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蹊跷

妖临川 猫灯灯 2001 2020.09.11 08:00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树杈,天边耳畔皆是此起彼伏的鸟鸣。

  白梨伸了个懒腰,抹了抹眼角渗出的困泪,嘟囔着嘴,耷拉着眼,看了看不远处聚精会神蹲在地上的师兄。

  “啊——”又是紧接着的一个呵欠。

  灵玉闻声没有转头,依旧忙碌着手下的活,轻轻一笑:“怎么困成这样,昨晚做贼去了?”

  白梨倒是没有冲着自己师兄撒气,只撇了撇嘴嘟囔着:“谁知道要这么早起啊……”

  “紫云菌早于晨曦,自然是要早起才能找得到。”灵玉一边说着,一边捻起土堆里的一小只蘑菇来,转头抬手给白梨看,“你看,又找到一个。”

  白梨叹了口气,从石头上跳了下来,陪灵玉一道蹲在巨大的古树下翻找。

  灵玉抬头望了望树杈,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阳光已经出来了,我们要动作快些,师父给的方子里说,要三十三株才够。今日若找不全,明日还得早起。”

  灵玉耐心地与白梨说着。

  白梨揉了揉眼睛,一声不吭低下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松软的土。

  师兄妹二妖正找着,却听见一阵翅膀拍打的声音,紧接着,一只脖子上挂着小铃铛的白鸽落在了不远处。

  “铃鸽?”白梨一愣,看了眼身边的灵玉,“莫不是万妖府出了什么事情?”

  白梨朝铃鸽招了招手,它便摇头晃脑地朝着白梨走了过来。

  “是给谁带的口信?”

  铃鸽闻言,轻轻啄了啄白梨的手。

  白梨见状,便伸手拨了一下它脖子上的小铃铛,叮铃一声响起,铃鸽褐色的眼眸顿时一亮,随即竟一本正经地开口说话了。

  “昨日有一只巨大的蛤蟆含着一个人进了妖禁,我和玉兰打死了蛤蟆,也救下了那个人。只是我们不知道接下来该拿这个人怎么办,你不如回来看看吧。”

  说完,铃鸽眼中光芒消失,又成了只一脸懵懂的小白鸽。

  白梨闻言却是惊得瞪大了眼睛,片刻才缓过神来,转头对灵玉道:“是景鹿的声音……”

  一旁的灵玉当然也听到了铃鸽的话,不禁微微蹙眉。

  竟然有妖把人带进了妖禁?

  还没等灵玉说什么,白梨已经炸了毛:“这个节骨眼儿上,怎么会有妖故意把人弄进妖禁里头?存心挑事儿吗?”

  “此事确实蹊跷……”灵玉细细思索,却想不出个所以然,“如今人与妖水火不容,这要是让妖狱的人知道了……”

  说到这儿,灵玉更加不放心起来:“我陪你回去看看吧。若是那人中了妖毒,我也正好能救他。”

  白梨点了点头,她知道灵玉的意思。

  外头那个令妖闻风丧胆的妖狱,恨不得盯着妖禁出点什么岔子。

  原本就有一股阴谋的味道,如果那人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于妖又是一场灾难。

  白梨转头对铃鸽说道:“你替我带个口信给景鹿或者玉兰。”

  边说着,白梨拨了一下铃鸽的铃铛:“我知道了,这就赶回去。”

  铃鸽点了点头,转身便拍着翅膀飞走了。

  灵玉见白梨面上精神了不少,不禁轻笑出声:“只要不干活,你就高兴了。”

  白梨一噎,转头没好气地嗔了一句,一本正经道:“本来师父也就是看我闲着,如今有正事,当然是正事要紧。”

  灵玉笑而不语,随即御风而起。

  白梨也赶忙跟了上去。

  不过半日,万妖府便到了。

  “是个书生,看着文文弱弱的,胆子又小……”

  景鹿和玉兰赶来的时候,一只浑身雪白的小兔子正和白梨悄悄嚼着耳朵。

  白梨见状,拍了拍兔子的肩,示意她停一停:“等会儿素素,我先和你景鹿姐姐商量下。”

  那只叫素素的白兔乖乖坐到了一边。

  玉兰先上前开了口:“那书生暂时没什么事,起先见到我们这些妖怕得要死,后来婆婆出面稳定了他的情绪,现下已经睡了。”

  景鹿点了点头,面上却不见轻松,紧接着道:“只是那蛤蟆古怪,竟然没有妖灵。长得巨大无比,似乎不会说话,又做出叼人入禁的事儿,也不知是为何。”

  “没有妖灵?”白梨瞪大了眼睛,“妖怎么可能没有妖灵。”

  “不知道啊。”景鹿茫然答道。

  “你刚才说那蛤蟆不会说话,”灵玉闻言走上前来,“难道是修为不足?”

  “不,那蛤蟆妖力甚强,我与玉兰合力才堪堪打个平手,后来还是……”说到这儿,景鹿突然卡住了,悄悄瞥了瞥玉兰。

  白梨不解:“还是什么?”

  玉兰知道景鹿卡在哪里,也不愿她为难,大方承认道:“我以灵力编了无量金绳捆住了他,景鹿才有机会一击致命。”

  无量金绳?

  白梨一愣,上上下下打量了玉兰,却见她面色无异,神清气爽。

  “无量金绳可费妖灵的很,你……”白梨突然反应了过来,顿时板下脸来,“你又出妖禁杀人!”

  “是,”被白梨这一斥,玉兰倒是毫不心虚,“田坊那个人渣,祸害了多少人家的小姑娘?偏偏抓不到现行,又没有证据。人的官府不管,我这是为人出害!”

  “你!”白梨被玉兰理直气壮的样子给噎到了。

  她自然也听说了那个禽兽不如的人渣做了多少下地狱的恶事,却一直没能被绳之以法。

  只是白梨更不愿玉兰私自出禁杀人,给自己或其它的妖带来麻烦。

  “罢了。”白梨摆摆手,一脸无奈,“你没留下什么破绽吧?”

  “放心,”玉兰抚了抚胸口,莞尔一笑,“哪有妖火烧不干净的俗物。”

  白梨抿唇看了她一眼,也不纠结于此了:“蛤蟆的尸体呢?”

  “还在妖禁边上躺着,”景鹿见白梨放过了玉兰,赶紧接过话,“你打算怎么办?”

  “此事古怪,待我问过师父再做打算吧。”白梨想了想,“反正晷瓦正好在我这儿,先把蛤蟆弄去逆落寒冰冻起来,省得麻烦。”

  景鹿忙应下道:“好,我陪你一起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