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染上重风寒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394 2019.07.03 16:21

  朱高煦一挥手便把那两个随从打发走了,随后又凑近了秦光远,压低声音道:“你说句实话,刚才面对本王子的刀剑可有惧意?”

  听了朱高煦这话秦光远放心一些了,他还以为朱高煦凑这么近是要做些什么呢,他就说嘛,他也简单的读过一些明史了,也没听说过朱高煦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啊!

  秦光远笑了笑,道:“人皆怕死,我又如何能例外?”

  “哈哈...不错,你小子倒是敢说真话,本王子喜欢你这个性格,你这个朋友本王子交定了,拿些酒菜来,本王子要与你不醉不休,不到饭点,喝些酒总是可以的吧?”

  秦光远嘴角扯起了一个无害的笑容冲着朱高煦笑了笑,又对赵大道:“赵叔,你让后厨做些小菜,再拿几坛子酒过来。”

  “好,好,好,你与二殿下好好喝!”扭转之后的气氛和谐了许多,赵大才终于放下心来。

  能与朱高煦称兄道也总算是秦光远找到的一个靠山了,虽然这厮最后的下场并不怎么好,但这座靠山怎么说也还是能庇护他一段时间。

  赵耀祖很快便端来了几个小菜,又拿来了几坛子酒。

  “耀祖,坐下一块喝!”秦光远邀请着赵耀祖一块坐下。

  能与将来的汉王结识对赵耀祖也是有莫大的好处的。

  可奈何赵耀祖太过的没出息,或许是被朱高煦的身份给吓住了,无论秦光远说什么就是不肯坐下。

  赵耀祖一再不肯,秦光远也就不再勉强了。

  一顿酒喝下来,秦光远与朱高煦喝的倒是都是都挺畅快的。

  只不过,秦光远以前也没怎么喝过酒,酒量并不是很好,没喝多少便被朱高煦给喝趴下了。

  朱高煦喝得也不少,虽还能站起来,但也是摇摇晃晃的了,在站起来之后踉跄了一下,但大概是有武艺傍身很快便又稳住了。

  站起身来的朱高煦一把拍在了秦光远的身上道:“光远,你这酒量实在差了些,可得好好练练,本王子走了,午时过后再来给你捧场。”

  送走朱高煦之后,赵家人的心才终于算是搁到了肚子里。

  他们在这北平城中开这个酒馆也有些年头了,可却是从没接待过这么大一个人物,他们时刻都在担心,若是这位二王子喝酒喝多了直接把他这酒馆砸了可怎么办?

  在醉香酒馆中饭的饭点过了之后,醉酒的秦光远迷迷糊糊的听的赵耀祖说什么说讲要开始了,心中隐约觉着此事颇为重要,但奈何就是睁不开眼睛。

  而此时在秦光远的房间之中,不仅有赵耀祖在,朱高煦也到了。

  “二殿下,光远从没喝过这么多酒,今日的说讲恐怕是不能再进行了,二殿下请自便,小的得去与前来听讲之人解释一下去。”

  正准备往外跑的赵耀祖被朱高煦一把给拉住了,“去,端盆冷水来。”

  “啊?”赵耀祖不解了。

  “啊什么,快去!”

  朱高煦厉喝了一声,赵耀祖不敢多言了,这可是天潢贵胄的龙孙,顶撞他可没什么好处。

  水很快便端来了,朱高煦从赵耀祖的手中接过盆之后二话不说直接便泼到了秦光远的身上。

  秦光远猛然翻身坐起来道:“哪里发大水了?”

  朱高煦嘴角之上挂起了笑容,就连赵耀祖都偷偷的笑着。

  “光远,你这酒量可太差了些,本王子可比你喝得多,本王子早就没事了,你却醉成这般,怎么样?下午的说讲还能继续吗?”

  “可以。”秦光远的名声才刚刚打出去怎能说歇息就歇息呢。

  秦光远坚持把下午的说讲完成之后,当日晚上便感染了风寒,高烧不退,都开始说起了胡话,即便是在后世这都算得上是较为严重的风寒感冒了,若是一个治疗不及时那都可能烧成傻子,更别说是在这个时候了。

  此时治疗风寒之症并没有特效药,就是普通的风寒一不小心就得夺去人的性命。

  朱高煦自知秦光远生病是与他脱不了干系,自觉的把北平城中所有的名医都请到了,他自己更是好几日都没回王府,彻夜不眠的陪着秦光远。

  赵大是真的把秦光远当做是自己儿子看待的,在秦光远感染风寒昏迷之后有好几次都差点要对朱高煦动手了,幸好这个时候的陈氏和赵耀祖还算理智能拦着赵大一些,若是不然,其结果绝对不是秦光远想要看到的。

  “二王子,二王子...病人的烧退下去了,退下去了...”守在秦光远身边的郎中终于给所有人带来了一个极好的消息。

  朱高煦率先起身走到秦光远身边,用手试了一下秦光远的额头,确定秦光远的烧真的退下去之后,也松了一口气,“你们继续留下守着光远吧,放心,你们的诊费一个铜板都不会少的。”

  朱高煦安顿完那几个郎中之后,才对赵家人道:“本王子今日便先回去了,光远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秦光远的烧退下去了,赵家人的火气也没那么大了,对朱高煦的叮嘱答应的也是唯唯诺诺的,“二王子放心,光远就如小人亲子一般,小人一家自会照顾好他的。”

  第二日,朱高煦一大早便又来了,此时的朱高煦换了身干净衣服,又恢复了往日那般的雄姿英发!

  朱高煦到的时候,秦光远正喝着粥呢。

  “光远,你小子终于活过来了,你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本王子还不得愧疚死,早知道你小子身体这么差,本王子也就不泼你水了,本想着让你当日下去能继续说讲,没成想,你这一病直接耽误了好几日。”朱高煦一到就婉转的与秦光远道起歉来。

  秦光远也从赵家人口中听说了这三日朱高煦是怎么做的,心中仅有的一丝怪怨顷刻之间也烟消云散了。

  “二王子,我听赵叔说你不仅把北平城所有的郎中都给请过来了,还不眠不休的守了我好几天,你好几天都夜不归宿,王爷没责罚于你吧?”秦光远换了个话题!

  “没有,这几日父王一直都与那个大和尚待在一起,根本就顾不上管我区区夜不归宿之事,母妃倒是问起几句,被我给搪塞过去了,算了,算了,不说此事了,你下午还能继续说讲吗?”

  秦光远还没开口说话便先打了个喷嚏,“估计是不行了,我感觉浑身乏力,连说话都没力气了!”

  大冬天的一盆了冷水直接泼了上来,哪能这么快就痊愈。

  “算了,反正都已经三日没说讲了,也不差这几天了,你好生养病吧,本王子先走了,你若是想要找我,派个人直接去燕王府就行了。”

  现在的朱高煦还只是个王子,身上虽无半点儒雅之气,但却有已有些许的大将之风了,说着就要往外走,秦光远及时开口道:“二王子,请稍待一下,在桌上有我将要说讲的一些底稿,你倒是可以先看看。”

  “是吗?”朱高煦大步流星般走到书桌之前翻找几下之后才终于找到,找到之后就站在那里看了几页,很快便被里面的内容所吸引了,不知不觉之中便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