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王成周的霉运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603 2019.08.10 19:46

  朱高炽留在宫中为朱元璋守灵好几日都没回来,而朱高煦每日都会出去,直到深夜才会回来,秦光远留在诺大的王府之中过的可也是逍遥自在的很。

  王成周一直都在打听着秦光远的消息,奈何秦光远一直都躲在燕王府邸不出来,即便是他有李景隆作为靠山,也绝不可能把躲在燕王府邸的秦光远给如何了的。

  王成周自己想不到给秦光远找麻烦的办法便找了几个狐朋狗友去一常去的酒楼喝酒,一来是解闷,而来也是想让他们出出主意。

  刚一走进去酒楼伙计便迎了上来,那伙计一脸掐媚的笑道:“王公子,王公子...天字号雅间被人给占了,王公子要不去甲字号?”

  王成周还未说话,他身后的一狐朋狗友便急吼吼的道:“我大哥不是早就派人让你把天字号雅间留出了吗?你又把天字号给了别人是何意?我大哥可不是那般好欺负的,你们掌柜的何在,让他出来说话。”

  酒楼伙计可怜巴巴的解释道:“本来小的是把天字号留出了,可有一客官进来二话不说便去了天字号,小的也阻拦了,可那客官非但不听,还打了小的一巴掌。”

  那酒楼伙计黝黑的脸上还隐隐有些红肿,确像是刚挨了巴掌。

  “是吗?谁敢在应天府的地盘之上这般猖狂,还真得瞧瞧这人到底是谁了?”王成周的狐朋狗友叫嚣着就往天字号走。

  王成周被几个狐朋狗友捧着早就不知晓自己的斤两了,气势如虹的便朝着那天字号雅间冲去。

  酒楼伙计不想得罪天字号雅间的人也不愿意得罪王成周,半推半攘的便随王成周去了天字号雅间。

  走到天字号雅间门口,王成周的一狐朋狗友便气势汹汹的冲上前去一脚踢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后便见一人正独自饮酒,此人看见门口站着的一群人后二话不说便厉声道了句:“滚。”

  “哎,大哥,他还叫我们滚。”

  王成周不耐烦的道:“我听到了,不用你再重复一遍,都是吃干饭的?给我上,把他给我丢出去,让他知道知道我王成周也不是好惹的。”

  那人听到王成周自报姓名后,脸上扯起一个笑容还有些激动的道:“你便是王成周了。”

  王成周的一狐朋狗友还以为这人害怕了立马得意的道:“我大哥可是王氏茶肆的东家,当今的曹国公便就是我大哥的姐婿,识相的便留下十两银子,滚,要不然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也无衙门敢管。”

  那人脾气好像也不太好,脸色一黑,从一旁的桌角拿起佩剑道:“够胆量,来,试试。”

  那人的佩剑一拿出来,王成周的狐朋狗友便一不由自主的开始后退,“你,你,你...别用剑啊。”

  王成周骂了一句,“怂货,还不快上啊,一起上。”

  “王公子,王公子...”酒楼伙计急急的喊着。

  王成周正专心注意着战况呢,被酒楼聒噪之音吵得心烦意乱的,便不耐烦的吼道:“闭上你的嘴,打坏你的东西都让他赔给你便是了。”

  王成周话音刚落他的一狐朋狗友便龇牙咧嘴的到了他的脚下,接着是第一个,第二个,直到最后一个落在他脚下之时那人手中的剑都没脱鞘。

  那人一步步的朝着王成周走过去,王成周碰到了硬茬只能是一个劲儿的往后退,嘴里还嘟囔着,“你,你别过来,我姐婿可是曹国公,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人哈哈一笑道:“李锦隆算个屁,在这世上还从没能让本王子吃不了兜着走的人呢!知道本王子是谁吗?”

  “不知,不知...”王成周小心翼翼的摆手道,深怕一不小心得罪了眼前这黑面煞神从而要了他的小命。

  那人也不与他客气道:“告诉你,记住了,本王子姓朱名高煦,若想找本王子报仇直接去燕王府,本王子等着你。”

  “朱高煦?”王成周反问了一句,突然恍然大悟道:“高阳郡王?”

  朱高煦在洪武二十八年之时便已经封为高阳郡王了,虽说他不经常出入京师,但京师之中的一些人还是知晓的。

  朱高煦脸上扯起了一个笑容便挥起一拳打在了王成周的鼻子上,顿时便流出了两行殷红的鲜血。

  这样朱高煦依旧没有罢休,直接飞起一脚踢在了王成周身上,其倒在地上之后朱高煦依旧没有罢休,一脚脚的踢在王成周身上。

  此刻的朱高煦也没觉着他这样殴打毫无还手之力的王成周有些跌份。

  朱高煦常年习武哪是王成周能够承受得住的,王成周蜷缩着身子,嘴中不断喊着求饶的话,“郡王殿下,郡王殿下,饶命啊,饶命啊...”

  这个时候跟随王成周前来的那群狐朋狗友此时都在装死,深怕朱高煦把怨气又重新发泄在他们身上。

  酒楼的那个伙计本是想让王成周好好教训一些无礼的朱高煦的,没成想却得罪了这般一个黑面煞神,而且还是郡王。

  那酒楼伙计也不敢阻拦只好下去喊掌柜的了。

  而其他房间的客人听到这里的响动之后只是伸出头瞧了一眼后便又缩了回去,王成周平日里便壮着李景隆没少作威作福,不少人可都想看他倒霉的。

  那掌柜的很快便随伙计上来了。

  那掌柜不惑之年的年纪,疾步上来后走到朱高煦身边道:“郡王殿下,郡王殿下...别打了,别打了...再大就得出人命了...”

  朱高煦气势不减,依旧急吼吼的一脚一脚的踢在王成周身上,嘴里喊道:“秦光远是我兄弟,你竟敢欺负到他头上来。”

  这时的王成周已经说不上话来,连求饶都喊不出来了,再打下去,王成周的小命恐怕就得一命呜呼了。

  酒楼的掌柜和伙计都已经是跪下磕头了都没能拦得住朱高煦。

  就在此时,从较远处的一雅间之中走出一衣着华贵之人,在这人身后还跟着几个同行的同伴。

  “国公,打人之人很像高阳郡王。”

  那人仔细瞧了一眼后,便快步走过去一把拉开了朱高煦。

  朱高煦转眼一瞧,道:“舅父啊?你也在此喝酒?”

  酒楼掌柜和伙计转而拜道:“国公。”

  被唤作国公之人正是徐辉祖,是赫赫声名的徐达长子,袭徐达魏国公之爵位。

  徐辉祖黑着脸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朱高煦不屑的笑了笑道:“甥儿在此喝酒,他们非得说甥儿抢了他的雅间,还想动手打甥儿。”

  事情究竟是如何,酒楼掌柜也不敢多言。

  徐辉祖压低声音道:“你可知你没为先皇守灵,京师之中已有不少非议了,你又在此殴打于人还嫌你身上的非议不多吗?”

  朱高煦不屑的道:“舅父,此事便不劳你费心了,甥儿会处置好此事的。”

  徐辉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燕王有你这逆子迟早得被气死,你若还认本公这个舅父便先乖乖回王府待着,莫要再出来到处生事。”

  朱高煦张了张嘴,才道:“回去就回去!”

  朱高煦从这里出去之后便直接回了燕王府邸,他急切的想要把这里的事情告知秦光远知晓。

  回了燕王府邸便大嗓门的喊道:“光远,光远...”

  秦光远此时正躺在花园之中的躺椅之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呢,有精无力的随便回了句,“这儿呢!”

  朱高煦循着声音快步跑过去道:“你猜我今日见到谁了?”

  刚开始秦光远还有些爱答不理,随后像是反应过什么来似的,马上坐起来道:“王成周不会是撞到你刀口之上了?”

  本来朱高煦还满怀欣喜的准备与秦光远述说一下他的威风呢,被秦光远轻轻松松的猜出来,他立马便觉着没甚意思了,往秦光远的躺椅上一坐便一五一十的讲了在酒楼之中发生的事情。

  秦光远无语的抚头,朝朱高煦竖起了大拇指,道:“二王子,够牛。”

  王成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朱高煦动手打了他,也不过就只是纨绔之间的争斗罢了,名声是不好听了些,对朱高煦也并没多大影响。

  那王成周也是傻,惹谁不好偏得惹到了朱高煦。

  秦光远高兴了半天才后知后觉的道:“二王子你刚刚说,魏国公要亲自来处置此事?”

  “对啊,若不是舅父今日便成了那王成周的忌日,你信不?即便是我今日真就把王成周打死了,李景隆都不敢多为难与我?我那舅父与皇爷爷一样从来就没看上我,他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他呢。”朱高煦满怀不屑的道:“他是母妃兄长,我若不是看在母妃面子上根本就懒得喊他声舅父!”

  徐辉祖可是忠臣良将,据史书记载,朱棣在打进应天府称帝后徐辉祖便从没对他行过君臣之礼,自然是把朱棣气得不轻,若不是徐达对朱棣有恩,徐辉祖早就被朱棣杀了。

  秦光远有些担忧的道:“魏国公若说亲自处理此事对二王子恐不利,二王子当早作应对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