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死里逃生

妖临川 猫灯灯 2032 2020.09.20 22:40

  不对。

  方才的妖气他能肯定,绝对有个妖。

  也许还不止一个。

  而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夜风习习,偶尔两声虫鸣,哪有什么妖的痕迹。

  苏越不敢轻敌,站直了身体。

  他虽眼睛还死死盯着那女子,感官却扩散到了身侧一周。

  呼——

  一阵风扫过了苏越左侧的老树,树叶摇摇,沙沙作响。

  苏越没有转头,依旧仔细听着。

  簌——

  顿时妖气四起,浓而熟悉。

  苏越双目一明,顿时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

  “嘶……”

  一阵蛇鸣在苏越身后响起,一条吐着信子的巨蛇高高昂起上身,不提那千年老树般粗的蛇身,仅仅昂起的上身,已是有几层楼高。

  如此身量,怎么看都吓人得很。

  跪在地上的女子,低头抚着胸口,黑色风帽落下一片阴影,遮住了她念念有词的嘴。

  咚!

  一声闷响,在苏越的右侧。

  苏越瞥了一眼,是一只张牙舞爪的松鼠,明明是只松鼠,体型却竟然比熊还要大些。

  尤其那个来回扫动的尾巴,已经迫不及待的样子,卷起了阵阵妖风。

  唰唰唰——

  一阵窸窣的声音响起,左侧的树丛里爬出来一只巨大的蜈蚣,那蜈蚣竟也竖起身来,足有一人多高。

  它顶端的毒牙张合,几百对足冲着苏越舞动。

  三只妖物成鼎立之势,围住了苏越。

  而不远处跪在地上的女子,这时发出了一阵阴恻恻的笑声:“苏将军,我打不过你,这就不陪你玩了。”

  话音一落,她袖中银链一颤,发出了一阵诡异的铃声。

  三只妖物似是收到了命令一般,前前后后冲着苏越而去。

  苏越轻哼了一声,却是依旧站着没动。

  眼看三只妖物正要攻击到他之时,他倏地跃起,右手掌心一展,降妖锏出现在他手心。

  疾风一般,一阵金光刺目,巨蛇的身上便被划出了一道暗红焦黑的伤口,一阵糊味儿瞬间蔓延开来。

  巨蛇吃痛一惊,向后躲去。

  伤口之深,已经有暗黑的液体从巨蛇体内淌出。

  松鼠咧出尖牙,毫无惧意朝着苏越背后扑去。

  苏越左手一转,一团黑雾顿时凝聚,只见他随手一甩,那团黑雾便似长了眼睛一般,直冲那松鼠的脑门而去。

  松鼠躲闪不及,尽管堪堪躲过脑门,肩膀却是中了黑雾,身体顿时从受伤的点溃烂开来。

  唯一还没有被苏越攻击的蜈蚣见状,足下一愣,似是有些犹豫。

  而这时,已经退出十几步的女子,又将袖中银链一挥。

  叮铃的一声,宛如一剂猛药扎入那蜈蚣脑中。

  原本踟蹰着的蜈蚣,顿时精神抖擞起来,咧嘴就张开了一对尖锐的腭牙,散发着腥臭刺鼻的气味,朝着苏越砸来。

  苏越轻嗤一声,敏捷地闪到一旁,那蜈蚣昂起的上身落地,发出一声震响。

  随即它立刻又昂起身来,冲着苏越张牙舞爪。

  巨蛇重伤,艰难地在地上扭动着。

  松鼠已经烂了一大半的身子,也是奄奄一息,仰在地上。

  唯有蜈蚣依旧视死如归,根本没有看到自己的两个同伴是何等下场一般,依旧执着地扑向苏越送死。

  可这些时间足够了,那头的女子已经跑远。

  苏越手起锏落,蜈蚣应声碎成两节,一股腥臭的黑烟散开。

  随后苏越转过身,看着远处身影只剩一个小点的女子,丝毫没有追上去的意思。

  他双眼微眯,散发出凌厉危险的气息。

  身后似有异动,苏越却是连头都不曾回,将手中黑雾一甩,后头那条还欲给他一击的巨蛇便一命呜呼。

  苏越微微侧头,感知着身侧的灵气。

  呵,一丝都没有。

  果然这个女子就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操控京川妖物的驭灵师。

  驭灵师,是能吸取妖灵的魔,他们控制妖的肉身,如牵线木偶一般。

  妖灵被夺之时,妖本身属于活物的那一面,还能残存少量的散灵。

  可妖灵离身太久,连散灵都会一丝不剩。

  再厉害的妖,一旦被驭灵师控制,便失去了自己的意识,沦为驭灵师的工具。

  无论是那只带着凡人进入妖禁的巨大蛤蟆,白梨所说的兔妖素素,还是眼前这三只死后毫无灵气扩散的妖,都有共同的特点。

  没有自己的妖灵,不会说话,以及体型巨大。

  ——所料不错的话,正是拜这位驭灵师所赐。

  唯一不同的便是素素,她失去妖灵不久,体内还有兔灵维系着游丝一命。

  苏越越想越后怕,若不是自己不放心白梨,一直跟到这儿……

  他暗暗叹气,向漆黑的夜空发射了一记金光。

  那金光于一片黑暗中炸开,远处妖狱的将士见状,都纷纷前来。

  翌日一早。

  与万妖府所在的山头远眺,绵延几十里的山脉上,有一座稍高些的山峰,那山峰顶上有一座不起眼的宅院,上头潦草几笔写了三个字,泠泉居。

  看起来是平常无奇,不过处于云雾缭绕之间,倒是有了一丝仙意。

  此刻的白梨正蹲坐在院外的不远处,垂着嘴角和眼眸,心烦意乱地拔着地上的草。

  吱呀一声,泠泉居的门开了,灵玉从里头走了出来。

  白梨闻声,回头看去,灵玉冲她一笑,走上前来。

  “师父怎么说?”白梨急急忙忙上前问道。

  灵玉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唇,平静答道:“师父说他自有安排,让我们不必操心了。”

  白梨闻言,紧皱的眉心却是丝毫没有舒展:“那苏越……”

  “小白,”灵玉打断了她的话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很多事情,没有办法的。”

  白梨微微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别人因为自己而死,这种感觉确实不好受。

  尽管知道苏越大概是必死无疑,她原本还是想求求师父,能不能想法子去找找苏越。

  师父医术高超,虽说起死回生夸张了些,但若苏越还有一口气,或是他的人灵还未散尽,也许……

  白梨垂下脑袋,失落得很。

  自己当真是想多了,且不说过了这么久才见到师父,只说那女子的本事,自己和师兄联手都不一定敌得过。

  苏越一个凡人,怕是早就魂飞魄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