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继续出谋划策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252 2019.08.06 17:52

  朱棣遣走了朱家三兄弟良久。姚广孝才姗姗来迟的出现。

  姚广孝可不是一般人,猴精猴精的,一进王府看见这架势便早就已经猜中一些了。

  猜中归猜中,但却并没首先开口。

  朱棣悲痛的道:“父皇他老人家龙驭归天了。”

  朱棣的悲痛有装的,也有真情流露,毕竟是父子,血浓于水,朱元璋对朱棣也曾有过父爱的。

  “圣上龙驭归天便就是王爷的机会。”姚广孝信誓旦旦的道。

  “大师,父皇才刚龙驭归天本王不想考虑其余之事,父皇有遗诏诸王临国中毋至京师,本王想去送父皇最后一程,却又担心有违父皇旨意。”朱棣问道。

  别看朱棣是个王爷,其实他的处境是很难的,作为人子若是真依朱元璋遗诏那般不去京师吊唁,难免会有人说其不忠不孝,可若去了又会有人说其抗旨不遵。

  姚广孝笑了笑并没回答朱棣的问题,而是询问秦光远道:“小子,你来说说。”

  秦光远连忙摆手道:“大师,你别开玩笑了,小子能说个什么,王爷有令小子照办便就是了。”

  笑话,他只是朱棣的随从而已,出谋划策的事情也不归他管。

  朱棣脸色一冷,开口道:“让你说你就说,把你找来就是让你说话的。”

  自从秦光远跟在朱棣身边后,朱棣对他的脸色一贯都很黑。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秦光远他也得朱棣好处了,对朱棣之命自然只能是言听计从了,缩了缩脖子,规规矩矩的道:“是,王爷,小子觉着吊唁之事不妨交于三位王子,三位王子代王爷进京,既不算抗旨也不会落人口实,被人扣上不忠不孝之罪名。

  最关键之处在于,三位王子进京也算是王爷向天下人表明的心意,让新皇上任削藩都找不到借口第一个削到王爷的头上来,只有先削上几个王爷,才能激起王爷们的仇恨,做的多错的也就越多,新皇做了这么多指定是能找到其错误之处的,到那时,对王爷来说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也就到了王爷成就大事之时了。”

  秦光远毕竟从后世而来有些先知,讲起这些事情来的时候自然也是头头是道。

  姚广孝再聪明,再有本事肯定是不如秦光远这个先知考虑问题周全的,对秦光远这番言论那是相当满意的,笑呵呵的道:“不错,继续说下去。”

  秦光远顿了顿又继续道:“王爷上次去京师已是病的那般严重了,这次若去吊唁必须还得是装病前去,即便如此,还有很大可能会被新皇软禁在京师的,王爷若是被留在京师,王爷在北平的旧部便不敢轻举妄动,如此下去便会被新皇一一瓦解。

  待王爷的羽翼被铲除了,那王府上下便就如粘板之上的的鱼肉一般了,王爷反正病的已经是很严重了,这次索性便不用亲自动身前往了,不过,为避免街上人多眼杂,王爷还是莫要出去为好。”

  朱棣沉吟许久,才开口问道:“嗯,若是高炽三人前去,他们的安全又是否能够保证。”

  已经说到这里了,秦光远便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痛痛快快的说出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只要王爷还在,新皇便不敢动世子,只是,小子觉着,世子几人若是去了京师很大程度是会被扣押,世子留在京师,王爷便就不敢轻举妄动,对新皇来讲,这是两全其美之事。”

  良久,朱棣才道:“大师,你看如何?”

  姚广孝一笑道:“光远此计圣妥,比贫僧考虑的都要周全详尽,不过,三位王子前去京师必得带个可信之人才是,若有急事也能应急,光远与三位王子私交甚好,不如就让光远与三位王子一道去京师吧,光远才从京师回来,对那里之事也颇为熟悉。”

  秦光远白了姚广孝一眼,随即对朱棣道:“王爷,小子今日才说讲了一日,若是又走了难免有些不太合适。”

  朱棣马上道:“怎么就不合适了?上次你也说说讲之事不能停,最后怎么着,你随本王走了一月之多,今日才刚开始说讲也不见得听你说讲之人就少了吧?在应天府不是也有听你说讲之人了?你此去正好可以在那里说讲,本王听说,在应天府听你说讲之人皆是些富贾权贵,在那里说讲你拿到手中的银子不是更多,你也喜欢银子,此事对你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就这般定了吧,你去准备一下,即刻便启程,早些启程也能表明本王的忠孝之心。”

  秦光远一脸为难还想说些什么之时,姚广孝便笑嘻嘻的道:“光远,如今你也是王爷的随从了,王爷有命你这般推三阻四的像何样子,你不是都已经说了吗?王爷若在,你等一行绝没任何危险的。”

  秦光远脸上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嘴上还是答应了下来,道:“小子遵命。”

  朱家三兄弟此去京师是无险,却是不代表秦光远去京师没有危险,不说他在京师的仇人王成周和李景隆了,就连朱允炆对他都没什么好印象,上次勉强还能护着他的朱棣这次也没在京师,他的日子能好过的了吗?

  朱棣随即便朝外面喊道:“来人!”

  话音刚落,便有一家仆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去命三位王子即刻到此。”

  那家仆领命退出去之后,朱棣便从椅子上站起在房间来回的踱步,至于此刻他心中想什么那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朱棣至始至终都没说过他要造反之事,但不论是从姚广孝还是秦光远嘴中说出类似与成就大事的话朱棣都不会多加反驳。

  要是朱棣没有夺位的心思的话,早在几年之前姚广孝说出送他顶白帽子之言时就把姚广孝交给朱元璋了。

  对朱棣来说这个时候决不能从他口中说出造反一词的,清君侧只有在朝堂之中出现奸佞之时才能用,如今新皇才刚继位,一切都还没开始呢,哪有什么奸佞。

  良久之后,朱棣才转身郑重其事的叮嘱秦光远道:“光远,此去京师定要保高炽三兄弟平安无虞,拜托了。”

  秦光远还在想着去京师之后自己的脱身计划呢,被朱棣这么一叮嘱他突然觉出了他此行的压力。

  其实,说句实话,此行朱家三兄弟的危险系数真就没有秦光远高的,被朱棣这么一叮嘱,秦光远只好道:“王爷放心,小子定会以性命保三位王子无忧的。”

  秦光远年纪比朱高遂都小,朱棣竟这般郑重其事的叮嘱秦光远保朱家三兄弟平安。

  可见,在朱棣心中,秦光远是比朱家三兄弟还要强的。

  想到这一点,秦光远便有些沾沾自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