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请客吃饭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201 2019.08.19 19:45

  赵大的酒菜端上桌之后,秦光远便招呼着朱棣和姚广孝喝酒,在酒桌之上朱棣的话一直都极少。

  朱棣是极有驭人才能的,他知道此刻的秦光远已经是与他站在一条船上的,那在秦光远面前必然得是存有威严的。

  朱棣和姚广孝在醉香酒馆喝过酒之后两人便一起离开了。

  以往朱棣出现在酒馆赵大夫妇会觉着手足无措,如今虽还不敢到朱棣跟前却也已经习惯了,不会再在朱棣离开之后紧张的问这问那了。

  赵大这样的小民也看不出朝廷诡异的氛围,每日还就那般按部就班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秦光远的说讲每天依旧继续着,只是并没有一个说书人找上门来。

  这个事情其实也是很好理解的,那些茶肆之中的说书人多多少少的都读过一些书,他们所讲的东西也都是他们据时政和典故所写,内容多时借古讽今亦或者是歌颂一旦当朝的某个大人物。

  像秦光远这番天马行空之物,他们或许会在私底下偷着看看,甚至可能像那日那个老秀才那般偷摸的进来听说讲,但却很难有一人去说讲秦光远的小说的。

  虽说还有一个铜板可做,可对于那些说书人来说,银子是其次,最关键的是不能丢掉他们的风骨。

  在这个事情之上秦光远反正也不着急,愿意说讲他小说的说书人终有一日会出现的。

  秦光远提出这个问题最大的初衷便就是防止有人盗取他的小说盈利的。

  一日秦光远说讲之后便邀请了赵大夫妇一块去了秦家。

  赵大夫妇老实巴交的,除非秦光远极力邀请,一般是很少去秦家的,他怕别人会说他当初收留秦光远是为了今日。

  天可见,那时候的秦光远只是一个小娃娃,他能长大就已是极为不错了,谁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秦家大宅还会回到他的手中。

  “赵叔,赵婶,今晚去侄儿家中吃饭吧,耀祖带着家中的下人一大早便开始准备了,侄儿去了京师两次,自侄儿回来后,咱们还没在以前一起吃过饭呢。”

  赵大本是不准备答应的,他开的就是酒馆,若是想要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话完全是可以在酒馆进行的,还是懂秦光远的一番苦心,慈祥的道:“这既是光远的一番好心,那我们便去吧,正好也无看看耀祖去,那孩子自做了光远的管家就很少回家,平日里也见不上他几面。”

  赵大不去秦家也不过是担心别人对他说三道四,陈氏都已经这般说了,他也勉为其难的答应,道:“那行,现在便走吧,酒馆之中也没甚客人了,早些去还能帮着做些什么!”

  秦光远和赵大夫妇一块去了秦家之时,秦家上下的人已经在热火朝天的准备着晚餐了。

  对待这些下人秦光远一直都是极为宽容的,只要他们不犯大错,对他保持绝对忠诚就行。

  朱高炽所找来的这些下人也是极为好用的,不仅干活儿麻利,且好像还是万能的,府中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们都能干得了。

  时间久了,秦光远与这些人也越发的相处出感情来了,再加上带着卞武去京师走了一圈,秦光远对其不仅信任也是越发的依赖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般的奇妙。

  现在这个时候秦光远也完全看不出府中的这些人与朱高炽甚至是王府有任何私底下的接触,既然没有发现,秦光远便就选择相信于他们。

  有这个想法的秦光远也算是在一定程度融入到这个时代当中了。

  “少爷,你回来了?”府中的下人纷纷问道。

  赵大夫妇许是因走进秦家大宅的缘故,显得有些局促,赵大还问道:“有何需要做的,我去做!”

  秦光远对赵大夫妇都孝顺有加,秦家的那些下人又哪里能让赵大夫妇做事,卞武上前道:“赵东家,都做得了,也没什么事情要做了,歇着就好。”

  卞武被秦光远带在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与秦光远的关系虽说是达不到与赵耀祖那般,却也超出了普通主仆。

  因而才又对秦光远道了句,“少爷,你也去歇着就行了,这里有小的等人便好了。”

  秦光远每月给了他们月钱就是为过主子生活的,不用卞武说他也得去歇着去了。

  “嗯,好,那便辛苦你了。”

  秦光远和赵大夫妇刚去会客厅坐下,赵耀祖便提着茶壶到了。

  一见到赵耀祖,陈氏便怪怨道:“这么久了也不说回家去看看,今日若不是来光远这里,恐还见不到你。”

  赵耀祖在陈氏面前敢多说句话,碰上赵大便就不敢多言了,规规矩矩的解释道:“娘,府中之事实在太多,儿子都快要晚上都不睡觉了。”

  随着秦家的产业多了起来,赵耀祖这个管家也是越发的不好做了,好在朱高炽所找来的那些人还有些本事,赵耀祖考虑不到的事情,他们便都首先考虑到了。

  最关键的是,赵耀祖还算机灵,不会事事都要别人教。

  若是赵耀祖像赵大那般老实的话,即便是秦家府中的那些下人再好用,也不会服气他这个管家的。

  秦光远也赶忙站出来为赵耀祖辩解,道:“赵婶,这要怪就得怪侄儿的,秦家本来事情就多,在东临山又多了五百亩的良田,大事小情的都需要耀祖照顾到,把他回家尽孝的时间都给占据了。”

  秦光远的这一番话说完之后并没容陈氏解释,便见缝插针紧接着道:“赵婶,要不这样,你与赵叔白日去酒馆忙,晚上便睡在侄儿这里吧,秦家这么大的宅子侄儿也住不过来。”

  赵大也顾不上责怪赵耀祖了,道:“不必,我和你婶儿还能动换着呢,就得把酒馆经营下去,酒馆也是我赵家祖产,必得经营好才能对得起列祖列宗,等我和你婶儿不能动了,便得靠你和耀祖了。”

  赵大这么说也算是一个让步了,若是因怕人说三道四急于撇清与秦光远的关系好像也不太合适,也伤秦光远的心。

  秦光远那么说的目的完全就是为给赵耀祖解围罢了,他也知晓他根本就说不动赵大夫妇搬到秦家来的。

  其实秦光远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是不能呆在北平的,秦家大宅赵家一家住着完全就不碍事的。

  “好,好,好...侄儿定会为赵叔,赵婶养老送终的。”

  是赵大的让步,也是秦光远为赵耀祖的解围,但该保证的话秦光远还是得说的。

  这样的话多说对赵大夫妇心中也是一个极大的慰藉。

  PS,仍旧求收藏,去推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