人所抵制的,连同你一起都会成为他们所抨击的对象。

  到时候三个王子一起都难以护你周全,可若是你成了皇上的宠臣呢?还有谁能够再抨击得了你,贫僧这般做完全都是为了你好!”

  姚广孝在秦光远面前一直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高僧模样,像今日这般推心置腹与秦光远说话的时候还是头一次。

  秦光远突然觉得姚广孝这话说的极为有道理。

  朱家三兄弟虽说是天潢贵胄,但却也有很多掣肘之处,若是能的皇帝庇护,只要是不作死去干谋反之事,那一辈子便也就能够衣食无忧了。

  想明白这些之后,秦光远本来被动妥协的失落与无力感立马全部都消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