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准备打道回府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3751 2019.08.02 04:15

  王成周被兵马司的人带走后秦光远说讲够了一个时辰便直接回了燕王府邸,至于这个事情最后是如何解决的。

  秦光远并没去过多的去关注,那两个收了秦光远银子的泼皮在解决了此事后便会消失在应天府,王成周心中即便是怀疑此事与秦光远有关,也绝不可能找到任何证据的。

  其实,秦光远也并没有想把王成周怎么着,王成周有李景隆撑腰,他的茶即便是真的喝死了人,也不过是赔些银子了事罢了。

  更何况,王成周与他也还没到了非得是你死我活的地步。

  刚回燕王府邸,马和便把秦光远喊了过去,“光远,圣上已下旨着各藩王三日之内陆续离开京师,王爷准备后日便动身回去,你有需要安顿之处便提早解决一下吧!”

  “后日就走?”秦光远诧异的问了句。

  应天府不愧是大明的都城,这里的的人出手还是很阔绰的,在这里说讲了几日时间都快要赶上在北平说讲几个月的收入了。

  “怎么?你不愿走?你若是不愿走的话,要不咱家去找王爷说一声,让你留在京师,府邸之中有个自己人王爷还能放心些。”

  马和的这番话说的极为严肃,丝毫就不像是在开玩笑。

  秦光远急忙摆摆手,把头摇的就像是拨浪鼓一般道:“不用,不用...京师虽好,我还是想要跟在王爷身边效劳的。”

  马和笑了笑,打趣着道:“你不愿走恐是因应天府能赚到银子吧?在应天府中,听你说讲的不少都是商贾和权贵,那些人一出手就绝不是八个铜板吧?”

  秦光远没隐藏,直接便承认了,“对啊,那些人腰包鼓,出手八个铜板还嫌寒酸呢,北平那些听我说讲之人不过是赚些辛苦钱,每日拿出八个铜板对他们来说也是极为不易的,有人不舍得每日拿出八个铜板听我说讲的,只能是每隔一段时间听上一次。”

  “在京师说讲几日,也赚了不少吧?”马和这般询问不过其实也就是闲聊罢了。

  秦光远叹了口气道:“是赚了不少,花的却也是不少。”

  “你一个小娃娃能花哪里去?不会是...去了不该去之处吧...”马和贼兮兮的笑着。

  秦光远白了他一眼,鄙夷道:“我秦光远可是正派人,你想哪去了,今日,我找了两个泼皮直接把那王成周弄到兵马司大牢了。”

  “啊...”马和有些震惊,“你已把王成周弄进大牢了?我还说我明确告诉你后日我们动身回北平之事,你正好可以趁着明日解决了王成周之事。”

  秦光远是一直能够感受到马和对他的照拂,倒是却没想到马和告诉他这个消息是有这个意思。

  在知晓了马和的意思之后,秦光远自然是极为感谢马和的,真诚的道了句,“多谢马管家的关心了,此事只能是宜早不宜迟,我若不是提早有了对策,今日的说讲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就结束,不年不节的,那王成周竟直接弄了些人在他门口敲锣打鼓起来,后来,王成周被兵马司的人带走后,我才得以说讲完毕。”

  马和也并没具体询问秦光远细节问题,只是道:“有自己处理不了之事记得与我说上一声,王爷也吩咐了,你若有需要之处让我协助你一二。”

  马和缓了缓,低沉的道:“光远,不论如何王爷都是极为看重你的,望你能够当得起王爷的这份看重。”

  马和能与秦光远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把他当做是自己人看待的。

  再怎么说秦光远也是从后世而来,了解历史的走向,自然也就更知晓在这个问题之上该从何抉择的。

  更何况,他秦光远能做那种忘恩负义之事吗?当初朱棣使用赵大的酒馆作为威胁逼迫他前来应天府的,但一路上甚至是到了应天府,朱棣对他都是颇为照拂的,就凭这一点儿,秦光远就念朱棣的好。

   “我明白。”马和既然是出于对秦光远的关心,那秦光远自然是不能让马和担心的。

  ......

  第二日秦光远在说讲之前便告知了前来听他说讲之人他要离开的消息,在那里面之中可是有好多人是天天来捧他场的人。

  对于那些人秦光远自然也就得有个交代的。

  一听说秦光远要离开的消息,有很多人立马便慌了,“秦先生,你若离开了,我等岂不是就不能再听你说讲了。”

  秦光远露出了一个微笑道:“虽说我不能继续说讲了,但我所写的小说还是会在雅墨书坊售卖的,你们若想知晓小说后面的情节,可去雅墨书坊购买纸质小说,当然了,我回了北平依旧还是会继续在醉香酒馆说讲的,若是你们有机会去了北平可去醉香酒馆继续为我捧场的。”

  因是在应天府的最后一次说讲,秦光远特地多加了半个时辰。

  或许是知晓了这次秦光远在应天府的最后一次说讲,前来听他说讲之人听的是格外认真,在秦光远说讲开始之后围过来的人,在说讲结束之后也都掏了铜板。

  由于是在大街上说讲,因而每天都有人在秦光远说讲之后才围过来的人,每次在说讲完毕苗成荫都会拿着铜锣再收一波钱的,有人自然是滥竽充数不掏钱,自然也有人在开始说讲之前交过钱,在说讲完毕之后还是会再掏些银子出来。

  秦光远本就没指望着在应天府长久发展的,因而对这种个别人的做法也便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秦光远说讲完毕,还有人问他何时再来应天府说讲,这个问题秦光远可真就不太好回答,他也只能是笑了笑道:“这个说不准,等下次我有时间到了应天府定还是会继续说讲的。”

  这些人由于知晓秦光远马上便就要离开,围着他说着说那,有人是就后面的故事情节提出问题的,也有人是对叶俊峰这个故事情节提出看法的,更有人还关心起他的私人问题来...

  不论这些人有何问题,只要是不妨事的,秦光远都一一做了回答。

  秦光远说讲了一个半个时辰,解决这些人的问题又是一个时辰...持续两个半时辰都快要把他给累死了,嗓子一个劲儿的在冒着火。

  一个时辰过去这些人丝毫也没有减弱的趋势,秦光远望着这些黑压压的人群都有些害怕了,擦了擦头上的汗,笑意盈盈的道:“各位,今日便就到这里吧,明日我还得赶路,天马上便黑了,我也还得回去收拾东西去。”

  苗成荫见这个情况也是帮着秦光远一起劝起那些人来,“各位,各位,听我说,听我说...秦先生已站在此处两个半时辰了,也该让他歇息一下了,再说这天就要黑了,宵禁时间也快了,我等若是再集聚恐也有所不妥了,请各位都回去吧。”

  秦光远揪了揪自己冒火的脖子,笑呵呵的道:“你们若是还有何问题没得到解答,写下来交到苗东家手中,等他派人去北平取书稿之时,我会把你们的这些问题以书面形式作出回答,然后再由苗东家把回答的内容一一交与你们手中的。”

  这些人都是因秦光远的说讲才集聚起来的,若是等秦光远离开之后,这些人能继续购买他的纸质小说,他照样还是会有银子进腰包。

  秦光远的这个决定使得听他说讲的那些人才终于纷纷散去。

  解决了这些事情,苗成荫才松了口气道,“秦先生,时间也不早了,要不去书坊,我让人去买些酒菜,咱喝上几杯。”

  秦光远摆摆手,就快要虚脱了,“酒菜不必准备了,我现在只想喝水,睡觉,明日我便就得动身离开了,还有些事情得敲定好了,就去你书坊说吧。”

  秦光远说话之时嗓子都有些发哑了,苗成荫有些担忧的道:“秦先生,你喉咙怎么了?”

  秦光远咳了两声道:“说讲一个半时辰,又回答了他们一个时辰的问题,可不是得哑了吗?没事,过几日便好了。”

  “那走,先去书坊好生歇息一下。”

  苗成荫带着秦光远带了书坊后,便书坊的伙计为他端上了凉茶,亲自递给了秦光远,道:“秦先生,先喝些茶润润嗓子。”

  秦光远喝光了一大杯茶才终于觉得嗓子舒服了些,才问道:“王成周那里的事情如何了?”

  “在曹国公的周旋之下,赔了那两泼皮两百两银子,那两泼皮不予追究,王成周被关了一日自然也就被放出来了,有曹国公在,王成周即便是被关在里面也受不了委屈,那两泼皮从兵马司离开后便直接离开了应天府,王成周即便想撒气也找不到人了。”

  苗成荫说到这里之时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秦光远嘴角也扯起了一笑容,王成周茶肆出了这么个事情,恐每人敢进去喝茶,即便他背后有李景隆又如何,总不能拉着人进他那茶肆喝茶去吧。

  王成周这次吃了这么大一亏,不敢找也没地方找秦光远算账,保不齐便就会找秦光远身边的苗成荫撒气的,秦光远颇为担忧的道:“苗东家你与我的关系这是人尽皆知之事,王成周少不了要找你麻烦的,你可否想好了对策?”

  苗成荫笑了笑,不屑一顾的的道:“放心,秦先生,我这书坊在京师也是能排上号的,有不少有功名的读书人在我这里买书,他们中举之后也时长来走动,一来二回的我也与这些人熟了,这么多年过去,他们有人还是朝中的一品大员,我这书坊轻易没人敢来找麻烦的。”

  苗成荫善交友,能结识朝中一品大员也不稀奇。

  “那便好,这样我便放心了。”秦光远又道:“我回去后每隔半月你便派人去北平一趟,我会把已在北平售卖的书稿拿给你,你直接印刷售卖就成,从北平取书稿回来,较为艰辛一些,可适当的把价钱往上升一升。”

  “好,鄙人知晓了,每次鄙人去取书稿之时会把已经卖出去小说的银子直接交与秦先生,秦先生,你放心,我苗成荫在整个应天府都是有口皆碑的,绝不会做出克扣之事。”秦光远还没多说呢,苗成荫便立马表态道。

  秦光远他也不能长时间在应天府待着,这个事情必须得是交与苗成荫去做的,那也就必须得无条件相信苗成荫,若是相信苗成荫他还有银子可赚,若是不相信他可就一个铜板都捞不着了。

  秦光远呵呵一笑道:“我相信苗东家的人品,还有,我已承诺让那些人以书面的形式像我提问了,凡是来你书坊之中购买我小说之人,他们所写的问题你便接着,若是只是来送问题的,你完全也不必搭理他们,在去北平去书稿之时把这些问题一并送到我那里就行了。”

  苗成荫除了是秦光远的铁杆书粉外,跟着秦光远也还能够赚到些银子,秦光远所吩咐的事情自然也是很乐意答应的。

  “那行,时间也不早了,我便走了,宵禁时间到了想走都走不了了。”

  明日一大早便就得赶路了,秦光远也是还得回去收拾一下的,更何况,他也还是朱棣的随从,无缘无故的夜不归宿总是有些不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