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皆有灵

妖临川 猫灯灯 2024 2020.10.02 20:00

  白梨被他的反常举止勾起了好奇心:“那镜子……有什么古怪吗?”

  邵青见她多半是没什么事儿,这才轻笑了一声解释道:“那镜子是一件灵器。”

  “灵器?”

  邵青点点头,解释道:“妖的修炼方式与别的不同,会得到一枚高度凝聚的妖灵。妖灵过强之时,本体无法控制,或者说,无法尽其最大价值。这时候便可借助灵器。”

  见白梨一脸懵然的表情,邵青猜她定是没有听懂。

  他思索了一番,打了个比方:“如果你有一把剑,你自然不会直接去握着刀刃,而是会握住剑柄,对不对?”

  “若刀刃是妖灵,那剑柄便是灵器。灵器可以使妖灵发挥最大作用,又保证妖灵不会反伤到妖。”

  “哦——”白梨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又挠了挠头,“可刚才那镜子,我不过照了照,它便闪了道光,这又是为何?”

  邵青闻言皱起眉,也是一副没有想明白的样子:“那镜子名叫回千镜,本身的技能,是可以将外来的攻击,以相同的能量但不同的形式反击回去。”

  邵青百思不得其解,看了看白梨:“你说它,只闪了道光?”

  白梨点头如捣蒜:“就一道光,眨眼就没了。”

  邵青的眉头皱得更紧:“你只照了照镜子,没有攻击它?”

  “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攻击一面镜子啊……”白梨也是一脸苦笑。

  “也是,”邵青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了,“只有一道光,看来也不是什么大的攻击。”

  邵青自言自语着,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等二人到了院里,苏越已经坐在院中的石几边上等着了。

  “苏将军。”邵青与白梨都上前打了招呼。

  “聊什么呢?”苏越平静地问邵青。

  邵青一怔,继而笑开:“哦,没什么大事,白梨说回千镜对她闪了道光,我没有想明白为什么。”

  苏越闻言一愣:“回千镜?”

  “嗯,是亦司儿的灵器,”邵青点了点头,“原本一直放在白梨现在住的那屋里。”

  苏越稍稍思索了一瞬,顿时沉下脸来。

  白梨只觉得身周突然降了温,一阵寒意攀上脊背。

  “我跟你说的话,你到底听进去没有?”苏越没好气地冲白梨问了一句,随即便转开了头,起身往院中走去。

  邵青自然也是意识到了气氛不太对头,悄悄问白梨:“什么意思?”

  白梨也是懵在那儿,她哪儿知道什么意思啊?

  不过细细想想,这个黑脸看自己不爽无非就是自己……

  等等!

  不会是……

  ……因为自己冲它笑了吧?

  白梨只觉得满脑子震惊,这什么镜子啊?这么锱铢必较!

  不就是笑了笑罢了,虽然她的笑有些魅人的本事,但方才那一笑,明显没有恶意啊。

  再说了,哪个姑娘照镜子不会笑啊?

  这就还得反射一阵光?晃一下眼也舒服是吧!

  苏越转回头,正好见着白梨翻了个白眼。

  天知道白梨心中已经翻了多少个白眼了。

  “过来。”

  白梨见苏越叫她,也不敢违抗,收起了思路和白眼,赶紧凑了过去。

  邵青见状也不过笑而不语,坐在石几边上,饶有兴致地看着。

  “云翳仙人将你托付于我,便是让我教导你如何驾驭自己的妖灵,今日起,你便用心,好好学习……”

  今夜满月,苏越背手而立,银白的月光撒在他眉宇之间。

  白梨昂头看去,见到是一双坚毅的眼睛,和一张不苟言笑的脸。

  第一次见面太过紧张,没怎么见过人的白梨见到苏越,虽觉好相貌,但那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待会儿该如何替妖说好话。

  后来知道了苏越的身份,白梨更是紧张不已,那有什么功夫去细细琢磨这人长相如何。

  而如今,苏越站在自己面前,白梨终于能静下心来,好好打量了他一番。

  倒还是……很好看的嘛,嗯,如果笑起来应该更好看吧……

  苏越的开场白,白梨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嘴角就不自觉地跟着微微扬了起来。

  你!

  苏越突然出手,一把掐住了白梨的下巴。

  这一下倒是不轻不重,那纤长的拇指与食指,正好摁住她将欲扬起的嘴角。

  哦——不能笑,想起来了。

  白梨赶忙绷住脸,面上写满我知道错了。

  苏越松开手,目光如刀。

  白梨僵着脸低下头去。

  这人,也太,偏执了吧。

  只是个笑罢了,即便是怕自己在外泄露了妖的身份,这儿都是自己人,有必要这么严格吗?

  心里虽然嘀咕着,嘴上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白梨乖巧地站在那儿,等着苏越开口。

  苏越似是压了一会儿的火气,这才冷冷地继续说了下去。

  “方才说到世间活物除了草木禽兽,最常见的四大种族,便是人、妖、鬼、魔……”

  天地万物皆有灵。

  无论是日月山河,草木花果,还是飞禽走兽,蛇虫鼠蚁,都有或多或少的灵,均匀分布在体内,并带有当下肉身的记忆。

  肉身毁灭或者消失,灵就会从肉身中散发出来,散灵中的记忆会因为灵越来越分散而慢慢消失。

  没有记忆的散灵则存在于天地之间,直至被别的生灵通过各种方式吸收。

  灵在天地之中的存在是一个循环。

  万物生长都在无意识地吸收这天地之间的灵,只是数量不多。

  而万物消亡,肉身中的灵也会逸出而重新消散在天地之间。

  生老病死,无限循环,可灵却是生生不灭,永远存在着。

  例如羊吃草,便得到草的灵,草的灵虽极少,却能助羊活下去;羊死去,肉身腐烂成肥料,一生积攒的灵亦散布天地万物之中,草植吸收天地间的散灵,便也从肥沃的土地中长出。

  如此这般,生生不息。

  对活物而言,记忆会与它的灵相交缠绕,等油尽灯枯之时,灵便散到世间各处,与灵相交的记忆,也会慢慢淡去。

  人与其它的种族不同,人除了记忆,还有浓重的情绪,人的灵也因为有了七情六欲,而变得更加复杂强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