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回去

妖临川 猫灯灯 2029 2020.09.17 20:00

  白梨倒是先反应过来了,苏越愿意放了自己,那还不赶紧走啊!

  留在这儿干啥,等苏越改主意吗。

  这样一想,白梨当真是喜上眉梢,站起身来,咧嘴冲苏越一笑:“多谢苏将军!那我先走啦!”

  说着,她转身就要撤。

  可才走了一步,苏越竟然叫住了她:“等等!”

  白梨心一沉,这么快就改主意了吗?自己已经过了赤婴和苏越,要不要直接跑?

  “我陪你出去。”

  白梨还没想完,苏越已经把话说完了。

  哎??

  苏越站起了身,赤婴倒是一点没有要走的意思,依旧歪坐在椅子上有模有样的捧着茶盏。

  白梨愣神之间,苏越已经走到了她身前。

  “走吧。”

  “哦……”白梨喏喏应下,便跟着苏越出去了。

  苏越沉吟片刻,又道:“还有,”

  “嗯?”白梨歪头看了看苏越。

  “不用冲我笑,”苏越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对我不管用。”

  “哦……”白梨尴尬地低头拧了拧衣摆。

  自己的笑有魅人之术,她也只是习惯性地在需要讨好别人,或有所图之时这样笑罢了。

  方才倒是没想对苏越怎么样,真的只是下意识。

  苏越沉默了一瞬,还是多说了一句:“以后也不要再对别人笑了。”

  嗯?白梨困惑,但苏越却不愿再多说了。

  跟在苏越身后,两人都沉默不语。

  突然想到了什么,白梨开口问道:“苏将军,那个书生如今还在妖禁之内,你可有什么法子能把他弄出去吗?”

  “你师父没办法?”苏越头都没回。

  白梨撇了撇嘴,这不是不想难为师父嘛:“我师兄去找师父了,估计还要点时间才能回来。”

  苏越突然顿住了脚步,白梨一个不察,登时杵上了他的后背。

  唔。

  白梨揉了揉撞疼的鼻子。

  “你师兄?”

  白梨懵然的眼神对上了苏越的,老实答道:“嗯,师兄原是师父身上佩的玉,后修炼成妖,便拜在师父门下了。苏将军……认识我师父?”

  “听说过。”

  苏越丢下三个字,继续向前走去了。

  二人说着说着,已经走到了酒楼门口,而宽大的阶梯下,竟负手而立着一个白衣男子。

  “师,师兄……”

  白梨一惊,心里暗呼一句完了,师兄怎么这么快就发现自己出了妖禁,还找上门来了。

  “师兄,”她脸上立马堆起一个讨好的笑,跑下台阶想去拉灵玉袖子,“师兄,你怎么来这儿啦……”

  苏越足下一顿,也一级一级地慢慢向下走去。

  “这位是苏越苏将军……”

  白梨谄媚的话音未落,灵玉将袖子轻轻一甩,袖子便脱离了白梨的掌心。

  “哎……”白梨还没说什么,就见灵玉一脸阴沉地一级一级走上台阶,朝苏越走了过去。

  二人在台阶上站定,苏越俯视着灵玉。

  “师兄……”

  白梨心下一紧,这可是在一个热闹的酒楼正门口,而灵玉师兄是个玉妖。

  尽管苏越打算放了自己,但这儿来来往往这么多人,若是师兄引得了旁人的怀疑,只怕苏越还是会秉公执法,把自己师兄抓走啊。

  白梨的心被紧紧揪起,满眼担心地看着台阶上的灵玉。

  白梨不知道,灵玉背对着她的脸上,甚至已经有了杀气。

  “我不许你再靠近她一步。”灵玉的声音极冷,是明晃晃的警告。

  苏越毫不畏惧地盯着灵玉浅碧色的双眸,片刻后嘴角一勾,慢悠悠地回道:“胆子不小啊。”

  灵玉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语气坚定:“你再靠近她,我就……”

  苏越鼻尖哼笑,依旧没有把灵玉放在眼里的意思,语气冰冷地打断道:“说话之前想想,自己有这个本事吗?”

  “你大可试试。”灵玉咬牙,双拳在宽大的袍袖中握紧,隐隐有光芒透过袍袖浮现。

  “哎!好了好了……”白梨虽然拿不准自己师兄在赌什么气,不过眼见着情势不对头,赶紧上前去扯他袖子,一个劲地冲他使眼色,“走吧师兄,我们走吧……”

  师兄真是昏了头了,在人界露出妖气,这不是找死呢吗!

  这些话白梨自然是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盼着灵玉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好在白梨给的台阶,灵玉倒是顺着下了。

  眼见师兄由着自己将他拉过去了,白梨趁热打铁,赶紧拖着他走,末了还不忘回头冲苏越谄媚一笑:“苏将军,那我们先走啦!”

  听到白梨这略带讨好语气的一句,灵玉微微转头瞪了她一眼。

  白梨见状,顿时一个瑟缩。

  灵玉便不再看她,回过头,依旧一脸不快地往前走去。

  苏越看着师兄妹二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一路回去,灵玉一直黑着脸没有开口。

  白梨也不敢上来就替自己辩解,只能在灵玉身边乖乖跟着,没话找话。

  “师师师兄……”白梨开口就结巴了,面上还拼命挤出个轻松的笑来,“你怎么这么快就找来了……”

  灵玉轻哼了一声,没有理她。

  “我,我今天是因为素素走丢了才出的妖禁找她,素素确实在苏越手里,”白梨小心地替自己和苏越辩解起来,“其实苏越好像也没有那么坏,而且这事儿……”

  白梨话还没说完,灵玉就顿住了脚步,转头便瞪眼开口打断道:“他不坏?”

  灵玉声音里的愤怒显而易见:“他是妖狱之首,有多少妖折在他手里,你不知道吗?”

  白梨一噎,知道自己不能再为苏越辩解下去了。

  如今灵玉正在气头上,说什么都行,绝对不能说苏越的好话。

  “哎嘿嘿……师兄,别生气了嘛。”白梨一脸讨好,冲灵玉甜甜一笑。

  “你的账,我回去再跟你算。”见到白梨的笑,灵玉只觉得心头一软,尽管脸还是黑得跟锅底一般,语气倒是缓和几分了。

  眼见着二人已经越走越偏,妖禁的入口就在不远处。

  白梨心里七上八下得很,想着待会儿八成会见到师父,指不定被怎么训斥呢。

  她正低头快速思索着,到时候该怎么求饶,却听见耳边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