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有人找事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402 2019.07.08 16:00

  醉香酒馆本就是个小酒馆,四五张桌子,能同时容纳三十人吃饭已经是极限,此时却生生的挤进了一百余人。

  秦光远坐在上方的位置,声音虽有些许的稚嫩但却也依旧是那般绘声绘色,把下面的人听的是如痴如醉,好多人随着秦光远的说讲在脑海之中呈现出了一副生动的画面,好像那个侠肝义胆的叶俊就在眼前一般。

  整个酒馆除了秦光远的说讲之声,再没有一丝其余的杂音。

  就在所有人都屏息凝神陶醉在秦光远小说的情节当中时,一道讨厌的声响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人呢?都死哪去了,加水,加水!”

  随着这道讨厌的声响一出来,人们面前那个侠肝义胆的叶俊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众人恶狠狠的目光一齐朝着发出声响的那人看过去。

  秦光远说讲的兴致被破坏了,心情与众人也差不多,不过,还是朝着旁边的赵耀祖吩咐了一句,“耀祖,去给他加些水去,顺便问一下在坐的还有谁要,都一并加上!”

  秦光远在早些的时候是承诺过要给前来听说讲之人白水喝的,但后来前来听说讲之人越发的陶醉于他所说讲的小说情节当中了,中途并没人需要加水喝,还有人觉着赵耀祖时不时的绕来绕去为他们加水有些碍事,因而说讲中途加水的这个事情也就停了。

  现在既然有人需要水喝,那还是就得给人家喝,赵耀祖从后厨取了水,小心翼翼的为那人倒入了茶杯之中,客气的道:“慢用!”

  那人在赵耀祖还没离开之时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只听噗嗤一声又全吐了出来,随后一巴掌甩在了赵耀祖脸上,那人虽不算高大,但毕竟也是成年男子,赵耀祖只是个孩子如何能经得住他用尽全力的一巴掌,自然顷刻之间就摔在了地上。

  赵耀祖摔在地上之后,那人还朝他踹了几,“这么烫的水,你要烫死老子啊!”

  离得较近的赵大夫妇立马跑了过去,陈氏护着赵耀祖,那人依旧一往上踢,毫无疑问的都落在了陈氏身上。

  赵耀祖却是不断的朝着那人赔礼道歉,“这位客官,孩子还小不懂事,小老儿再去给你拿水!”

  那人抓着赵大的衣领恶狠狠的道:“老东西,你家小子烫了老子就想这么了事,赔钱,今日你若是不拿出三十两银子的话,这事就没完!”

  说着一把便把赵大推到在地,这还不行,又揪起赵大道:“告诉你,今日你若是不拿这个银子的话,我就让你这酒馆开不下去,秦家那小子还想在这说讲,没门?”

  三十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何况此人中气十足哪像是真的被烫伤的样子,这完全就是来酒馆耍赖皮的嘛!

  秦光远在赵耀祖被甩了一巴掌后心中就有些气愤了,现在对他恩重如山的赵家人又被这人这般欺辱。

  此刻他心中的怒火已经是烧起来了,趁着朱高煦没注意便一把抽出了他间的佩剑朝着赵耀祖的位置挤过去。

  朱高煦感觉自己间的佩剑被抽走之后,正准备反手制服贼人,扭脸一瞧发现是秦光远,“光远,你拿我佩剑作甚?”

  秦光远根本就不搭理朱高煦,一个劲儿朝着拥挤的人群挤去。

  本来拥挤的众人看到秦光远手中提着的剑都纷纷让开了一条路,更有胆小之人早就溜之大吉了,秦光远说讲是好,但总不能为了听上几句说讲把小命丢掉了吧?

  趋利避害本就是人的本能。

  秦光远走到那人面前便把手中的佩剑直接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秦光远年纪小,个子还没长高,那人虽说也不算高,但也还是要比秦光远高上一头的,秦光远手中的佩剑抵在那人的脖子上,给人的视觉感并不是很好看。

  那人从没想过秦光远一个小娃娃竟然会把剑抵在他的脖子上,一时之间也害怕了,不过很快又强起来了,“秦家小子,你本事倒是不小,我倒是要看看你胆量是否够,有胆你就用力!”

  秦光远笑了笑道:“好,你既然想用你的命给我练练胆,小子先谢谢你,今日就先让你见见血,若是不小心用力猛了,放心,小子会把那三十两银子交到你家人手中的。”

  秦光远的笑容让那人颇为一震,心里咯噔一下,还没过来,便感觉脖子上一阵疼痛,随后感觉脖子上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伸手一,鲜一片!

  “秦家小子,你竟敢...”话还没说完,两眼一翻便倒在了地上。

  “杀人了,杀人了...”不大的酒馆之中立刻便想起了一片惊恐的喊声。

  秦光远颇为的气定神闲,左手往下示意人们不必这么惊慌,随后把右手拿着的佩剑咣当一声扔在了桌上,端起桌子上赵耀祖刚为那人倒的白水喝了一口,自言自语的道:“这也不烫啊!”

  随后含了很大的一口,鼓起腮帮子便朝着倒在地上那人的脸上喷了出去,没过多长时间,那人脸上的八字胡动了动,幽幽的睁开了眼眸。

  眼睛睁开看到面前的秦光远,一脸诧异的道:“秦家小子?你也死了?”

  “原来是被吓晕的啊,我就说秦家小子不会这么没分寸的。”那人醒了人群之中才有人说出了这样的话,不过,说这话的人或许就是那个第一个喊杀人了的人,因而对这句并不算恭维的话秦光远也没任何感觉。

  “我没死?”那人惊疑着道了一句,随后便欣喜的蹦跳了起来。

  秦光远除了赵家人被殴打表现的愤怒了些,其余的时候都非常的淡定,“各位,今日出了些许的状况,说讲就到这里,明日说讲延长到一个时辰作为补偿,对不住了,各位,今日先回去吧!”

  “好说,好说,今日就让赵家掌柜好生养伤吧!”

  有了第一人的带头,前来听说讲之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醉香酒馆,有人在离开之前还特意叮嘱赵大好生养伤!

  这些人在离开之前特意叮嘱赵大,不见得是冲着赵大的,有好多人恐怕是冲着秦光远去的。

  今日秦光远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他这个年龄该有的,凭借着这份魄力,日后的前途也当是不可限量的,与赵大搞好关系也就是与秦光远搞好了关系,若不是有聪明之人想到了这层,如何能轻易离开,毕竟他们花了八个铜板却只听了一半,最起码也得退回是个才行。

  众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也没人为难秦光远,在众人都走光之后,那人弯拱手道:“今日之事都是我之错,赵掌柜家一家的汤药钱都我一人都出了,秦胆量实在教人佩服,可否交个朋友?”

  这人也不算是一无是处的,最起码在秦光远刚把佩剑架在他脖子上之时还算气的。

  秦光远笑了笑,“我秦光远也不差几个汤药钱,你打了人,赔几个汤药钱就想了事?还想和我交朋友,未免想的也太简单了些吧?”

  那人有些愁眉苦脸,他实在想不到该如何补偿了,“秦小兄弟,你说该如何办?要不你也打我一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