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朱高炽的道歉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1069 2019.08.07 20:10

  朱高煦先到这里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房间,朱家三兄弟和秦光远一人一间,护卫在两边各一间。

  这样的安排已算是极为安全的了。

  朱高炽吃过饭后便把跟随朱高煦提前到这里的护卫喊到了房间之中。

  “你们跟随二王子先到此处,究竟发生了何事,都说说吧。”朱高炽端坐在那里还是很有气势的。

  朱高炽话音刚落,其中一个护卫便站了出来回道:“殿下,属下跟随二王子到此处之后便去后院喂马了,究竟发生何事属下也是从其他客商那里听到的。”

  朱高炽淡淡的道了句:“嗯,就把从客商那里听到的一五一十的讲出来。”

  在那护卫的叙述之中,秦光远他们才算是知晓了客栈中众人对他们异样眼光的原因。

  八方客栈位于北平去往京师的必经之路上,在此打尖的客商很多,朱高煦到了客栈找了个空位坐下来后便吩咐小二上菜。

  等了许久,那小二只给别桌端菜,朱高煦的火爆脾气立马便上来了,直接就冲那小二动了手。

  朱高煦从小就习武之人,那小二就是个普通百姓而已,哪里能承受得住朱高煦的一顿打呢!

  还是客栈东家出面道了歉并承诺马上给朱高煦上菜,要不然小二恐就被朱高煦打死了。

  朱高炽听了护卫的汇报后,扬扬手道:“本世子知道了,你们几个先出去吧。”

  那护卫依旧留于那里,有些愧疚的道:“世子,属下该死。”

  这些护卫既然能被朱棣派出来保护朱高炽兄弟,由此可证明,他们都是得朱棣倚重的,现在朱高煦闯下如此之祸,虽说与他们的关系并不大,但他们却也并不能那般轻易就释怀了的。

  “此事与你等关系不大,你们先回去吧!”朱高炽收敛起了身上威严的气势,变得温和儒雅了许多。

  待这些护卫都退出去后,朱高炽才问道:“光远,你看此事该如何办?”

  秦光远坐到了朱高炽旁边,回道:“世子,此事着实是二王子之过,若是就这般不了了之,免不了会有人因此而刁难于王爷,最好的办法便就是由世子出面安抚一下那个小二,赔上几两银子了事。”

  朱高炽询问秦光远解决之法是一方面,但很大程度之上已经是有了自己的考虑了,良久便道:“嗯,只能如此了,这样吧,你与我走上一趟,去看看那小二去,高煦便不要去了,他脾气暴躁,去了反而会适得其反。”

  “好。”秦光远自然也是没有拒绝的余地。

  秦光远与朱高炽一同找到了那个被打的小二房间,此时的小二已找郎中瞧过了,该上药的地方已经上了药,依旧躺在床上叫唤个不停。

  在秦光远和朱高炽二人刚进那小二房间,客栈东家许是以为朱高炽等人是去找那小二麻烦的,急急忙忙的便赶了过去。

  一脸堆笑的道:“世子殿下,此事皆是本店小二之错,世子殿下在小店的一切用度皆免费,还请世子殿下不记小人过,饶过小二吧,小二他并不知晓二王子身份,若是知晓的话指定是先给二王子上菜的。”

  这客栈东家还算是够意思,没在这个时候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这个小二的身上。

  朱高炽笑了笑道:“你误会了,本世子并无此意,二弟他殴打小兄弟是他不对,本世子特意代他来给这小兄弟道个歉,这是三两纹银,给小兄弟治伤用。”

  “殿下,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那东家已经知道了朱高炽兄弟的身份了,朱高炽兄弟若是不再为难于他已经算是烧高香了,还怎能要朱高炽的银子。

  那东家推脱不要,朱高炽笑呵呵的坚持要给,“这银子是给小兄弟的,要与不要的也得那小兄弟答话才行。”

  朱高炽转而又把银子递给了躺在床上的店小二。

  那店小二还是不如客栈东家见识多,见到朱高炽那么大的一个大人物有些紧张,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还准备从床上爬起来给朱高炽见礼。

  朱高炽笑眯眯的道:“见礼便不必了,你好生养伤便就行了,这银子就留给你治伤用,二弟伤了你,本世子就代他与你道个歉。”

  那小二此时大脑肯定是一切空白,没说要也没说不要。

  朱高炽行动有些不便便把银子递给秦光远,由秦光远直接放在了那小二的床头。

  在离开之前,秦光远又道:“你客栈之中若有损坏之物极早说一声,莫要等明日世子殿下走了,你再非议王爷!”

  那东家堆着笑,道:“不敢,不敢...”

  秦光远又道:“那就是说你没任何损坏之物了吧?”

  “没有,没有了。”那东家摆着手回道。

  既然是来解决问题的,那就得把所有能想到的问题都解决了才行。

  朱高炽与秦光远从小二这里出来走到他们房间门口之时,朱高煦房间的门才重重关上。

  朱高遂跑出来道:“大哥,光远,你们回来了?光远,刚才二哥过来找你了。”

  秦光远微笑着道:“世子,我去看看二王子。”

  朱高炽道:“嗯,你与二弟说,明日就让他与我们一块赶路吧。”

  “好,我试试。”秦光远答应道。

  秦光远若是去说还有成功的可能,要是朱高炽去说那可是一点儿成功的可能有没有。

  他们本来就是一条船上,哪有分开走的道理。

  秦光远去了朱高煦房间之时,他正一个人喝着闷酒,见到秦光远进来,只是抬头瞧了那么一眼。

  秦光远也不与他客气,直接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

  “二王子,怎一人喝酒呢,来,我来陪你一起喝!”秦光远正要给旁边的空杯子倒酒之时被朱高煦一把抢夺过去了。

  “二王子,原以为你是个不拘小节的真丈夫,没成想你却这般扭捏。”秦光远笑道。

  “本王子怎么了?倒是你,你还是兄弟吗?白日之时你不与我一起走也就罢了,刚才为何又要去店小二那里?”朱高煦酒喝得不少,舌头都有些发僵了,把心中对秦光远的不满都一个劲儿的倒出来了。

  朱高煦把秦光远当成是兄弟,其实秦光远与朱高煦的关系远比与朱高炽和朱高遂要好。

  朱高煦脾气不好,行事上还有些鲁莽,这些反而证明其城府不深厚。

  朱高煦现在喝多了,秦光远也与他解释不清楚了,只是道:“二王子,是我错了,我这不与你道歉来了吗?你先睡觉,一切事情等明日再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