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姚广孝赴宴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158 2019.07.13 11:03

  “赵叔,侄儿已回了秦家,准备晚上请朱家三兄弟吃个饭,酒肉侄儿已经让耀祖开始准备了。

  你带着婶儿也一块去吧,侄儿回了秦家也有几日时间了,你和婶儿还没去过呢,让你们过去住,你们也不愿意,吃个饭总是不会再拒绝侄儿了吧?”

  若是连个饭都不去吃的话难免有些生分了,因而赵大也没怎么考虑,便答应道:“好,叔和你婶儿晚上就去一趟,顺道看看耀祖这个管家做的如何?”

  ......

  前来听秦光远说讲的依旧满满当当的,很多人都是酒馆的街里街坊,秦光远自小就找赵耀祖一块玩,再加上又在酒馆待了四年时间,与他们也都惯熟了。

  在说讲之前,有人还与秦光远开起了玩笑,“秦家小子,你搬回了秦家大宅了?怎么没把赵东家一家都带过去?”

  秦光远嘴角挂着笑容,乖巧的道:“小子倒是想,可赵叔不愿跟着小子一块过去。”

  那人转而问赵大道:“赵东家,你怎么不跟着秦家小子一块过去,他这个说讲也能养活你一家人了吧?你何必还自己操劳呢?”

  赵大为人老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会多说话了,“不过去了,这样挺好。”

  大部分都是街里街坊的,赵大话不多,不能巧妙的回答,他们自然也是不会再开赵大的玩笑了。

  适时道:“秦家小子,赵东家为人实诚,对你更是犹如亲子一般,你可不能忘恩负义。”

  赵大在这些街里街坊之中人缘不错,赵大对秦光远的好他们都是看在眼中的,已不止有一个人对秦光远说过不能忘恩负义的话了。

  秦光远每次能做的也只有乖乖应承罢了。

  秦光远的说讲依旧是绘声绘色,精彩绝伦,下面的听众听的是如痴如醉,每个人随着秦光远的说讲都能描绘出一个叶俊峰来。

  无论秦光远的说讲有多绘声绘色,也无论下面的听众听的是多么入迷,半个时辰一到,说讲必将会戛然而止,留下一群听众在下面流连不已,抓耳挠心之下第二日必然还会准时光顾。

  秦光远说讲完毕,他便带着朱家三兄弟和赵大夫妇二人一快儿去了秦家。

  朱家三兄弟经常去赵大的酒馆听秦光远说讲,他们知晓赵大在秦光远心目中的地位,对赵大还是很客气的。

  酒馆距秦家也不是很远,要不然秦光远在秦家还没落败的时候就不会经常去酒馆找赵耀祖玩了,他们一路步行而去,也没走几步路便到了秦家。

  赵耀祖估计早就在门口等着他们了,见他们过来立马迎了出来,“光远,你回来了,按菜单上面的内容,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秦光远虽说与朱高炽说了邀请朱棣赏光的话,但他也没指望朱棣真的会来,因而也没再询问朱高炽。

  “既然准备妥当了,那便通知后厨准备开饭吧!”

  朱高炽却道:“光远,还有位贵客没到,恐还得稍等一下。”

  听了朱高炽的话,秦光远的第一感觉,觉得朱高炽口中的这个贵客会是朱棣,脸上惊喜的表情一闪而过,随后便消失不见了,若这个贵客真是朱棣的话,朱高炽会直接表明的。

  虽说不是朱棣对这个贵客秦光远依旧是好奇的很,“不知世子口中的这个贵客是谁?”

  朱高炽笑了笑道:“见了你便知晓了。”

  “好,那便等等,几位先落座吧!”朱高炽都说是贵客了,秦光远又怎能不等着。

  就在此时一爽朗的声音自门房里传了出来,一身穿寻常僧衣的大和尚走了出来,“不用等了,贫僧早到了,可却被这小兄弟当作是化缘的了。”

  “光远,这便就是我与你说的贵客了,大师任庆寿寺住持,是代表父王来庆贺你乔迁的。”朱高炽出面介绍道。

  朱高炽这么一说,秦光远便已经知晓这和尚的身份了。

  姚广孝,道衍和尚,人称黑衣宰相,是朱棣靖难起兵的重要谋士,深得朱棣的信任。

  若不是姚广孝在朱棣耳边不断说着造反的话,朱棣很有可能也不会靖难起兵的,若不是姚广孝给朱棣出谋划策,朱棣也不可能靖难成功,夺得皇位。

  秦光远拱拱手,首先赔礼道:“大师,实在抱歉,都怪家中之人有眼不识泰山,不识大师真身,大师是何许人也,岂能与普通化缘的和尚一样,是谁把大师当作是来化缘的和尚了,还不快与大师赔礼道歉。”

  秦光远的话音刚落,赵耀祖立马上前道:“实在对不起,大师。”

  姚广孝还能真与赵耀祖一个孩子计较?更何况,赵耀祖虽说是把他当作是来化缘的和尚,对他却也是很客气的,还专门吩咐厨房为他准备了素菜。

  “贫僧冒昧打扰还能吃上秦家的素菜就不错了,此事就这样吧,现在已然知晓了贫僧的身份,不请贫僧进去坐坐?”

  姚广孝不追究此事了,秦光远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道,“请!”

  随即又吩咐赵耀祖道:“耀祖,你吩咐厨房再给大师准备几个素菜。”

  “不用,酒肉穿肠过,佛珠心中留,贫僧不忌酒肉。”

  姚广孝毕竟是个手拿佛珠身穿僧衣的和尚,他到了秦家吃饭总归是得为其准备素菜的,这也是对他的一个尊重,既然他不忌酒肉,那一切都好说了。

  酒桌之上,秦光远,朱家兄弟,姚广孝围桌而坐,赵大和赵耀祖在秦光远的一再要求之下才与他们坐在了一起,陈氏却是怎么说也不上桌。

  秦光远作为东道主自然是得把客人招呼好的,酒桌之上姚广孝没说过一个有关于当今局势的字,现在这个时候谈论当今局势对朱棣没有任何好处。

  “你小子的小说写得不错,有几分看头。”吃过酒饭,姚广孝在离开之后对秦光远道了一句。

  已不止有一个人评价过秦光远小说写得好了,对姚广孝的这句夸赞,秦光远心中并没有任何波澜,不惊不燥的道:“大师谬赞了。”

  “有时间去庆寿寺走走。”

  “一定,一定。”秦光远答应的很痛快。

  对于姚广孝和朱棣等人主动与他相交,秦光远实在有些搞不明白,若是像别的穿越者带着金手指的话,秦光远也不会多想。

  现在的他身无长技,只是凭借着在后世看过些穿越小说,生搬硬套的写了本小说而已。

  这些也没什么值得可被朱棣和姚广孝看重的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