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杀魔

妖临川 猫灯灯 2024 2020.10.23 20:00

  “毕竟是个魔,”白梨的妖灵出了声,“你没忘了上次那个驭灵师吧,行事还是要小心。”

  白梨心头一凛,说得是啊。

  她握住剔骨,小心等待着鬼虚的出招。

  鬼虚嘴角勾起个诡异的笑,翻转掌心。

  她手中那个黑疮仿佛活过来了一般,自顾自地旋转着。

  “小狐狸,”鬼虚目不转睛地盯着白梨,“这世道顾全自己都困难,可别成了旁人手中的剑啊。”

  白梨抖了抖耳朵,不以为然。

  “那羊无用,我看你还不错。”鬼虚继续说着,“不如,你替了他的位置,囚山自有你的一席之地。”

  鬼虚笑得和蔼,眼睛都眯了起来,似乎真是抛出了橄榄枝。

  “我忙着呢,反正让你说牙鸢在哪儿是不可能了,”白梨斜了她一眼,“要么你自己让开,要么我让你让开。”

  鬼虚脸上的笑一僵,干笑了两声:“既然如此……”

  她手掌一翻,一股墨绿色的烟雾自黑疮而出,直冲白梨而去。

  “让开!”

  正当白梨想着用剔骨作扇当下之时,竟听自己的妖灵在脑中喊了一声。

  白梨来不及思索原因,赶忙收起剔骨,一个回身躲过了那团绿雾。

  “怎么回事……”白梨心中默念,问着妖灵。

  妖灵有些犹豫:“不知为何,只是觉得挡下那团雾不是上策。”

  “可你不是说,你知道的都是我知道的吗?”

  还没来得及等妖灵回答,鬼虚已经紧接一掌冲着白梨打了过来。

  掌心的黑疮仿佛一张深不见底的血盆大口,要将白梨的右眼撕咬下来。

  白梨咬牙拉长剔骨,一边躲过鬼虚的一击,一边由鬼虚腋下一剑砍断了她的胳膊。

  “啊!!”鬼虚惨叫一声,面目狰狞地扑向自己的断臂。

  白梨眼见着断臂与鬼虚右肩的伤口之处缓缓连出一条墨绿的线,越来越粗,那断臂竟被慢慢拉向伤口。

  “怎么办!”白梨知不妙,却不知如何应对,只得赶紧问妖灵。

  妖灵似是思索了一番,忙道:“赶紧,刺那掌心的黑疮!”

  白梨闻言,不假思索地举剑刺去。

  “不!不!!”

  鬼虚眼见白梨一剑刺来,想都没想,拼劲全身力气爬到断臂的手掌之前,以血肉之躯挡下了一剑。

  咔嚓!

  白梨感觉自己的剔骨剑像是扎进了一堆碎石之中。

  “踢开她!”妖灵继续指挥着。

  白梨赶紧拔出剑,一脚踢开鬼虚,再次刺剑下去。

  嗤啦一声,剔骨深深扎进了鬼虚断臂掌心的黑疮之中,一阵绿雾扬起,白梨下意识地拔剑躲开了。

  那只手掌的五指扭曲挣扎着,墨绿粘稠的液体咕噜咕噜地从黑疮中涌出来。

  至于鬼虚,已经没有了声息,真的成了一堆废骨,被破布衣裳包裹着,瘫在一边。

  苏越走上前来,看着那只断臂渐渐没了动静,侧过头去问白梨:“你怎么想到扎她手心的?”

  “我不知道,”白梨看着鬼虚的残躯摇了摇头,“就觉得,这样也许有用吧?”

  苏越沉思了片刻,伸手掰过她的肩,白梨清澈的眸子对上了他的。

  “怎么想的?”苏越又问了一遍。

  “方才我的妖灵告诉我,让我刺鬼虚掌心的黑疮。”白梨不假思索说了出来,不由得一愣。

  苏越微微皱眉:“妖灵还和你说了什么?”

  白梨立刻老实答道:“鬼虚的绿雾朝我打来,我原本想用剔骨扇挡下的,谁知妖灵让我躲开,不要去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也就听他的了,总不能害我吧?”

  说完白梨就懵了,怎么回事,怎么想什么就都说出来了?

  苏越松开白梨的肩,站直了身子望着远方。

  白梨有点怵,拽了拽他袖子:“这有什么问题吗?我妖灵难道还能害我?他怎么觉得和我怎么觉得,有什么区别吗?”

  苏越摇摇头:“我不知道。”

  白梨拧着眉毛,一言不发盯着苏越。

  苏越转过头就见她这副表情:“怎么了?”

  “你怪怪的。”白梨眯起眼看着他。

  苏越眉间一松,笑着问:“哪里怪了?”

  “为什么啊,”白梨叉起胳膊皱眉嘶了一声,“你问我什么我就会老老实实答了?”

  苏越笑意未减:“这有什么不好吗?你师父都说了你可以相信我,不老老实实回答,你还想骗我?”

  搬出云翳仙人,白梨立刻被堵了回去。

  也是哦……

  但他没有回答问题啊!

  “那,”白梨质问的动静小了点,“那为什么你问我我就会老实回答?”

  苏越收起了点笑意,低下眉眼:“这怎么问我,回答问题的不是你自己吗?”

  “我……”白梨顶不回去,只能小声嘀咕,“我怎么知道……”

  “好啦,”苏越揉了揉狐狸耳朵,“我们还得先去找牙鸢。”

  白梨重重叹了一口气,看着地上羊妖和鬼虚的尸首:“上哪儿找啊,囚山这一个两个的,都不肯说出牙鸢的下落。”

  苏越沉吟片刻道:“囚山构造奇特,我虽然来过,但如今确实无法确定牙鸢藏身之处的方位。”

  “这是为何?”

  苏越叹了口气:“方才那个鬼虚是个魔,我第一次来囚山就见过她。那还是六年前,我刚刚接管妖狱的时候……”

  六年前,妖狱权力变更,苏越接手妖狱不久,就传来囚山脚下不远处的村落中,有人失踪的消息。

  当时众人惶惶,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认为是有妖作怪。

  层层报至妖狱,身为妖狱首领,苏越便带人自京川前往囚山一探。

  报失踪的,是囚山脚下的村落。

  到了囚山那块,苏越自然是先去村落里了解情况。

  村子里失踪的人,男女老少皆有,找不出什么共同点。

  要硬说有什么,那就是这些失踪的人,都是独自出行之后不见的。

  问起最后见过的人,也往往是有一段时间了。

  苏越盘点了失踪人数,又细算了每个人失踪之间的时间差,心中暗凛。

  如果是妖,万万没有这么短的时间内,需要杀这么多人的道理。

  这恐怕不是有妖作怪,而是,有魔在杀人取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