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妖仆

妖临川 猫灯灯 2022 2020.10.19 20:00

  “想什么呢?”苏越看着身边低头跟着走的小狐狸,格外心事重重。

  东方鱼肚白之时,他便在妖禁的幻境外等着。

  直到日出东山,才见到白梨从妖禁里出来。

  如今走了半天还是这个文文静静的模样,跟平时差远了。

  白梨抬头望了一眼苏越:“嗯?没什么。”

  明明是在出神。

  低头想了想,白梨拧了拧衣角又补充道:“师父说我们要做的事,凭借一己之力难以完成,而二十年前一灾,让不少大妖隐匿山林,如今是时候去找帮手了。”

  “对。”苏越肯定地点点头。

  “那你知道……”白梨撇了撇嘴,“从何找起吗?”

  “知道。”苏越停下脚步转过身,“你在担心什么?”

  “我怕……”白梨支吾着说不出口,紧张更甚。

  “什么都能说。”苏越有些无奈,“若你有顾虑,还是早点说。”

  白梨咬着唇拧着眉,犹犹豫豫地嘟囔出声:“师父让我练好了妖灵再去找帮手,是因为……要打架吗?”

  这直白的一问,倒是让苏越舒展了眉眼,点头肯定道:“以防不时之需。”

  “那,”白梨似是下定了决心,抬头焦虑地问道,“我万一又……失手杀人,怎么办?”

  原来是在担心这个。

  苏越挑眉,停顿片刻道:“放心,我会管着你的。”

  “这样……”白梨没得到个满意的答复。

  妖灵有自己的念头,连白梨也分不清究竟是自己想杀人,还是妖灵想杀人。

  这个来路不明的凶残妖灵,要不是师父说是她的,她可不敢信。

  “那日的驭灵师是个意外,是冲着你的妖灵去的,”苏越边说边继续向前走去,“若是平常的妖,你的妖灵未必会这般激动。”

  白梨若有所思地喏喏应着,苏越已经说起旁的了。

  “不知你师父是否与你提起过囚山?”

  “啊?”白梨一脸茫然,“是个地方吗?”

  苏越心下无奈,这个老家伙果然什么都不说,全扔给自己了。

  “是个地方,”苏越点了点头,“我们此行先去那儿,救一个妖出来。”

  “救?”白梨瞪大了眼睛,“不是说找隐匿山林的大妖做帮手吗?救……是从谁手里救?”

  没问出口的话,是能被困住的妖,真的能有什么帮得上忙的本事吗?

  苏越笑而不语:“自然不是寻常的妖,被困在囚山的,是一个妖仆,名为居灵。”

  “妖仆?是什么?”

  “就是字面的意思。”

  修炼成妖的往往是本身便有慧根的灵性之物,飞禽走兽也好,花木石泉也罢,皆有可能。

  只是上天未必眷顾万物,大家的起点总归不同。

  于是会有老天赏饭不够吃的,聚到一处一同修炼,互相依存。

  普通的妖说到底也是一个完整的个体,能思考的,能做的事,终归是有限的。

  而妖仆是由无数细碎的小物聚到一处,成为了妖,故而从一定角度来说,分别独立存在的个体组成的妖仆,潜力便是无限的。

  所谓有得有失,妖仆强大,但并不是真正的妖。

  不仅如此,妖仆还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便是极易死亡。

  要聚成妖仆,每个个体都是妖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某一个个体一旦消逝,必须被妖仆自身吸收。

  若消逝的个体没有被妖仆吸收,打破了维持妖仆生命的平衡,其它部分也会很快消亡。

  这些个体也会不停繁衍,生成新的个体。

  周而复始,妖仆便可长久地存在着。

  所以拿捏住妖仆极其容易,只要控制住妖仆的一部分就可以了。

  也因妖仆这个极为脆弱的特点,妖仆往往会选择依附于大妖,为大妖当牛做马,只盼着大妖快死的那一刻,能得到大妖的妖心。

  一旦得到妖心,妖仆才能成为真正的妖。

  白梨听得一愣一愣的,自己虽然是妖,倒也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妖。

  “这妖仆听起来,倒是像是住在一个村落里,相依为命的村民一般。”白梨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耳朵。

  苏越点头道:“就是这个词,相依为命。”

  “那囚山的那个妖仆,也是依附着哪个大妖吗?”

  “她叫居灵,”苏越继续介绍着,“居灵是几代更迭的妖凝聚在一起的妖仆,因为曾经落入风间谷,被一只名为牙鸢的大妖所救,签下契约为她妖仆。”

  “牙鸢?”白梨眨了眨眼,“是个大鸟吗?”

  “不错。”

  白梨沉吟片刻,又问:“你方才说,我们要去救居灵,是居灵……被牙鸢控制住了?”

  苏越面色略微有些沉重:“居灵与牙鸢的契约,仅仅是守卫囚山二百八十年,二百八十年后,牙鸢却没有按照约定放了居灵,而是捏着居灵的一部分要挟她继续看守囚山。”

  “二百八十年……”白梨绕不过弯儿来,“可你方才不是说,妖仆要依附大妖才能得到妖心吗?为什么居灵不直接做牙鸢的妖仆,等牙鸢死了,把妖心给她呢?”

  苏越嘴角微勾,反问道:“妖能活多久?”

  白梨一噎,答不上来:“很……久吧?”

  “牙鸢身为大妖,哪有那么容易死的,”苏越收起面上的笑意,“愿意侍奉大妖一生的妖仆,不知要等多久方能得到一颗妖心。居灵妖力出色,几千年不曾一见,她自然不愿意等那么久。”

  白梨皱了皱眉,想不明白:“那她还能怎么办,难不成去杀妖吗?妖仆打不过妖……的吧?”

  “不要妖心,还有一个办法,”苏越没有正面回答,“居灵当年落入风间谷,就是为了去找冥钩花,传言此花妖异,凡人取食能生肌长骨,妖仆用之,可得妖心。”

  白梨恍然大悟:“所以居灵当年落入那个什么谷,是为了这个什么花?”

  苏越嗯了一声,不再多说。

  二人话语之间,已经到了邵宅。

  “这个囚山远吗,我们怎么去呀?”白梨一边往屋里迈,一边嘟囔着问,“就我们两个去吗,还是也叫上赤婴?”

  在白梨印象中,邵宅里能打还常出门的,也就赤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