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入宫见朱允炆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094 2019.08.09 19:11

  指望朱高煦只是凭借秦光远简单的一番话就能乖乖的待在燕王府邸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要他不把天捅个窟窿他愿敢什么便干什么去。

  “原指望着明日能跟着你一块出去说讲的,你既不敢便算了。”朱高煦摔门而走一丝拖泥带水都没有。

  次日一大早,秦光远便与朱高炽兄弟进了宫。

  他们三兄弟代表的是朱棣,就必须得把礼节之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才行的,上上下下的好多人可都看着呢。

  在奉天殿中,朱允炆身着孝衣宣见了朱高炽三兄弟,秦光远作为朱棣的贴身随从也有幸见到了朱允炆。

  朱高煦脾气虽然暴躁了些,对朱允炆不屑一顾,但在奉天殿之中还是对朱允炆行了君臣之礼。

  朱允炆颇为悲切的道:“皇爷爷龙驭归天举朝悲痛,尔等兄弟能亲自赶往京师送皇爷爷一程,朕心甚微,皇爷爷泉下有知必定也会为之高兴的,皇四叔身子好些了吗?”

  朱高煦刚要张口,朱高炽便抢先一步道:“渐好了,父王本想亲自赶往京师送皇爷爷最后一程的,奈何皇爷爷遗诏不准各藩王进京,便遣了臣等兄弟前来也算是尽一番忠孝之心了。”

  朱高炽的应答可谓是天衣无缝毫无瑕疵了,若是任由朱高煦在开口,他可不见得能说得如此巧妙。

  在奉天殿之上,朱高煦被朱高炽抢了回答也并再做出些其他事情,只是站在一旁显得有些百无聊赖罢了。

  “皇四叔能有此忠孝之心也是我大明之幸,去吧,既然到了便去给皇爷爷磕个头,送送他老人家。”朱允炆道。

  既然朱高炽三兄弟已经到了,去送朱元璋最后一程之事便不是任何一人能够拦住的。

  朱高炽并没马上离开,接着又道:“陛下,臣请晚上为皇爷爷守灵。”

  在这些事情之上朱高炽看的是极为明白的,既然他们是代朱棣来京尽忠孝之心的,便就得把所有属忠孝之事做全了才是。

  同样都是朱元璋的子孙,朱高炽既然由此心思朱允炆自然是不会反对的,道:“好,尔既此心思皇爷爷必会很欣慰的。”

  朱高遂立马接着道:“陛下,臣也愿为皇爷爷守灵。”

  对朱高遂朱允炆接触不多并无太多偏见,答应的也是极为痛快。

  朱允炆答应了朱高炽和朱高遂后眼神还一直有意无意的在朱高煦身上瞟过去,朱高煦一直都没开口提守灵之事。

  朱允炆对朱高煦的印象远比对秦光远要差,秦光远只是说讲了本小说,挣些钱,身上无非也就是多了份铜臭之味罢了。

  朱高煦可就不一样了,当初朱元璋召各藩王年长之子进京读书,朱高煦顽劣不堪,心思完全就不在读书之上,因而很不得朱元璋喜欢。

  用心读书的朱允炆自然也就极为看不上那样的朱高煦。

  若是朱高煦提出要为朱元璋守灵的话,朱允炆也不见得能够答应的。

  “若陛下无事吩咐的话,臣便先告退了。”朱高煦拱着手语气之中满是桀骜不驯。

  朱允炆脸上的悲痛消失不见,隐隐的出现了一种厌恶道:“走吧。”

  朱高煦得到朱允炆的准许离开后,秦光远立马也笑嘻嘻的往出来一站道:“草民...”

  没等秦光远说完,朱允炆便道:“你也走吧!”

  秦光远张了张嘴道:“草民其实是也想为先皇守灵的,只是草民出身乡野不知此举是否合乎礼法,一直不敢言声罢了,若是合乎礼法草民便留下,若不合吏法,那便就当草民没说。”

  朱元璋好歹拼尽最后之力给秦光远提了个小说名字,秦光远与朱高炽两兄弟送送他也不是不可。

  朱允炆并不想与秦光远多言,“合乎礼法与否另说,你回去吧,皇爷爷那里并不缺人。”

  “是,草民告退!”秦光远一丝拖泥带水都没有便退出了奉天殿。

  就朱允炆这般,秦光远还真就不想履行他对朱元璋的诺言了,自从到了这里,还就没有人把对他的嫌弃表现的这般淋漓尽致呢。

  至于那王成周已算是深仇大恨行列之中的,根本就不能用嫌弃来形容了。

  秦光远与朱高煦一同退出了奉天殿之后,秦光远便问道:“二王子,为何不与世子和三王子一起为先帝守灵?”

  朱高煦冷哼一声道:“孝子孝孙本王子不屑去做,皇爷爷他最看不上我,我又何必去守这个灵。”

  秦光远莞尔一笑道:“看来二王子并不得先皇所喜啊?”

  朱高煦停下脚步,回道:“你是不知晓...算了,不说了...说多也无益,真是想不明白,皇爷爷出身行伍,为何会偏生喜欢只会读书的朱允炆,若是论马上功夫,行军布阵,他朱允炆又怎么比得上我?”

  还在宫中朱高煦就敢直呼朱允炆的名讳了,秦光远可不敢在此与他多说了,只是道:“二王子,隔墙有耳,一切待回府再说。”

  朱高煦在奉天殿之中能对朱允炆规规矩矩的行君臣之礼,那便说明,在一些问题之上他还是很清楚的,只不过有时候的一些事情他不屑于去做罢了。

  听了秦光远所讲的这话之后并没多言便疾步朝前走去,秦光远快走两步追上了前面疾行的朱高煦。

  在这宫中他们任何一点儿失误都会被别人抓住把柄的。

  朱高炽兄弟从燕王府到宫中的时候用的都是王府的车驾,此行他们回去的时候当然也是用王府车驾了。

  有燕王府的车驾在,走在路上也并每人敢为人于他们。

  回了燕王府邸卞武便跑了过来,问道:“少爷,无事吧?”

  “能有何事?只要我规规矩矩的就不怕有人抓到我的把柄!”秦光远信誓旦旦的道:“这几日便就安安稳稳的待在王府之中便是了,等先皇丧葬过后等我们回北平。”

  朱高煦听到秦光远这般说,冷哼一声道:“若有人要找你麻烦,即便你待在府中不出去灾祸也会从天而降的,算了,就知道你惜命的很,不与你多说了,你不出去,本王子是要出去转转了,已是好几年没到京师了,比以往的繁华更甚了。”

  朱高煦要出去秦光远指定是拦不住的,只能道:“二王子此去定要多留心些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