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浮陨之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丑恶

浮陨之尊 愚漠 2104 2020.09.16 16:33

  在兵荒马乱的时代,最不幸的永远是那些无辜的平民百姓,战争打到哪里,哪里就得家破人亡,血流成河。

  这些事情天羽总在历史课本上看过,每当这个时候天羽就会百般无聊,看着书上简单记载的战役,政变,一切都是以文字的形势体现。

  而现在天羽却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战争下百姓的悲惨。

  在凌洲通往相州的路上,无数的难民大包小包的走着,他们中或有着富得流油的商人,或有着官兵保护的权贵,但更多的就是衣服脏乱的百姓。

  但是他们此时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每一个人都是为了逃命,而踩在这个泥泞的土路上。

  官道不可能再去走了,没有人傻到回去走管道。

  庞大的队伍被拖成了一条长长的队伍,没有官兵去来组织秩序,也没有所谓的帮助,到了这个关乎生死的时候,死亡就是向前走的最大动力。

  天羽浑身穿着好几件破烂衣服,脸上尽是泥泞,头发因为太长太久没有洗过,已经都连到了一起,身上背着一个大包和一把油纸伞,但没有人会在意这样一个少年。

  哪怕这个少年的眼中,充满了坚韧。

  “清子,又下雨了!”

  “快,快接水”天羽迅速将背上的油竹伞拿下,一旁的龅牙轩也是连忙拿出来了水囊,在天羽的控制下,油纸伞以一个巧妙的角度,将接到的水都尽数灌到了水囊中。

  同时二人皆是仰着脸张大嘴巴,将这从头而降的水源补充到自己的体内,无论什么时候,水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二人从来没有浪费过。

  三个月前的晚上,京城沦陷,如今的这个皇帝直接连夜逃跑,跑到了自己的大将军那里,同时将边境镇守的将士也都调了回来,开始了大规模战争。

  一阵冷风吹过,天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个季节的雨是最多的,所以直到现在他们依旧没有到那种弹尽粮绝的程度,低下头将自己从死人身上拔下来的衣服紧了紧,又看向依旧长着大嘴,一副滑稽模样的龅牙轩。

  哦,或许应该叫他的名字,李轩。

  那天晚上李轩被一起乘船带出来后,曾经还想着要回去找其他人,但是面对已经沦为人间地狱的京城,和状态极差的天羽,最后李轩一咬牙背起来天羽就跑。

  李轩感觉自己已经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什么黑衣人,什么战争,他此时全部都抛在了脑后,只是跑,直到脚下一软整个跌在地上时才发现,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清子,这个接满了,换下一个”

  “什么,你大声点,我耳朵不好使听不清”天羽大声的在雨中喊道。

  雨中的李轩看着喊叫的天羽,突然一愣,心中莫名有些难受,一种无力和对未来没有希望的绝望感转瞬即逝,扯开嗓子喊道“我说这个接满了,换一个”

  “哦哦哦,雨下的声音有点大”天羽点了点头,左手依旧保持着油纸伞的斜度,用只有三个指头的右手又从大包里掏出来一个水囊,开始接了起来。

  雨这次下的格外的大,附近变得雾茫茫的,一道道难民的身影不断的从天羽和李轩面前穿过,李轩也已经喝够了,站在原地不断地看向四周。

  天羽看着自己只有三个手指的右手,突然左手从背后掏出一把短刀狠狠的插在泥泞的土地上,雪白的刀身不知道为何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寒意。

  同时直接坐了下来,左手摁在刀柄上,右手控制着伞的角度,巧妙的流进了水囊的小口中,天羽静静的看着不断从自己身边经过的难民,但是如果在近处可以看得到,天羽握在刀柄上的手,是多么的用力。

  在这个时期,天羽终于领教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人性下的丑恶,现在的人们,真的可以为了一点吃的,而去抢夺或者杀人,可以为了一点利益,直接将人乱刀砍死,真的是可以突破做为一个人的底线。

  天羽已经一个月没有见过小孩了,在最开始的时候他甚至如果有多余的吃的,回去帮助那些老人小孩和女人,但是随着多处城池被破,逃亡的路程被无限加长,难民的人员也越发的复杂。

  老人,小孩,越走越少。

  片刻后,已经将水囊接满的天羽也已经浑身湿透了,但是天羽觉得反倒是挺好的,因为这样那些干粮,不再是硬如石头,难以咬动了。

  “清子,前面就是卓城了”李轩喊道。

  “我知道了”

  卓城,是一个没有被攻陷的城池,或许是这个地方太过偏僻,连一点战略价值都没有,英王连派兵攻下的兴趣都没有,又或者如何也不重要了,重要的终于有一个可以接收难民的地方了。

  天羽之后想了很多,他不知道为什么荣王要和英王造反,但是如果他们不造反,他们也不会那么急着逃出去而被揭秘,小正子也不会死,但是又如果不是荣王派人救出来了自己,并最后在天羽昏迷时给他身上塞了银子。

  他们也根本走不到这里,早就死在这了路上,所以说对于荣王,他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而且天羽发现自己的恢复能力真的应该是超过常人的,因为按理说自己这足以要半条命的内伤,居然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只不过断指是真的断了。

  一路上天羽和李轩已经看到了无数倒下的尸体,有时候他会突然想到教科书上的大逃亡,在抗争年代,被岛国攻占时就有无数的难民逃亡,而且更多的就是饥荒导致的逃难,或许比现在更惨。

  毕竟这个时候没有飞机大炮,不会直接在难民堆里扔炸弹。

  如果说之前天羽所遭受的都是单方面的打击磨难,那么现在他是经历了大背景下的磨难,之前看到的是人性之恶,现在所看到的,就是人性之丑了。

  “轩子”天羽突然道。

  “嗯,怎么了?”

  “你有没有听说一句话,叫做人之初,性本恶?”

  “你记错了吧,虽然我不识字,但是也知道是人之初,性本善”

  “哦,是吗”

  “那肯定...是吧”

  雨渐渐的停了下来,露出了晴朗的天气,甚至天羽眼中还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彩虹。

  今天天气真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