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出门

妖临川 猫灯灯 2028 2020.10.05 20:00

  在邵宅一呆就是几个月,只不过第一晚之后,白梨都不曾见过苏越的身影。

  说是让苏越教,弄到头一天天的竟然还是赤婴在教她。

  此后日复一日都一个样,傍晚时分赤婴起了,便来叫白梨出去学习新的法术。

  如果跑得远,两只狐狸便在练习的地方找一处歇息,等到月出东山便起来接着练。

  赤婴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到底也算尽责,该教该严格的,一点没含糊。

  故而这几个月下来,京郊的山河湖溪都逛遍了,白梨运用妖灵也越来越熟练。

  春末满月之夜的时候,苏越总算出现了。

  这一晚,邵宅格外热闹,天还没黑透,白梨就听着外头叮叮咚咚的声响,还时不时夹杂着孩子的笑声。

  被吵醒的白梨推门出去,见着院子里三个黑黑瘦瘦的小男孩儿,正和邵青的小鬼们玩得开心。

  一旁的邵青见到白梨出来,略带歉意地笑了一声道:“可是吵醒你了?”

  白梨摆了摆手,道了声无事,便去邵青边上坐下了。

  原本注意力在那几个小孩儿身上,如今走近了白梨才发现,今日邵青面色极好,连身上穿着都是精心打扮过了。

  心中虽然困惑,白梨倒也不好意思直接问什么。

  许是注意到了白梨的目光,邵青轻声解释道:“我要出一趟远门,接下来许久见不到了,故而让叶家三个小子再多玩玩,他们平日也没有玩伴。”

  白梨点了点头,正想说点什么,却见外头苏越进来了。

  院子里打闹的孩子稍稍收敛了几分,上前给苏越行了一礼。

  白梨也跟着邵青起身,向苏越走去。

  苏越见着邵青的打扮,心中有数:“这么快又是一年了。”

  邵青浅笑道:“一年也只能见她这些日子,我天天都盼着。”

  苏越点了点头:“你一路小心就是。”

  邵青应下,回头望了一眼院中。

  原本热热闹闹的院子,如今已经没有了什么声响,无论是老不正经的古涣和叶信,还是三只眼巴巴看着邵青袖子的小蝙蝠,大家这会儿都不说话了。

  邵青只微笑着朝众妖点头示意,便转身出门走了。

  苏越轻咳了一声,唤回了白梨的思绪。

  见白梨看向他,苏越说道:“我明日一早要带你去个地方,你今晚不要出门了,好好歇歇。”

  自己这才刚醒,歇个什么呢?

  苏越与她说完,却是自顾自地朝着一间屋子去了。

  白梨思忖着,大概是明日要早起,苏越打算就睡这儿吧。

  唉,最讨厌早起了啊。

  白梨垂了垂眉毛,看着院中跟自己一般失落的三只小蝙蝠。

  这三个小家伙显然是惦记邵青袖子里的小鬼。

  邵青这趟远门,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白梨琢磨了一番,走上去蹲在三个小不点面前:“我陪你们玩好不好?”

  三小只的眼睛倏地一亮,异口同声道:“真的?!”

  白梨神秘兮兮地抿嘴一笑,指尖灵气聚动,地上刚落下的几片枯叶,顿时注入了生命一般,成了翩翩飞舞的彩蝶。

  小蝙蝠脸上的失落顿时一扫而光,忙扇起翅膀就追赶着蝴蝶玩了起来。

  看着他们高兴,白梨也出神地扬起了嘴角。

  “多谢你了,你倒是心思细巧。”身后响起了叶信的声音,“我也不知道怎么带孩子。不能随便出邵宅,平时要不是有邵青那几个小鬼,他们真是闷坏了。”

  白梨回头,见着叶信面上多了一份柔和。

  这几个月来,虽说不上什么交情,到底也是熟识了。

  “没事儿,也不耗什么灵力。”白梨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叶信看着三个玩闹的孩子,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们的娘六年前就死了,我终归……只是一个父亲而已。”

  白梨一愣,自己也好奇过这一家四口里的母亲去了哪儿,但从来没问,也没听叶信说起过。

  “也好,”叶信似是在回忆什么,“总比像金莲那样好。”

  白梨咦了一声:“金莲是谁?”

  叶信才回过神,扯出嘴角干笑了两声道:“啊,没什么,都是往事了。”

  说着,叶信冲白梨点点头,转身就离去了。

  留着白梨自己在院子里满头雾水。

  算了,爱说不说吧。

  翌日,外头的天光大亮,苏越在院子里等得一脸无奈,终于忍不住去敲了白梨的门。

  开门的是只眼睛都挣不开的小狐狸。

  “嗷?嗷嗷嗷!!!”

  白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苏越揪着后脖颈拎到了院子里。

  “昨儿就跟你说了一早就走,你看看太阳都多高了?”

  白梨抖了抖毛,化成了人形,嘴里嘀咕着:“我以为你会来叫我的嘛……”

  跟苏越出了邵宅,白梨就见到两匹骏马在外头石桩上拴着。

  她好奇地凑眼看去,却听身边苏越问她:“你可会骑马吗?”

  白梨连忙摇头:“以前也用不着啊。”

  “没事儿,我教你。”苏越上前牵过一匹棕黑色的马来到白梨身前,“在京川还是得骑马。”

  “马的视线与人不同,两侧看得最清楚,所以不要从马身后或正前方靠近。”

  苏越一边说着,一边招手让白梨过来。

  白梨小心翼翼走上前去,眼睛撇了撇苏越。

  马儿打了个响鼻,吓得白梨又顿住了脚步。

  “别怕。”苏越向白梨伸出一只手。

  白梨一愣,老老实实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苏越拉着她的手,放到的马鬃上。

  马鬃又厚又实,虽然摸起来没有自己的大尾巴舒服,但却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看着马儿晶莹深邃的眼睛,宛若黎明前的星辰,白梨心里也平静了几分。

  “他叫夜影,”苏越介绍道,“已经十五岁了,是匹稳重的老马,骑着代步不难。”

  说着,苏越指了指马身左侧的脚蹬:“你抓住缰绳,左脚踩进马镫,翻身上马。”

  白梨看了看夜影,见他依旧是安安静静。

  她揉了揉马鬃,又摸了摸它脖子,在心里小声道:“这是我第一次骑马,你可,可要乖乖的啊……”

  罢了定心,白梨屏住一口气,照苏越所说翻身上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