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浮陨之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生的死的

浮陨之尊 愚漠 2347 2020.08.29 00:29

  “小正...”天羽依旧大脑一片空白,跟自己朝夕相处这段时间的小正,就这么死了?

  看着已经像是吓傻了的天羽,卢管事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声音如同猪吼叫一般,卢管事将手中的刀举起来对着天羽,同时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戛然而止。

  “小子,你是不是觉得有点想的跟你不一样啊”

  “你是不是觉得什么都在你的掌控中?”卢管事一边说着一边向小正的方向走去。

  天羽看到卢管事走的方向,立马不知道哪里涌出来的力量,完全忘记自己身上的疼痛,拔出藏在自己身上的匕首就向卢管事冲了过去。

  天羽双手紧紧的攥着匕首,疯狂的向对方冲去“我要杀了你”

  咚,一声闷响,天羽的身体再次被一股巨力给踹飞出去,天羽的身体在地上控制不住的翻滚了几圈后才停了下来。

  “杀我,你还不够”

  卢管事走到身体不停颤抖的小正,看着因为是躺着,血在自己口中无法吐出来,同时在对方的腹部,一只小手正放在被捅穿的地方,那里内脏已经流出来了一地。

  卢管事摇了摇头蹲了下来,看着瞪大眼睛不停颤抖的小正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死吗?”

  回答他的只有那双色彩逐渐消失的双眼。

  “就是因为你跟了不该跟的人,听了不该听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你不要...碰他!”天羽挣扎的站起来,手中的匕首不停的抖动,此时光是拿着这匕首就已经感觉非常的吃力。

  为什么他会这么强,他为什么要装?

  卢管事淡淡的看了一眼摇摇欲坠的天羽,道“我打坏了你两个命脉,而且你刚才砸在石头上已经把脊椎砸伤了,我就算不杀你,你也会死”

  “我一定要...杀了你”

  “可惜你马上要死了”卢管事丑陋的脸上露出一副诡异的微笑。

  “不过我是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了啊,没想到你居然隐藏的这么深,如果不是小凯子给我高密,说不定还真有些麻烦”

  小凯子?

  天羽猛地想到了小凯子最后眼神中的狠毒和一丝释然,原来是这样吗...

  卢管事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向天羽走来过来,一边走一边道“既然生为人下人...”

  “就永远别想着爬起来”刀狠狠的斩下,天羽看着落下的刀,一瞬间居然看到了刀下的自己,又好像是看到了小正的笑脸。

  我不能死!

  天羽拼尽全力向一旁扭去,只感觉自己的后背先是一凉,然后就是有东西涌出来似的,最后才是疼痛。

  卢管事微微一惊,就要再次挥刀,但是天羽却是爆发出极快的速度,本来就因极限扭动而失去重力的身体,猛地往下低去,用匕首狠狠的插在了对方的脚上,同时拼尽全力直接将对方的整只脚给划成了两半。

  “给我死”

  卢管事心中一惊,全力扇在了天羽的耳朵上,让刚刚准备再次捅向卢管事的天羽直接给扇飞出去,栽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再动弹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脚啊”卢管事凄惨的喊叫起来,看着自己已经被整个划开的右脚,痛苦的同时一股无比的愤怒出现,连疼都不顾,拖着脚走向天羽躺着的地方。

  “你个垃圾,居然对我做这样的事,我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抽你的筋,我要把你凌迟而死啊啊啊”

  叮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飞镖似的东西直接将卢管事的长刀给硬生生的击碎,随着碎片的落下,一个黑衣男子突然出现在天羽的一旁,伸出手就将天羽给抗在了肩上。

  “是谁,是谁,来人啊来人啊,抓反贼啊”被一击击碎武器的卢管事心中一惊,拼命的拖着自己的腿往后退去,同时疯狂的大声呼叫起来。

  “不用喊了,现在整个京城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卢管事此时才猛地发觉,整个京城到处都充满着惨叫和喊杀声,远处的城门处更是已经变成了一处火海。

  战争开始了。

  黑衣男子看着已经被扇晕过去同时嘴角往外吐血的天羽,又看了看倒在血泊中已经没有声息的小正,冷冷对着卢管事道“你也算曾是练武之人,居然对小孩子下这么狠的手”

  “我不是,我不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啊啊啊啊”卢管事看到黑衣人看来过来,也不管自己重伤的右脚,直接跪了下来,开始不停的向黑衣人磕头。

  黑衣人走到了小正的一旁,一招手,黑暗中又出现一个同样身穿黑衣的男子,将小正整个人包了起来,背在了背上。

  “我的任务没有杀你这一项”黑衣人沙哑的声音响起。

  让磕头的卢管事顿时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但是未来,会有人来杀你”

  一阵风声吹过,庭院中只剩下了卢管事一人。

  一块湖边巨大的石头面前,一个少年在哪里焦急的等待,突然两个黑衣人出现在少年的面前,将自己身上背着的人放在了湖边。

  “清子”少年惊喜的跑了过去,看着意识有些模糊的天羽,狠狠的摇了摇对方后,终于将天羽给摇醒了过来。

  “我们已经给他包扎和喂过药了,剩下的就要靠自己修养了”黑衣人淡淡道。

  “清子你怎么了?”龅牙轩看着天羽道。

  可是天羽却皱了皱眉道“你说什么,我听不到,大声点”

  黑衣人看着天羽道“他可能刚才被打坏了耳朵”

  “我说清子,你怎么了”龅牙轩眼中突然一湿,大吼道。

  “我...我还好,小正呢,小正呢”天羽两眼迷离的说道。

  “小正,小正在这...”龅牙轩刚想去喊另一个躺在地上的小正,却突然身子猛地一震,停了下来,呆呆的立在了原地。

  天羽看抬起头看着呆立的龅牙轩,如同清醒了过来般,大叫道“这里是哪里,轩子,你怎么在这里”

  “是他们把我带出来的,我...也不清楚”轩子低下头,回道。

  “对了,小正,我还要去救小正”天羽没有听龅牙轩说什么,而是站起身就要走。

  为首的黑衣人道“你的朋友是这个吧,他已经死了”

  “死了?怎么可能,刚才我还和小正一起吃鱼呢,你特么说什么屁话呢”天羽跌跌撞撞走到依旧躺着的小正面前,看着瞪大双眼满身鲜血的小正,安静了下来。

  良久后,天羽跪下身子,将对方那不甘的双眼给轻轻的合上,道“小正,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给你报仇的啊,不要怕,不要怕”

  天羽轻轻的拍着小正,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令牌的拥有者都会在这场战争中受到保护,但是只能使用一次”

  “所以,珍惜吧”

  轰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响声,整个天空都被闪电布满,大地瞬间被照耀成了白色,同时也将天羽的脸色照的苍白无比。

  眼泪静静的滑下,可是刚刚流出就被天空中落下的雨水给覆盖,雨水迅速的由小雨变成了大雨,开始冲刷着这个大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