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 历史

    类型
  • 2019.07.01上架
  • 43.99

    连载(字)

623位书友共同开启《回到大明写小说》的历史之旅

弟子志存高远94 弟子作者沧海一粟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穿越到大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3847 2019.07.01 08:16

  秦光远望着下面的那万丈深渊,无语凝噎,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那就不仅仅是断胳膊腿的问题了,就是这条小命百分之百都得跟着玩完。

  “救命,救命...”秦光远的喉咙都快喊破了也没等来一个能救他的人。

  想他寒窗苦读十二年,好不容易混到了毕业,就在前几天才刚刚收到了一所二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过个把月,他和几个发小就要各奔东西去往不同的城市了。

  他们想着以后再想见面也不易了,几人商量之后决定找一地方好好玩玩,也算是迎接他们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了。

  他们选定的这个地方并不出名,但就因为是这样才能避免掉那种人气爆棚景区的人山人海,出来旅游是为了放松的,可不是来看人海的。

  可不用看人海的地方好像弊端更大,就像现在秦光远吊在悬崖之处将近半个小时了也没一人经过。

  这么长时间了,就连他的那几个发小都没说是来找找他,真是误交损友!

  “救命,救命...”秦光远又喊了几声还是无一人前来搭救。

  秦光远也不是那种经常运动之人,能坚持半小时已经算作是不易了,没过几分钟,秦光远的体能终于到了极限。

  在急速降落之时他唯一有感觉的就是耳边呼呼吹来的风,此时他也清楚他今日是必死无疑了,心中剩下只有一片哀嚎了,他还不想这么早就死啊!

  ......

  等秦光远从迷迷糊糊之中醒来之后除了脑后有些疼痛感之外,身上其他的地方竟没有一丝不妥。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难道只是磕到了头部?

  秦光远揉了揉脑后有些疼痛的地方,在他的脑海之中突然多了一些本不属于他的模糊记忆,一时之间他竟有些分不清楚自己是谁了。

  就在此时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道阳关直晃晃的照射了进来,有些刺眼,一眉清目秀的少年走了进来。

  这少年进来之后便直接那么大大咧咧的坐在了秦光远的床沿边,嘴角上挂着笑,关切的问道:“光远,你醒了?你终于醒了!爹娘都担心坏了。”

  “你,你是谁?这又是哪里?”

  秦光远突然多出来的记忆之中其实就有关于这个少年的,可一秃噜就问出了这么一个脑残的问题。

  秦光远这么一秃噜不要紧,那少年倒是立马担忧起来了:“光远,你怎么了?你莫不会把脑袋给摔坏了吧?我是耀祖啊!你不认识我了?”

  秦光远望着这个少年,再打量着这间古香古色的屋子,他脑海之中突然多出来的那道记忆好像更加的清晰了。

  “这是大明洪武三十一年?”

  少年点头道:“是啊!”

  “这里是北平?”

  少年又点头道:“是啊!”

  “你是赵耀祖?我叫秦光远?”

  少年继续点头。

  秦光远这一系列脑残问题问出口之后,那少年更担忧了,“光远,你莫不是真把脑袋摔坏了,那王郎中还说你无大碍,只需静养几日就可痊愈,庸医,非得把他那铺子砸了去,害人不浅,光远,你莫担心,我再去给你找其他郎中去,定要把你的病治好才行!”

  “咳咳...”秦光远干咳两声道:“放心,我没事,只是刚醒来,脑袋有些发昏,你别介意啊,你先出去吧,我想再睡会儿。”

  “你真没事?你都睡两天了,还睡?”

  也没等秦光远开口那少年马上又道:“对对对,你若没事那王郎中便就不算是庸医了,我就说嘛,那王郎中在北平城中有算有些名气了,怎就能误诊了你的病,他说过要让你好生静养的,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哦对了,我还得把这个消息告知爹娘去,他们这几日也都担心坏了,他们若是知道你醒了,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说完之后那少年便犹如一阵风似的跑了。

  秦光远仔细打量着这间屋子,脑海之中的记忆就像是潮水一般不断的涌现出来。

  他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真疼!

  还能感觉到疼?看来这就不是梦了。

  秦光远他还记得自己是掉下悬崖的,怎么就突然间到了大明朝了?能解释清楚眼前所发生这一切的唯一一个原因,那便就是,穿越!

  穿越?秦光远真没想到只是出现在小说和影视剧的词有朝一日会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他身上。

  这个事情听起来好像是很牛的样子,但其实他并不想穿啊,他才刚刚考上了大学,属于他的美好人生才刚刚开始。

  他的父母最大的期望就是他能够考上大学,然后找个体面的工作,现在他父母的夙愿好不容易实现了一半,他却穿到了这里,他父母若是知晓了他身死的消息那得多伤心啊!

  让父母伤心这可是大不孝啊!不孝之人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再说了,这一世的秦光远家道早就被他老爹给败落干净了,在他八岁之时,他老爹自缢而亡,他老娘带着秦家所剩余的一些家财改嫁他人,他幸得开了个小酒馆的赵大夫妇收留,才勉强活到了现在。

  赵大夫妇对他虽像亲儿子一般,但这说来也是寄人篱下啊!

  说起原主其实也挺悲催的,这身世也算是够可怜了,从小孤苦无依的,幸得好心的赵大夫妇收留,年纪大了些之后便在赵大的小酒馆做些些许小事偿还赵大夫妇的收留之恩吧?

  却又偏偏碰到了泼皮打架,被误伤就不说了,竟还磕到了脑袋,磕到脑袋也不算倒霉,倒霉的是竟还因此一命呜呼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原主若不是有此遭遇秦光远他也不可能借此穿越而来了,若是没有这个穿越的机会,从那么高的悬崖之处掉落下来他的小命肯定还是会保不住的。

  穿越到一贫如洗的大明秦光远身上总比被不知道发配到哪个犄角格拉的要强太多了,只是苦了他前世的父母要为他伤心一阵子了,他们的恩情也只有在来世再做报答了。

  秦光远还在胡思乱想之时,房门吱呀一声又被推开了,这次与那少年一块而来的还有一队老夫妇。

  这老妇长相并不算多么出众,脸上已经有了沟沟壑壑的皱眉了,但面容却是颇为的和善,他们便就是赵大夫妻了。

  在秦家败落之后,老两口便收留了秦光远,不仅帮着秦光远安葬了其父秦礼,更是几年如一日的犹如亲子一般养着秦光远。

  秦光远在八岁之时就被赵大夫妇收留了,四年时间过去了,给秦光远的吃穿用度与其子赵耀祖无一分差别,一日能保持此善心或许还容易些,四年来一直如此那可就极为不易了。

  秦光远既然是借着原主身体穿越而来的,那属于原主的一切恩怨情仇便就都由他来偿还了,赵大夫妇对他有如此收养大恩,那秦光远便就得如孝顺自己双亲一般对待赵大夫妇。

  “光远,好些了吗?”赵大妻子陈氏关切的问道。

  “赵婶莫要担心,我没事,就这小伤早就好了。”

  秦光远嘴上说着宽慰陈氏的话,心中却在想,这若是小伤的话,那原主也便就不用一命呜呼了。

  “万不可大意,王郎中说了,你这伤虽无大碍可还需静养的,这几日你便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间,不准乱跑,让你赵婶炖些滋补的汤好好补,定要把身体养好了才行,千万不能落下什么病根。”

  秦光远还想说几句,赵大又厉声对其儿子道:“耀祖,你这几日看好了光远,他若是跑出了房间,便唯你是问。”

  在平日里之时也是秦光远犯了错误,被责罚的必定是赵耀祖。

  赵耀祖好像已经习惯了被自己的老爹对待,没有任何不满的道:“爹,你放心,我定会看好光远的,绝不让他踏出房间半步的。”

  几日时间,陈氏变着花样给秦光远炖汤喝,什么乌鸡汤,排骨汤,鲫鱼汤...反正几日的时间,秦光远把能叫得上名儿来的汤都喝了个遍,不仅如此,赵耀祖更是寸步不离的盯着他,就连拉屎撒尿都是在房间里解决的。

  其实,秦光远自穿越到这里来,他的身子其实早就没大碍了,被陈氏当猪养着,又被赵耀祖寸步不离的看着,他早就被憋坏了。

  “耀祖,我这身子早就好的差不多了,你就让我出去吧,成吗?就算我求你了!”像这样低三下四的话,秦光远已与赵耀祖说了无数遍了,奈何赵耀祖就是油盐不进。

  万般无奈之下,陈栋只得采取了迂回之策,“这样吧,你让赵叔去请个郎中来,我这身子到底有碍无碍,让他说了算。”

  赵耀祖考虑了一下,终于松口答应了,“看你这般求我的份上,我可以找爹说说,不过他若是不同意的话,那我也就没办法了,光远,你要知道,爹这么做也是为你好。”

  “我知道,我知道...”秦光远连声道,他当然知晓赵大这么做完全是出于关心他的缘故。

  秦光远也是有原主记忆的,他特别清楚原主秦光远在被赵大夫妇收留的这四年来是如何对待他的,即便是亲生爹娘也不过是赵大夫妇这般了。

  “我去与爹讲这个事情去,你可不要趁我走了偷偷跑出去哦。”

  “不跑,不跑,我等着你回来。”

  秦光远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继续的闭目养神,没过多久,赵耀祖便跑进来了,在他身旁还跟着一胡子有些花白的老翁。

  “光远,爹娘忙着在前面招呼,我把郎中给你请来了。”

  赵耀祖说着便搬了个凳子放到了秦光远的床边道:“王郎中,坐。”

  那老翁刚一坐下也不把脉,反倒是先开始絮叨起来。

  “秦家小子,赵家掌柜对你那可算是恩重如山了,自你八岁起便收留你在家中,如今四年过去了,这四年他是怎么对你的,我们这些街里街坊的都是看在眼里的,将来你若是拿回了秦家产业,可不要忘了赵家掌柜一家的恩情啊,你若是忘恩负义,我们这些街里街坊的可也不容你。”

  秦光远露出了一个真挚而又灿烂的笑容,道:“那是肯定的,赵叔一家对小子恩重如山,小子都记着呢,小子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不过,王郎中,小子身无长技,又无权无势,想要拿回秦家产业此生恐是不可能了。”

  王郎中摸着下巴下稀疏的胡须,笑着道:“秦家在北平城中也算是有口皆碑的良善之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没落了的,你是秦家的独苗,必然会成为匡复秦家家业的唯一人选。”

  那王郎中高深莫测的一番话说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算命先生呢,不过,他说话像算命先生,医术也还是不错的,三根手指往秦光远的手腕之上一搭,便道:“赵家掌柜的汤倒是没白炖,这小子好的很,一丝病症都没有了。”

  “真的?”听了郎中的话,最高兴的好像是赵耀祖。

  秦光远后知后觉的才开口道:“那我可以下床活动了?”

  “可以了,不说下床活动了,想上房揭瓦去都成。”王郎中一边收拾药箱一边回了一句。

  说完这些好像觉出自己说这话有些带坏人家孩子了,赶忙补充道:“老朽的意思是你的病彻底好了,并无其他意思啊!”

  赵耀祖拿着几个铜板递到那郎中跟前,却被其拒绝了,“都是街里街坊的,这次的诊费便免了吧!”

  这个郎中虽说有些啰嗦却也还挺有爱心的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