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一间房

妖临川 猫灯灯 2004 2020.10.06 20:00

  苏越见她的怂样,开口解释道:“其实云翳仙人教你隐匿妖气,你学得很好,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你大可不必这样害怕。”

  白梨挠了挠头,有点不可置信:“真的?”

  “嗯。”

  “没骗我?”

  “嗯。”

  “你也看不出来?”

  “……”

  “你看得出来对不对!”

  “……嗯。”

  白梨噘了个嘴。

  苏越叹气:“我见过这么多妖,没什么妖能在我面前遁形。这并不能说明你学得不好。”

  成吧,你本来也不是一般人。

  好在这个这么厉害的降妖大将军,如今不是自己的敌人。

  走了小半天,出现了个问题。

  在京川里也就罢了,不能驰马,咯噔噔地骑马不算难。

  可到了外头,白梨还是这个速度,两天是怎么都不可能到得了葫芦镇的。

  无奈苏越教了半日,白梨还是没法做到跟着马儿的节奏,最多也就是嘚嘚嘚的小跑。

  苏越看着眼前这只委屈巴巴的小狐狸犯难。

  “其实我……自己跑的话,也没事儿。”

  骑什么马呀,自己本来也四条腿,虽然连跑两天是有点久……

  苏越想了想,从自己的马上翻身下来,又一声不吭地开始解缰绳。

  见苏越不言不语,白梨心中七上八下的,嘴上还嘟囔着:“我真能自己跑……”

  话还没说完,就见苏越捶了一下马屁股,没了缰绳的马,嘶鸣一声便转身跑了。

  白梨一愣:“你怎么把它放了?”

  “他认得回去的路。”苏越答了一句,回身就跃上了白梨的马。

  “哎?!”

  “我带着你走。”苏越边说,边将方才解下的缰绳塞进马背上的布袋中。

  还由不得白梨反应过来,身后的苏越就环过了她的身子,握紧了缰绳。

  “怕的话就抓紧马鞍。”

  苏越撂下一句,就一夹马肚喊了声驾。

  白梨心头闪过一丝不想的预感。

  还没等她缓过神,夜影就像是换了匹马似的,顿时将方才温顺的模样丢了个光,撒开蹄子就跑了起来。

  唔!!!!

  白梨惊恐地瞪大了双眼,紧紧闭着嘴唇不敢喊出声,觉得自己屁股都要被颠碎了。

  风从耳边呼呼刮过,白梨死死抓着手下的马鞍,浑身僵得不行。

  等到日栖西山的时候,夜影的脚步总算慢了下来,驮着二人慢慢到了一处客栈门口。

  走近之时,苏越在白梨耳边小声道:“待会儿不要说话。”

  “哟!二位,打尖住店呢?”外头正在忙碌的小二,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

  “一间上房。”苏越下了马。

  “一间上房!”小二扬着嗓子朝里喊了一声。

  白梨还在马上愣着,磨蹭了半日才下来,苏越当然不知道是因为她屁股疼得厉害。

  苏越将缰绳递给小二,又递了个银块给他:“好好照顾。”

  小二连声应是,点头哈腰地就将马儿牵走了。

  白梨跟着苏越身后,朝着客栈里头走去,一边好奇地小声嘀咕着:“为什么只要一间房啊?”

  让她别说话了还说!

  苏越都没来得及瞪她,就听得里头传来个悠扬又带了似媚意的声音:“可真是稀客呀!”

  白梨从苏越身后探头,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媚眼如丝的女子扭着腰臀走了过来。

  那女子眼尾微扬,巧鼻红唇,黑如乌木的长发在脑后松松挽了个髻,鬓间几缕青丝衬得面庞雪白。

  她一身枣红广袖长裙飘然,腰间盈盈一握,领口却是松散敞着,光洁柔嫩的香肩若影若现。

  白梨看得都快愣住了。

  这……是?

  “苏将军,许久不曾来看六娘了——”

  那自称六娘的女子一手端着细长的烟管,另一手的纤纤两指夹着张薄如蝉翼的纱帕,朝着苏越的胸口轻轻一拍,似笑非笑。

  苏越稳稳站着,只低头看了看她,却不曾回话。

  白梨咕咚咽了咽口水,六娘的眼光顿时落到了她的身上。

  “呵。”六娘笑意更深,转过身去,婷婷袅袅地走着,“方才苏将军,要了一间房?”

  “是。”苏越迈步上前,白梨也只能赶紧跟上。

  来到了柜台边,六娘纤白细嫩的手划过墙上一片片的钥匙,慢条斯理地问着:“当真,只要一间?”

  “一间房。”苏越语气冷淡。

  六娘哼笑了一声,夹过一片钥匙,啪地拍在了桌案上,不轻不重。

  “多谢。”苏越伸出右手手拿过钥匙,微微侧身,左手却一把抓过了白梨的手。

  嗯?

  嗯?!

  白梨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苏越拽上了楼。

  等到了房里,落了锁,苏越转身就看到白梨懵然的眼神。

  “怎么了?”

  “可以说话啦?”白梨小声地问他。

  苏越一噎:“现在想起来我怎么叮嘱你了?”

  白梨下意识地讨好一笑,顿时又想到这个冰山不让自己笑,忙伸出爪子摁住了自己的脸。

  苏越见状,心下觉得好笑,面上不察,只背过了身去,走向床边。

  “晚上你睡床,我在罗汉床上打个盹儿就行。”

  苏越边说,边从床铺上拿了些被褥。

  “哎不用不用,”白梨赶忙上前,“我睡觉跟赤婴一样,就一小块地方,你睡床吧。我有把椅子就能睡。”

  苏越一愣,跟赤婴一样?

  白梨以为他没明白:“我们狐妖睡觉,大都是变回狐狸蜷起来的,那样舒服。”

  “噢——”苏越怔愣了一番,方才只是心里想着避嫌,她到底是个姑娘。

  “哎没事儿,反正我们狐狸晚上也睡不好,”趁他犹豫的间隙,白梨已经拿过了一小块被子折了起来,铺在圈椅宽大的椅面上,“你看,这样就行了。”

  见她这般雷厉风行,苏越都没找到下手的机会。

  “成吧。”苏越应下,又叮嘱道,“就算晚上睡不着,也不要出门。最近我们只能夜伏昼出,勉强你了。”

  白梨眉间一挑,这个冰山还会跟自己客气呢?

  “怎么啦,怕你老情人半夜来找你呀?”白梨嘻嘻一笑,蹦了过来。

  一给梯子就上房揭瓦,苏越皱了皱眉,伸手就崩了她的脑壳:“胡说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