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解决之法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255 2019.07.16 19:53

  秦光远与朱家三兄弟回了秦家,而燕王府上下都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氛围之中。

  书房之中朱棣遣散了所有人唯独留下了姚广孝。

  姚广孝在被请到王府之前就已经知晓了一些发生在燕王府的事情了。

  朱棣也没做详细解释,直接道:“大师,本王如今该怎么办才好啊,刚接到消息,三哥已丧命了,本王也是命不该绝,幸得秦光远那小子前来报信才救下了本王一命。”

  朱棣口中的三哥便就是朱棡,朱棣的二哥朱樉在洪武二十八年就已经病逝了,现在朱棡一死,按嫡长子继承制朱棣这个老四便成了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候选人之一了。

  朱棣可没因此有丝毫的兴奋,朱棡一死可是彻底把朱棣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了,更何况,差点被自己的老爹毒杀,放在谁身上谁都不好受。

  姚广孝却没有朱棣的凄凉和紧张,笑道:“贫僧早就说过,秦光远那小子日后定将会成为王爷可信任之人的,今日王爷既然没死成,那便是老天不让王爷死,日后王爷定将能够登临大统。”

  朱棣并没有姚广孝那般乐观,朱元璋是何许人也,朱棣太了解了,朱元璋能从一个放牛娃一步步坐上皇位,没有几分本事能行吗?

  只要是朱元璋还在位,朱棣就绝不敢做出任何出格之事。

  “大师,本王从没有觊觎皇位之心,本王要马上动身进京,交出手中兵权并向父皇表明心意。”

  其实朱棣的心情一直都是很复杂的,他是有野心之人,对于皇位他当然有心思,但现在朱元璋已经把朱允炆立为皇太孙了,那就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

  他这个做叔叔的若是还窥窃皇位的话,那可是会留下千古骂名,被世人所不耻的。

  姚广孝郑重厉声道:“王爷,此时,你若无召进京便就是给圣上以口实,到时候不用王爷开口圣上就会直接削了王爷兵权,王爷若是没有了兵权即便是能够平安返回燕地都将没有任何东山再起的可能,如今圣上大行将至,新皇登基,即便是王爷手中没有兵权,新皇仍旧会忌惮王爷昔日之威,到时不仅王爷自己一人危矣,就是整个燕王府都会面临危险的,王爷难道要束手就擒不成?”

  姚广孝能够撺掇着朱棣谋反,关键就在于他能读懂人心,他了解朱棣绝不是那种束手就擒之人,一旦被逼迫到绝境他必然是会奋起反击的。

  朱棣听了姚广孝这么一番分析后,问道:“依大师之见本王如今该如何办才好?”

  姚广孝既然号称是朱棣的谋士,那在这个时候便就得为朱棣出谋划策,寻一个解决的良方的。

  姚广孝用手抚摸了几下胡须,成竹在胸的道:“既然王爷此时已经知晓了有人下毒了,就不能再装聋作哑下去了,需即刻彻查,是谁下的毒,先揪出来,王爷大可放心,无论王爷怎样查,肯定是不会查到圣上身上的。

  王爷这些年在燕地南征北战,立下过不世之功,想要杀王爷的人多的是,最终此事只会成为一个一个普通的刺杀事件。

  若是王爷把这个事情秘密处置了,一旦被圣上得知,知道此事的人都得死,圣上很看重亲情,他可以让自己因处置贪官留下弑杀之名,也可以为了社稷江山背上屠杀功臣的骂名,但却不愿背上屠杀亲子的罪名。

  看来圣上真的不行了,若不是如此,是不会几乎同时对晋王和王爷动手的。”

  朱棣是很敬重自己的父皇,他也想指出姚广孝所说的这些话不对,但仔细想想这大和尚所讲的这些话都是事实,根本就无从反驳。

  “王爷尽快处置此事吧,贫僧先告辞了。”姚广孝只负责为朱棣出谋划策,属于他的事情做完了他自然也该告辞了。

  秦光远虽然没从自己口中说出毒杀朱棣的人是当今圣上,但此事在聪明人之中已经是心知肚明的了,如今的这个局势是何等的紧张,才刚刚接到了朱棡突然暴毙的消息,朱棣这里就出现下毒之事,两下一结合这可是极为明显的事情了。

  ......

  秦光远自从报信之后就很少见到朱家三兄弟了,燕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当然再不能像以前那样逍遥了。

  至于朱棣是如何处置那个吃里扒外的厨子的,秦光远也没有刻意去打听,李召经常出入三教九流的场所倒是常给他带来一些小道消息。

  这日秦光远在说讲完毕,李召跟在他身后非要跟着他去秦家吃饭,在饭桌之上略微说了一些他近几日所得到的消息。

  “光远,你听说了吗?昨晚那个下毒的厨子被杀了。”

  这个消息秦光远并不震惊,不说那个厨子下毒没成功,那个厨子就是下毒就是成功了,他都难逃一死的,朱元璋能容忍杀自己儿子的人在外面逍遥快活吗?

  “光远,你怎一点儿不吃惊?”

  秦光远巴拉着碗中的饭,头都没抬道了句,“快吃吧,吃完赶快回去吧,我明日说讲的小说还有些没写完。”

  秦光远是不想参与这些事情的,若不是朱棣的性命攸关,即便是报信的事情他都不会去做的。

  “好好好,我再多说一句,那两个收买厨子的人也死了,你说我们没事吧?”李召担心的原来是这个事情。

  秦光远放下碗呵呵一笑道:“我们为何会有事?”

  李召被问懵了,有些结巴的道:“这,这不...”

  秦光远盯着李召看就是不出言解释,李召结巴了半天终于道:“我明白了...”

  秦光远笑着道:“你明白什么了?”

  李召这下才终于反应过来,拍了一下自己的嘴道:“我明白什么了,我什么都明白,吃饭,吃饭,秦家的厨子做菜真是好吃,以后我还是得经常来走走。”

  ......

  朱棣那边此刻正为那个厨子生着起,“区区三百两银子就差点要了本王的命,本王自认为在平日里也对得起他们了,他们就是这般回报本王的?”

  “高炽,你马上彻查府中所有下人,凡是有不良嗜好之人都打发走,本王可不想再看到有人为了赌钱给本王下毒。”

  其实在北平的王府之中几乎都是朱棣的心腹,都是当初朱棣分藩北平之时就带着的,多年以来对朱棣那是忠心耿耿,出了那一个因欠下赌债而出卖他的厨子只是个例而已。

  但也不排除还有人会做出吃里扒外之事,借着这个机会正好把府中的所有下人都过一遍。

  朱家三兄弟几日时间就忙着做此事了,哪有时间去听秦光远的说讲,不过虽没去听说讲,但却也买了秦光远的纸质小说,秦光远的小说那么精彩怎能错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