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朱元璋相召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218 2019.08.03 08:00

  秦光远正准备从苗成荫那里离开之际,书坊的一伙计便小跑了进来,报道:“秦先生,门外有一人说有些私事要找你。”

  “私事?”秦光远诧异了,他到京师也没几日时间,还没熟到有人会为了私事找他的,“我在应天府中也就结识了苗东家,剩下的也不过是听我说讲之人,再要不就是仇人了,谁会因私事在此时来找我?”

  苗成荫有些担心的道:“既然不确定便打发他走吧,要防王成周报复才是。”

  秦光远也没反对,苗成荫便差伙计道,“就说秦先生已回去了,把那人打发走。”

  伙计领命出去后,苗成荫才道:“秦先生,先在此等等,等那人走了之后再说。”

  说完这句话之后还有些不太放心,又道:“秦先生,今晚要不你便留在此吧,待明日早早的再回去,等明日随着燕王出了应天府,即便是曹国公,也难以把秦先生怎样了。”

  秦光远思来想去,考虑了良久才终于道:“好吧,那便麻烦苗东家了。”

  现在的天已经开始黑下来了,街上的行人也是越发的少了,即便是他真被下了黑手也很难第一时间被人发现。

  秦光远还是很珍惜自己的小命的,至于朱棣那里,明日与他好生解释一下也就是了。

  苗成荫书坊的里间有床有被子的,在这里歇息也不算是将就,苗成荫都已为秦光远把被子铺好了,那伙计又进来了,有些为难的道:“秦先生,那人怎么着都不肯走,他说今日必须得见到秦先生,还说,请秦先生之人的身份极为尊贵,让秦先生必须一见。”

  “身份尊贵,还极为尊贵...”苗成荫有些不屑的道:“再尊贵还能比得上燕王,比得上当今圣上不成?”

  秦光远举起食指嘘了一声道:“苗东家,小心祸从口出...”

  苗成荫也是立马住口不再多言了,现在也就是锦衣卫被裁撤了,要不然即便是他这样一个小民所说的话都有可能被传到朱元璋的耳中的。

  秦光远整理下衣服,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对那伙计道:“看来今日我不见门外那人是不行了,把他叫进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他有何事找我!”

  很快门外找秦光远的那人便被叫了进来,那人看起来年纪已经不小了,至少也在花甲之上了,腰也有些弯了了,不过精神头倒是极为不错。

  那人进来之后,秦光远笑了笑道:“坐,有何事尽管说来!”

  那人并没依秦光远的邀请坐下,而是直接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块令牌递给了秦光远。

  秦光远接过令牌,赫然可见的是在那令牌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燕字。

  秦光远接过这令牌的之后,首先由内而为的便是震惊,眼前这老仆明显就不是燕王府的人,

  秦光远他好歹来说也在燕王府待了几日时间了,不说熟悉了燕王府上下所有的人了,但好歹也算是都有过一面之缘了,这老仆他可从来就没在燕王府邸见过的。

  拿着燕王府的令牌,却又不是燕王府的人?

  这种情况也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便就是拿着令牌的这人比朱棣的身份还要高,为了隐藏身份故意而为之,在整个应天府之中比朱棣身份高的人也便只有朱允炆和朱元璋了。

  秦光远在东宫中已见过朱允炆一面了,朱允炆对秦光远明显的不屑一顾,一副不把他看在眼里的样子,自然也不会派人再来找他的。

  排除了朱允炆,那便就剩下朱元璋了。

  秦光远自认为他还没有资格让朱元璋话这么大心思请他的。

  对眼前这个老仆的身份秦光远有些把握不明白了。

  秦光远把那老仆给他的令牌端详了半天。

  “秦先生,随老奴走一趟吧!”

  这老仆背后的主子身份肯定不一般,秦光远若是不去恐怕都不行了,只要确定这老仆与李景隆没关系,秦光远还真就没有什么不敢赴的鸿门宴。

  秦光远笑了笑,把那令牌交还给了那老仆道:“走吧,前面带路。”

  苗成荫还没搞清楚眼前的这状况呢,秦光远要跟那老仆走了,他满是担忧的喊了句,“秦先生...”

  秦光远回给了苗成荫一放心的眼神道:“不用担心,你只记住我交代给你的事情便行了。”

  一些事情根本就不是苗成荫能够插手的了的。

  跟随那老仆离开雅墨书坊后,那老仆便道:“为避免人多眼杂,老奴这次出来也没带着车撵,就请秦先生随老奴走上几步吧。”

  “好说,好说...”秦光远答应的合适爽快,只是走几步路,对秦光远来讲也不是个什么难事。

  秦光远跟在那老仆身后,满脸堆笑的问道:“可否告知小子一句,你上面的主子到底是何人,也好让小子心中有个底。”

  那老仆停下来,目光盯着秦光远扫了一眼,良久才笑着道:“秦先生也不必着急,很快你便可知晓答案了。”

  那老仆不肯告诉秦光远答案,秦光远便也就只能跟着他走了。

  别看秦光远已到应天府几日时间了,但每日除了说讲也就没干过什么事情了,对应天府也不是很熟,跟着那老仆七拐八绕的走了好久也没搞清楚最终的目的地到底是哪里。

  最后在足足走了好几柱香时间后竟然直接拐进了洪武门。

  进了洪武门可就是宫城了,里面都是大明王朝各部衙门办公的地方,这个时候各部官员也早就已经下值了,留下的不过也就是个值守的小官罢了,这样的人还没资格拿着朱棣的令牌请秦光远的。

  秦光远心中胡思乱想的同时,却也是四处打量着此处,这个地方可不是能够随便出入的,大明朝廷的很多决策都是出自于这里的。

  就在秦光远还在四处打量之时,那老仆掏出令牌带着他直接跨入了午门,进入午门之后那老仆陡然之间变得严肃了些,还不忘叮嘱他道,“秦先生,千万跟紧了老奴,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该说的也不要说。”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秦光远若是还搞不清楚状况的话,那便就成了傻子,能在皇宫之中召见他的也就只有朱元璋了。

  秦光远第一次进这金碧辉煌的皇宫,想到马上便就要见朱元璋了,竟还有些紧张起来了,对那老仆的叮嘱,咽了口唾沫,点着头道:“明白,明白...”

  到了这里是得多小心些,万一一不留神就得丢掉性命。

  更何况,秦光远他现在是朱棣的人,前不久才搅黄了朱元璋毒杀朱棣之事,若是再惹朱元璋不高兴,要了他的小命那可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