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这回是真的

妖临川 猫灯灯 2013 2020.10.01 20:00

  白梨被苏越话一噎,只觉得一阵尴尬,这话苏越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说过。

  “往后出了妖禁,更不知遇到的是人是妖,”苏越解释的语气虽然缓和,面上却依旧不悦,“若是遇上行家,一看你的笑有异处,那就麻烦了。你这个习惯必须改掉。”

  自己确实是习惯了。

  她因为天生笑以魅人,说话之时,几乎是习惯性地会冲人笑。

  这样一来,想办什么事儿就能方便很多。

  她倒是没存心想怎么着苏越。

  想来苏越与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看穿了她的笑有什么不对劲之处,故而才这么说的吧。

  怎么就给忘了呢……

  等白梨想明白,苏越已经转身走了。

  白梨懊恼地捶了捶自己的小脑袋,赶忙追了上去。

  赤婴已经在妖禁边上等着了,一行三人出了妖禁后,赤婴倒是掩藏了妖气,成了一个黑发红衣的少年郎,将金梦绕交还给了苏越。

  白梨好奇地打量了他两眼。

  狐妖的妖性使然,大多深藏不漏。

  所以自己在妖禁里那么多年,几乎没见过狐妖。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白梨紧张得很,这会儿好奇心可就大胆地膨胀了。

  毕竟也算是自己同族的妖,白梨却一点儿都不了解赤婴。

  逮着机会,白梨便想一探究竟。

  “你是赤狐?”白梨凑过去小心翼翼问他,“你多大了?”

  赤婴一愣,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你觉得我多大了?”

  白梨当真细细思索了一番,犹豫道:“我总觉得你修为应该不在我之下,大约也是几百年的狐妖了吧?”

  听到这儿,苏越回头瞪了赤婴一眼。

  “干什么?”赤婴脸上的笑意更深,作无辜状摊了摊手,“是她要问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果然有情况!白梨更是好奇了。

  可她还想问什么,却听苏越压低声音冷冷斥道:“已经不在妖禁里了,你们两个收敛一点。”

  白梨一句话没问出口,生生噎了回去。

  苏越身上总是有种不可侵犯的威仪,一点儿玩笑都开不得的样子。

  白梨顿时乖了下来,闭嘴不语跟着苏越走去。

  一人二妖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巷口,苏越和赤婴拐了进去。

  白梨见转未曾多想,也跟了进去。

  谁知才迈进巷口,原能一眼望到底的巷子竟然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扇不大的门。

  这是……幻术?

  赤婴跑了两步,上去敲了敲门。

  还没等到苏越和白梨走到门前,门已经被打开了,里头走出来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

  “赤婴。”那男子冲赤婴一笑,随即也看到了苏越与白梨,不由地愣了愣,“见过苏将军……不知这位是?”

  “我叫白梨!”白梨忙从怔愣中反应过来,快步上前,甜甜一笑道,“云白的白,雪梨的梨。”

  那男子被白梨的笑晃了神,只不过片刻便拱手道:“在下邵青,见过白姑娘。”

  白梨反应过来,十分惊奇:“原来你才是邵青!”

  居然不是赤婴瞎编的,真有这么个人存在?

  邵青一愣,随即笑道:“白姑娘听说过在下?”

  话音刚落,二人就听见后头苏越咳了一声。

  邵青倒是很识趣,立刻不再多话,恭恭敬敬行了一礼,便侧身让开,迎几人进去了。

  “这处宅子是我购置的,为了掩人耳目便记在邵青名下,”苏越边走边与白梨道,“屋子有好几间,你暂且先住下吧。”

  白梨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方才那个巷子的景象是幻术,与妖禁外的幻术本源几乎一般无二。

  不知入口,不知术语,便连从哪儿进去都不知道。

  可既然都布了幻术,还用得着掩什么人耳目?

  哪怕过了幻术,看到的这处宅子依旧不显眼,方才赤婴敲的是大门,可若不仔细留神,只怕以为那是哪户人家的边门罢了。

  倒是等打开了门,里头才是别有洞天。

  一进门,迎面看到的是一处巨大影壁,正中雕着简单的双龙戏珠,四角则是四只福蝠。

  檐角上各有两只雕刻得栩栩如生的角枭,正眯着眼睛盯着大门。

  院中四处布了大缸,飘着几片莲叶,却不曾见花。

  院子正中则是一棵大树,枝叶如盖,想必是夏日乘凉的好去处。

  剩余便是几座盆栽,不规则地摆放装点。

  院落屋墙皆是灰瓦红柱,只一眼望去便知是收拾得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苏将军,”邵青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白姑娘毕竟是女子,而邵宅如今住的都是男子。平时照顾不便,可需要去买两个丫头来伺候着?”

  “哎不用不用!”还没等苏越回话,白梨已经急忙摆手推托了,“我从前也都是……我我我没这么娇气,自己能照顾自己。”

  从前在万妖府里,什么男妖精女妖精公妖精母妖精,大家一道住着,何曾在意过这些?

  还伺候,还什么丫头,又不是人间的千金大小姐,哪里用得着这些了。

  虽然赤婴是妖,与眼前这个邵青也认识,但白梨可没忘了方才被苏越那阵凶的,这会儿也不敢敞开了明说自己在万妖府如何如何。

  所以白梨只能急急忙忙婉拒了邵青,末了还偷偷瞥了一眼苏越,生怕自己又说错话。

  苏越沉吟了片刻道:“白梨觉得无事,便由她去吧。”

  “是。”邵青行了一礼,“东间空着,不如白姑娘住那边吧。”

  “你安排就是,”苏越点了点头,“我今日还有些事,晚点再过来。”

  “苏将军慢走。”邵青拱手,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苏越看了眼白梨,见她依旧有些拘谨,也没说什么,转身便走了。

  等大门合上,白梨这才松了一口气。

  邵青走上前来,一脸和气的笑:“不知白姑娘行李在哪儿?”

  “她没行李。”白梨没有回过神,赤婴已经嗤笑了一声替她答了,“五百年的狐妖,要什么行李。”

  邵青点了点头,面上却是见怪不怪的样子:“那白姑娘随我来吧。”

  说着,他便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白梨跟他走。

  五百年的狐妖?赤婴如何知道自己的岁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