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邵青的故事

妖临川 猫灯灯 2029 2020.10.06 08:00

  白梨本就轻盈,夜影又训练有素。

  这番上马,倒是比白梨想象得要容易许多。

  “拽好缰绳,但不要太紧,”苏越细细叮嘱道,“如果想要它前进,就夹一夹马肚子;要他慢下来,轻轻往后拽缰绳就可以。”

  白梨点点头,依旧小心谨慎,不敢放松。

  骑马在京川的街头,这般悠哉悠哉地闲逛,对白梨来说倒当真是头一回。

  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叫卖的商家,嬉戏的孩童,款款铺就一副美好岁月的画卷。

  白梨嘴角噙笑,好奇地看着人来人往。

  身下的夜影与苏越的马并行,嘚嘚地走着,不急不缓。

  “看什么呢?”苏越望了她一眼,忍不住问她。

  白梨抿唇,小声回答:“从前不曾见过这些……”

  便打住也不说下去了。

  苏越知道,她从前身在妖禁之中,哪怕偷溜出来,这个胆小警惕的性格,也是断然不可能来这等热闹繁华之地。

  心中一软,苏越问她:“前头有一处做衣服的店,在京川很有名气,你可想去看看?”

  女孩子家的,大约会喜欢些好看的衣衫吧。

  “我又不需要穿衣服……”说完就觉得哪里不对,白梨干笑了一声,“我是说,那个,我用不着,这样挺好的。”

  越说越不对。

  “哎嘿嘿,咱不是还赶路呢吗?”

  苏越没有回答,白梨也闭嘴了。

  “说起打扮,倒是昨晚……”白梨又想到了什么,“邵青是要出远门见什么人吗?我见他从前不这样打扮。”

  苏越嗯了一声:“他要去见一个故人。”

  “故人?”白梨八卦地凑脸过去,“谁呀?我昨儿听叶信三个儿子说,是邵青喜欢的人?”

  苏越斜了她一眼,白梨下意识往后一瑟缩。

  咳……苏越这个降妖大将军,无论怎么样,都也怕了这么多年了。

  如今在自己面前,一个眼神,一句重话,都能让白梨下意识地瑟缩。

  更别说苏越身上那股散不去的煞气。

  “是他的夫人。”

  正在白梨胡思乱想之际,苏越却突然开口了。

  “嗯?”白梨一愣,都没反应过来。

  “你可见到邵宅院中的大缸了?”

  白梨忙点头。

  她还问了邵青,那是不是他养的莲花。

  “邵青的夫人,原是莲妖,那些大缸里养的金莲,是她最早的原身。”

  “什么?!”白梨一惊,“妖和人……也能相爱的吗?”

  苏越眉心一动,低声问道:“为何不可?”

  白梨回过神来,嘟囔了两句:“我看着邵青年纪不大的样子,若是他……与他夫人相爱,大约也不会超过二十年吧?”

  苏越明白了她的意思。

  二十年前的那场灾祸,于妖于人,都是浩劫。

  可自那以后,人妖殊途,不说相识相恋,能和平共处都是幻想了。

  “他们相爱确实没有那么久,”苏越叹了口气,“也不过是几年的事。”

  邵家这一脉,自古流淌着号鬼师的血。

  而号鬼师这一项职业特殊,不仅只有成年男子可以,还须得保全童子之身,才能有足够的阳气与鬼共存。

  可若邵家男子人人如此,香火又不得延续。

  故而是否成为号鬼师,邵家人可以自行选择。

  要么就做,要么就为家里传承香火。

  因为一旦与执念强大的鬼签订契约之后,再破童子之身,号鬼师会被反噬,阳尽而亡。

  邵青原是要做号鬼师的,只是在他等来自己的第一个鬼之前,他遇到了一个女子。

  或者说,是一个莲妖,名曰亦司儿。

  邵青头次听到,调笑还以为是一丝儿,羞得那莲妖一嗔一跺脚,便将邵青看痴了去。

  两颗炽热的心碰撞,不仅是人妖殊途,更是邵青犹豫于自己的使命。

  号鬼师吗?如果和亦司儿在一起,如何能再保全童子之身。

  可要说为邵家延续香火,在这个时候,妖与人的结合又如何为邵家长辈所接受?

  思虑再三没有结果,邵青只得两边相瞒,与亦司儿坠入情海,甚至私定终身。

  邵家反复问起过,为何邵青成年之后,一直没有鬼找上他。

  邵青也不过是含糊一句,许是缘分未到,也不曾与邵家说起过亦司儿的事。

  直到东窗事发那一日,比邵青想象的,要可怕千万倍。

  眼见白梨伸长着脖子,都快杵上苏越的马了,苏越却突然顿住了。

  白梨正听在兴头上,见苏越不说话了,急得不行:“然后呢!诶你怎么不说下去了?”

  苏越瞥了她一眼:“你都不好奇我要带你去哪儿吗?”

  白梨一噎,这不是正听故事呢吗?哪有闲心想别的。

  “那……我们去哪儿?”

  心里这么想,顶嘴是万万不敢的。

  “赤婴说你与自己的妖灵契合得很好,你妖灵强大,再往下需要灵器才能保证你不被自身的妖灵所伤。”

  白梨若有所思,灵器的作用,邵青倒是与她说过一二。

  “所以,我要带你去买合适你的灵器。”苏越把话说完。

  “嗯?买?”白梨抓住了重点,“灵器是买来的?”

  “不然呢?”苏越看了他一眼,心说云翳仙人这些年当真什么都没告诉她啊。

  “有需求,自然有供应,”苏越不欲与她多解释,“京川城北往西北走两日就是葫芦镇,那儿有一家很出名的灵器铺子,我们去看看。”

  “诶?京川这么大,没有灵器铺子吗?为何要跑这么远?”

  苏越闻言,像看傻子一样看了眼白梨:“妖狱就在京川,就算有灵器铺子,又有多少妖敢大摇大摆去买?这店能开得下去?”

  白梨恍然大悟,吐了吐舌。

  无言地走了好一会儿,总算到了京川城北关。

  守城的将士见着苏越,都是毕恭毕敬地抱拳行礼。

  苏越递上腰牌,那将士只瞥了一眼,就将二人放行了。

  白梨全程低着头不曾说话,夜影乖乖跟着苏越的马往前走去,谁都不知道白梨的心跳得有多凶。

  出了城门老远,白梨这才松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遥遥的城门。

  “你这个样子,别人看不出来有异才怪。”

  白梨撇撇嘴,能不紧张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