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朱高煦的莽撞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584 2019.08.07 12:13

  秦光远对朱高炽安顿的这些家仆并不是很信任的,一些机密之事也不会安排他们去做,毕竟这些人都是朱高炽安排的,朱高炽的城府极深,还是应当小心为好。

  秦光远带着卞武赶到燕王府邸之时,朱家三兄弟已经整装待发了,在他们身后还有一队兵丁作为护卫。

  “光远,你终于来了,磨磨蹭蹭的像个娘们,快走吧!”朱高煦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秦光远冲着朱高煦笑了笑,便对一旁的朱棣道:“王爷,这个是小子家仆卞武,此次要随小子一块进京,卞武为人机灵,带着他好歹也能有个照应。”

  秦光远他自己都是朱棣的随从,他想要多带一人自然首先得征求朱棣同意的。

  朱棣摆摆手也没说多余的话,直接道:“带着吧。”

  此事也不算什么大事情能得到朱棣的同意也在意料之中,但秦光远还是拱手回道:“谢王爷。”

  徐王妃此时才走出来,到了秦光远的面前道:“光远,此去京师一切小心。”

  徐王妃并没特意安顿秦光远照顾好朱家三兄弟,毕竟秦光远年纪摆在那里,若是一味强调让秦光远照顾好朱家三兄弟,那听起来也有些可笑。

  徐王妃的一些话是没说出来,但秦光远却已经是明白了,笑了笑回道:“放心吧,王妃,小子会以性命保三位王子平安的。”

  反正朱家三兄弟此去京师也没什么危险,这样的答话秦光远自然是能够随便说了。

  徐王妃听了秦光远这话,心中当下便有些愧疚了,谁家孩子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凭什么就让人别人家的孩子用性命保护自家孩子呢。

  “光远,你放心前去京师,醉香酒馆和秦家那边本宫会时长派人过去走走的。”

  秦光远还以为徐王妃这么说是想让他到时候拼出性命保朱家三兄弟平安,哪里能想到徐王妃这么说是因愧疚呢,拱拱手道:“多谢王妃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为突然多出来的卞武牵马过来了,朱棣道:“出发吧。”

  姚广孝笑眯眯的走到秦光远面前道:“此去京师多加小心,贫僧等着你的佳音。”

  若不是姚广孝,秦光远也许就不用再去一趟京师了,对姚广孝这个罪魁祸首秦光远自然没有任何好脸色,白了他一眼,驾着马便扬长而去。

  姚广孝哈哈大笑道:“这小子老是这般记仇。”

  朱高煦见秦光远走了立即也挥起马鞭追了上去,朱高炽和朱高遂与门口送别的众人道别之后才追了上去。

  出了城门,朱高煦便道:“光远,咱要不比试一番看看谁骑术更胜一筹?”

  秦光远连忙摇头道:“我傻了才与你比?我学会骑马才几日时间,你呢?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

  朱高煦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道:“就是这样,你若是能胜了我,不是才能更显出你的本事吗?”

  秦光远又继续摆手道:“我不比,我认输。”

  朱高煦鄙夷的道:“没比就认输你未免也太怂了些。”

  朱高炽在一旁慢悠悠的道:“二弟,别闹了抓紧赶路才是,若是天黑之前若找不到落脚之处,我们便得在外面露宿了。”

  朱高煦不屑的道:“谁在外面露宿还说不定呢,”

  说着便驾着马扬长而去,秦光远等人在其后面自然是吃了一嘴的土。

  朱高炽能骑在马上已经是极为不错了,他胯下的那匹马能把他拖起来更是极为不错,要想让朱高炽把马骑得如朱高煦一般自是不可能的。

  朱高炽追不上朱高煦,也管不住他,只能派了几个护卫在护送着他了。

  不管朱高炽心中是如何想,但表面上永远都会尽到他作为大哥的责任。

  在外人看来朱高炽就是一个包容朱高煦一切过错的好大哥。

  在月亮都已经升起来之时,朱高炽等一行人才终于赶到了前面一名为八方的客栈,朱高煦已经在此大酒大肉的吃上了。

  这里也是去往京师的要道,在此歇脚的客商也不少,待朱高炽一行人进去之时,里面已经做的是满满当当的了,只有朱高煦那桌还有几个空位。

  在朱高煦的面前摆着不少的菜,在旁边还放置着多余的三碗米饭,其中的一碗还是用大碗盛着,明显就是给朱高炽特意准备的。

  朱高炽自然也能看出朱高煦的意思,笑着道:“多谢二弟。”

  朱高煦也没回应,秦光远坐下接着道:“多谢二王子了,我跟随几位王子出来本是我来照顾你们的,没成想反倒让二王子照顾起我来,真是罪过,罪过。”

  “吃你的饭吧。”朱高煦面色不喜的回了句。

  “二弟,明日我们一起走,咱们也好有些照应。”朱高炽又道。

  朱高煦还是没做回应,也算是默认了朱高炽的所说的话了。

  秦光远吃了半截的米饭,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其他几桌上吃饭的人看他们的眼神好像不太一样。

  难道是因为朱家三兄弟的身份?按理来说应该也不太可能,这些客商都是走南闯北之人,平日之中也能接触到一些权贵,实在犯不着因此就对他们以异样眼光相待的。

  秦光远狐疑的低声道:“几位王子,你们觉察出来了吗?那些人看我们的眼光好像有些不太正常,不会是在饭里下毒了吧?”

  朱高遂一听秦光远这么一说,赶忙放下了手中的碗,还把嘴中正咀嚼着的米饭全都吐在了地上。

  朱高炽的反应虽没有朱高遂那般大,但也放下筷子不再吃了,不露声色的观察着周围人的反应,只有朱高遂不受秦光远一番话的影响,吃得极香。

  朱高遂有些担忧的低声道:“二哥,这饭里有毒,别吃了!”

  朱高煦不屑道:“他们还敢给本王子下毒,借他们十个胆他们都不敢。”

  朱高煦这么一说,在坐的几人好像有些明白了,那些人看他们之所以有异样,是源于惧怕,秦光远凑近朱高煦贼贼的笑着道:“二王子,我宣算是看明白了,那些人看我们的眼神明显是惧怕,你打他们了?”

  秦光远这么一问,朱高炽和朱高煦也都盯着朱高煦等着他的答案。

  被问得不耐烦了的朱高煦,直接一拍桌子道:“打了,那又如何?”

  本来还偷偷摸摸的往他们这桌看的其他人被朱高煦这么一弄,纷纷都开始低头吃起碗中的饭来,有人碗里明明什么都没有了,吃得还挺香。

  秦光远拉着朱高煦坐下后,朱高炽才低声道:“二弟,我们是去京师吊唁的,若是被御史添油加醋的捅到朝廷,难免是要给父王带去麻烦的。”

  朱高煦还不服气,立即道:“一人做事一人当,那些御史要告自由我一人承担,用不然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朱高煦丢下这句话之后便气冲冲的上去睡觉了,留下朱高炽有些尴尬。

  朱高炽他毕竟也是朱元璋亲封的燕王世子。

  秦光远笑了笑站起来冲着客栈之中的其余人道:“二王子因先皇龙驭归天之事心中悲痛,若有得罪各位之处还请海涵,待世子了解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必会给各位一个交代的。”

  他们从北平出来也就几个时辰而已,朱高炽兄弟此时穿着素服带着孝,很容易就能猜到他们身份的,与其藏着掖着让人去瞎想,还不如直接光明正大的就承认了下来了。

  秦光远的这番解释才让客栈之中的气氛活络下来,好像才有了人气。

  这时,秦光远才坐下道:“世子,我们先吃饭,吃过饭后再查到底发生了何事?这个时候尽量不要让人抓住王爷的任何把柄。”

  朱高炽叹了口气道:“只能如此,二弟性子老是那般莽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