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自己人

妖临川 猫灯灯 2006 2020.09.14 20:00

  白梨闻言一惊,下意识地往后一缩,退了两步,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见状,轻笑一声道:“你不必紧张,我可没想害你。”

  白梨心跳极快,甚至自己都能听得清楚。

  狐妖。

  这事儿,连景鹿他们都不知道。

  她是狐妖,从白梨有记忆以来,师父就不准她告诉别人。

  她师父先是教了她如何将狐狸的气息藏好,这个倒是不难。

  后来又教她如何藏妖息,这个虽然难了些,不过在妖禁里头都是妖怪,也用不着,所以虽然学的时间长了些,但到底还是学会了。

  如今眼前的少年如何看出她是妖的,白梨尚不得知,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还看出了白梨是狐妖。

  这天下,可只有没几个人知道她是狐妖。

  “怕什么。”眼前的少年出言打断了她的思绪。

  白梨一声不吭,只紧紧盯着他。

  少年嗤笑一声,突然,白梨就见着他身后扬起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那尾巴是鲜艳的橘色,尾尖一撮白,整一条又粗又大,在少年身后不耐烦地甩了甩。

  白梨脸上的警惕顿时一扫而光,转眼写满了惊讶。

  再朝那少年看去,他的左眼熠熠发光。

  这是妖灵!

  眼前的少年,竟然也是一只狐妖!

  “这下信了吧?”少年撇了撇嘴,收起了周身的妖气,和硕大的尾巴。

  白梨眨眨眼,缓过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问道:“你是狐妖?从前怎么不曾在妖禁中见过你?”

  “妖禁?”少年不屑地嗤了一声,“我不需要妖禁护着。”

  白梨抿唇不语。

  少年抬了抬下巴:“我叫赤婴,你呢?可有名字?”

  “我叫白梨。”

  “白狸?狐狸的狸?”

  “是雪梨的梨。”

  赤婴眉间一挑:“狐妖为何以梨为名?”

  白梨撇了撇嘴:“师父说,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什么,既是只白狐狸,便取个谐音了。”

  想起这个,白梨也是很无奈。

  师父确实不擅长取名,师兄叫灵玉,自己叫白狸,简直生怕别人不知道两妖是什么。

  “师父?”赤婴好奇道,“你师父也是狐妖?”

  “呃,不是……”白梨愣了愣,小声道,“我师父只是个寻常医仙。”

  “医仙?”赤婴似是很有兴趣一般,换了个姿势,斜靠在墙上,“那你师父叫什么?”

  白梨一噎,心说就算大家都是狐狸,也不用一见面就刨根问底吧?

  她抿了抿嘴道:“我还有急事要回妖禁去,后会有期吧。”

  想走?

  赤婴嘴角一勾:“既然妖禁有急事,外头又这么危险,你还跑出来干什么?昨儿妖狱可刚抓了一只在京川闹事的兔妖……”

  听到赤婴说起兔妖,白梨的眼睛倏地一亮,突然停下要撤的脚步,转过头来:“你知道这事儿?”

  “怎么不知道?”见白梨回头,赤婴轻轻一笑,“我就住在京川里啊,这大大小小的事儿,我都知道。”

  也是。

  白梨斟酌了一番,且不说眼前这位是个狐妖,本就已经让白梨多了几分信任。

  何况她只是打听打听情况,以确定那兔妖是否真的就是素素。

  又能有多大事儿呢?

  “妖禁里丢了一只兔妖,叫素素,我今日本是出来找她的……”

  白梨将来龙去脉与赤婴说了一遍。

  “我看那妖狱恐怖,不敢前去,”说到这儿,白梨心里又泛起一丝愧疚,“可我亦不能确定那兔妖究竟是不是素素,所以想着先回去和师父商量一番。”

  “原来如此,”赤婴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既然不确定,你回去怕也商量不出个所以然来。”

  白梨不语,她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呢,可她有别的选择吗。

  赤婴又开口了:“妖狱抓兔妖的时候,我就在附近看着。那兔妖硕大无比,不似寻常的兔子,而且不会说话,不受控制,似是发了狂。”

  说着,赤婴看了看白梨:“但听你说妖禁中丢的兔妖,是个胆子很小又温顺的兔子?”

  白梨忙点了点头:“是啊,素素虽然化形还不灵,但说话一直很流利……”

  突然,白梨脑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不会说话,体型巨大……难道!

  赤婴见白梨突然卡住,问道:“怎么,你想到什么了?”

  白梨皱着眉心,嫣唇微启,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显然是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了。

  良久,她才缓缓开口问道:“你可见那兔妖……还有妖灵吗?”

  赤婴一愣,没反应过来:“怎么这么问?”

  “妖禁之内,前几天进来了个人。”

  “嗯?人怎么进妖禁?”

  “不是自己进来的,是一只巨大的蛤蟆把他叼进来的。”白梨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那蛤蟆也不会说话,也十分巨大,而且它,没有妖灵啊……”

  赤婴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妖灵乃是妖修炼的根本,只要妖灵完好,即便肉身受什么大伤,几乎都是能缓过来的。

  可若反之,没有妖灵,只有肉身,那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如何能有这样大的能量呢?

  “你想想,”赤婴分析道,“有一只妖,私自将人丢进了妖禁;又有一只妖,在京川闹事。这两件事……”

  赤婴看向白梨,从她眼神中看得出,白梨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若是巧合,只怕说出来都没妖信。

  让妖先破坏了原先的平衡,这明摆着是挑事儿,说不定意图人类一怒之下,能把妖禁给掀了。

  赤婴沉吟了片刻,这才开口道:“此事凭我一己之力难以解决,你若信我,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让他替我们出主意。”

  “人?”白梨愕然。

  赤婴坚定地点了点头:“我认识一个男子,名为邵青,他确实是人,但我与他有交情。此事,还需要有人替妖开口说话才行。你想想,是不是?”

  赤婴说到这儿,只等着白梨自己想明白。

  身为妖,肯定是不敢直接与妖狱的人打交道。

  可是这等事,若没有个沟通的桥梁,又如何洗脱众妖身上被栽赃的罪名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