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冤冤相报

妖临川 猫灯灯 2053 2020.10.11 20:00

  杨铮走后,杨父又娶了一位妻子,如今早就儿子都生下来了。

  此刻看到恼羞成怒的父亲,杨铮并没有怒极,反而冷冷地将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小弟拎到了自己父亲面前。

  当杨父看着那个阴笑连连的恐怖蝎妖,在杨铮的命令下,将尖锐的尾刺抵在自己小儿子嫩白的脖颈上;

  再听着年幼无知的小儿子歇斯底里哇哇大哭的声音,杨父再也忍不住了,从怒而叱骂,到跪着求杨铮放过杨家一条血脉,也不过转眼之间罢了。

  杨铮没有动容,依旧只有那句话,有哪些人知道自己母亲真正的死因。

  杨铮直言,他今日来,就是报杀母之仇。

  当年策划、实行、掩盖此事的所有人,杨父给一个名字,他就会杀一个,仅此而已。

  但若是让他知道杨父隐瞒了一个人,那么无论天涯海角,杨铮一定会把杨家的人全部杀个精光,无论男女老幼,无论无辜与否。

  杨父崩溃,终于将名字一个个都坦言报了出来。

  等到他说完,无力瘫坐在地上,也明白了自己大限已到。

  那些帮凶都不会有活路,他也无谓再去求儿子看在血脉情分上,放自己这个主犯一条生路。

  杨铮没有动手,所有人,都是妖杀的。

  杨家的惨案,传言之间也都是惹了妖才致此等大祸。

  可杨家剩下的人,哪里知道杨家怎么就惹上了妖,也不知道去哪里报仇。

  没有人知道这些妖,是奉了杨铮的意思。

  事件始末缘由,也只有当年那些妖知道了。

  尘埃落定,也没有人再提。

  至于杨父那个新得的小儿子,杨铮抱走了。

  而最后被丢给了哪户人家,并没有人知道。

  杨铮狠不下心杀他,但也不愿这个小东西以后长大了再来找自己寻仇。

  都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想来想去,这未尝不是个折中的法子。

  自那以后,杨铮便专心做起了灵器师。

  当年那些人给他起的诨号杨不行,他也大咧咧地用作自己行走江湖的称谓。

  自己的灵器铺子,更是直言不行阁。

  但究竟行不行,买过灵器的妖心中都有杆秤。

  而剔骨,就是杨不行招兵买马的那五年做出来的。

  杨不行所有的仇恨与不甘,全都在剔骨之中。

  只可惜不止这五年,接下来的几十年中,杨不行都不曾找到能驾驭剔骨之人。

  明明自己的灵器已经名扬妖界,可偏偏遇不到有缘的妖。

  直到苏越带着白梨,走进不行阁……

  说到这儿,苏越低下头,看了看白梨。

  见她杵在自己胸口的位置,一动不动。

  “睡着了?”苏越小声地问了句。

  白梨抖了抖耳朵,示意自己还醒着。

  苏越伸出手揉揉她毛茸茸的小耳朵:“那怎么了?”

  白梨依旧没有出声。

  苏越猜着,大概是因为杨不行的事儿太过惨烈,白梨听了之后心有戚戚。

  他便也不曾再说什么,只是耐心地一下下抚着白梨的软毛:“故事说完了,早些睡觉吧。”

  今晚夜风清凉,屋外屋内都是一片安静祥和。

  白梨暗暗叹了一口气,小声嘟囔:“杨不行一直与妖为伍,那二十年前的事情,对他的影响应该很大吧?”

  苏越手下一顿,白梨竟是在想这个。

  二十年前的变故,加深了妖与人的分歧。

  或者说更多的,是人对妖的仇视。

  那么杨不行这个灵器师,自然也是不会好过。

  “确实,”苏越继续抚着白梨的脑袋,“不过今日你也见到了,不行阁外是一片幻境,看着是个破烂的酒馆。”

  白梨总算抬起了脑袋,眼中写满惊讶:“是啊,我今日还奇怪,那个破酒馆究竟是什么?”

  二十年前,变故之后。

  不行阁这个妖界享有盛名的灵器铺子,自然也引起了人界的注意。

  虽然杨不行是人,但做的事在人界看来,算得上是助纣为虐。

  而从小杨不行就见过人能恶到何种地步,又是与妖为伍数十载,他自然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众妖反戈相向。

  不行阁外的幻境,便是他与老猫相商的结果。

  幻境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个破败的酒馆,里头尽是些醉醺醺的人。

  但凡路过的,别说进来了,都不会愿意多看两眼,只想赶紧离开才是。

  愣是心生有疑进来的,便会闻到里头的酒气。

  都是醉汉的酒馆,自然有酒气,可不知情的人不会想到这酒气掩盖的,是底下的妖毒。

  中了妖毒的人,会昏昏沉沉,不知所谓。

  届时老猫收拾起来,便轻而易举。

  不过懂行的人,或是当真介绍来买灵器的,自然是知道这一层。

  杨不行就这样躲过了最糟糕的那一阵子,直到苏越接手妖狱。

  苏越暗中一直保护着无辜的妖,杨不行就算不知道苏越的真实目的,一来二去的交往中,至少能看出苏越并未对他不利。

  白梨听了这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今日见到杨不行,虽说他对苏越不曾有多客气,好歹面儿上也不曾有什么敌意的。

  “对了,”白梨又想到了什么,“杨不行可是认识我师父?怎地对我师父名讳这般随口就来?”

  “杨不行卖灵器,除了要一块金砖,还要妖灵。”

  白梨点点头,这个她知道:“是啊,今日你给他旁的妖灵,他还非要我的。”

  苏越斜了她一眼,心说你也知道我不想给他你的。

  “再小的妖灵,都带有妖到交出妖灵前一刻,全部的记忆,”苏越耐着性子解释,“杨不行要这些妖灵,其实也是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对天下之事有所了解。”

  白梨瞪大了滴溜溜的眼:“他要妖灵,是冲着记忆去的?”

  “不错,所有的记忆,他也肯定都知道了。”苏越肯定道,“问他买灵器的妖那么多,有一两个知道你师父的也不奇怪。”

  “原来是这样……”白梨讷讷地嘀咕着。

  能不知道的,还是不必知道了吧,说一个渊源,又要解释到底。

  “行了,已经很晚了,”苏越出言打断了白梨的思绪,“早些睡觉,明日日落之前要赶回京川。”

  白梨闻言,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唉,也就是说又要早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