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邵先生

妖临川 猫灯灯 2036 2020.09.15 20:00

  那个蛤蟆也好,素素也好,显然是有人意图挑起纠纷,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后手。

  不在事情更无法控制之前解决,确实不是个好的选择。

  但若只交给赤婴去处理,他毕竟不知妖禁内的情况,身份也无法做主谈判。

  白梨仔细想了想,看着眼前目光坚定的少年,最终还是答应下了。

  “好,”赤婴舒展了眉眼,“我先去找邵先生,晚间与你在此汇合。”

  先生?莫不是个教书的。

  白梨没有多问,只点了点头。

  赤婴又叮嘱道:“你不常出妖禁不知道,京川之中到处都是妖狱的眼线,尽管你隐匿气息做得不错,但也无法保证万无一失。所以你最好找个隐蔽的地方呆着,不要到处乱走了。”

  白梨微讶,随即叹了一口气,点点头道:“好,你也小心。”

  白梨倒是听话,隐匿了妖气,乖乖在一处隐蔽的角落蹲了一下午。

  夜色很快便降临了,白梨如约往着下午遇见赤婴的那个巷口去。

  此时的大街没有了白日的热闹,商家打烊,路人也都渐渐回家,街巷之中只剩几声残鸦的叫声。

  白梨很是警惕,一步一步几乎没有声音。

  赤婴已经等着了,见着白梨前来,他便走上前来:“走吧。”

  “走?”白梨困惑,赤婴没有把人带来吗?

  “此处说话不便,”赤婴打量了一下四周,“总得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

  这里确实离闹市不远,虽然人群也散得差不多了,但到底是人人都能来的地方。

  白梨想了想,低声道:“那你带路吧。”

  赤婴当真转过了身,头也不回地在前面带路。

  白梨在他身后两三步处跟着。

  看着眼前不过高自己半个头的少年,白梨心中暗暗思忖,也不知这是个多大年纪的狐妖。

  虽说走得挺远,白梨却一直暗暗记着来时的路。

  到了一间灯火通明的酒楼之前,赤婴这才转过身来,咧出一个笑:“到了。”

  “这儿?”白梨一惊,这可比方才的小巷子要热闹多了啊?

  赤婴笑而不语,径直朝里走去。

  白梨犹豫了一瞬,还是跟了上去。

  酒楼之中欢声笑语不断,推杯换盏之间,不乏一声声失态的大笑叫好。

  这样吵闹的地方,换个想法,当真算得上是个谈正事的好去处。

  白梨跟着赤婴走到一处门前,推开了门,里头静坐着一人。

  那人身着藏青蟒纹常服,一头黑发高高束起,面上清冷,棱角分明的面庞上没有一丝表情,正在闭目养神。

  听着屋门打开的声音,这人方才缓缓睁开了眼,站起身来。

  想必这就是那位邵青,邵先生了吧?

  白梨依旧在赤婴身后站着,小心打量着屋中之人。

  乍一眼看去,连白梨这样的狐妖都不禁叹一句好相貌。

  那人眉眼坚毅,斜飞入鬓,似带风流却又不见浮艳。

  挺拔的鼻子与紧抿的薄唇,明明如精雕细琢出来的一般俊美,可又不怒而威,让人下意识地害怕。

  他朝着二妖走了过来,目光自落在白梨身上之后,便没有移开过。

  “你就是白梨?”那人盯着白梨的眼睛,冷冷开口,没有任何语气。

  白梨突然觉得狐毛倒竖,打心底觉得今日来见这人不是个好主意。

  “是,”白梨只能装着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硬着头皮接话,“您就是邵先生吗?”

  那人依旧没有正面回答,自顾自地问道:“赤婴说你的师父是医仙,不知你师父叫什么?”

  白梨一愣,怎么回事儿,这一个两个都上来直接问自己师父呢?

  “叫云翳仙人……”白梨心中不悦,嘴上竟是老老实实交代了出来,连自己都不由地一愣。

  话音一落,便见着眼前之人眉心微动,凝眸看了她一会儿,轻轻叹了一口气,转开了眼。

  “听赤婴说,你久在妖禁之中甚少出来……”那人转身,朝座位走去,坐定之后,又看向二妖,“你们也坐吧。”

  赤婴倒也不客气,上前就拉开椅子坐下了。

  白梨谨慎地看了看赤婴,便也轻手轻脚上前坐下了。

  “这一次出来,”那人继续说道,“听说是因为妖禁丢了一只兔妖,是吗?”

  白梨点头应下,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听得外头有人叩门。

  眼前之人抬手,制止了白梨开口。

  外头叩门的人已经缓缓开了门,一张堆满笑容的脸凑了进来。

  “哎哟!招待不周招待不周!”

  来者是一个中年男人,油光满面,两颊泛红,脸上尽是谄媚的笑,自作主张地走进了门,随即便关上了。

  “苏将军大驾光临,在下身为店主却不曾好好招待,真是失礼了,失礼!”

  苏……

  将军?!

  白梨差点原地蹦起来,但理智让她摁住了自己的身子,只能死死咬着后槽牙,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若是在这店主面前暴露了自己妖的身份,事情只怕会更复杂。

  而听到店主话的赤婴一噎,刚喝进去的水都差点喷出来。

  在京川里,几乎人人都识得苏越,为了不在白梨面前露馅儿,赤婴特地吩咐了酒楼的小二,万勿泄露苏越在酒楼里的事儿。

  谁知那会儿不在场的店主,这会儿会自作主张来屋里讨好苏越了呢?

  店主自然猜到这位苏将军大约想要低调办事,可却不曾考虑到,苏越真正要瞒的人,就与他在一个屋中。

  毕竟,谁会不认识苏将军呢?

  而此刻,白梨面前这个冷面男子,被店主称为的苏将军的人,那张俊美的脸已经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了。

  “出去!”苏越低斥了一声。

  那中年男子一愣,笑脸一僵,转而压低声音讨好道:“赤婴公子吩咐,小的都记得,外头没有人知道您在这儿,小的只是来见礼,啊哈哈对,见礼……见礼……”

  中年男子显然被苏越慑人的气场吓到了,只是这会儿进退两难,顾着面子强颜欢笑。

  见苏越依旧双目如剑地盯着自己,店主也是讪笑了两声:“呃,那个,您几位好好用茶,有什么吩咐再,再告知小的……小的先退下了,啊退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