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一夜

妖临川 猫灯灯 2019 2020.10.14 20:00

  “你的妖灵能和你说话?”苏越不太明白白梨的意思,“从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白梨混乱之中努力回想着,急忙解释道:“是那一天,妖狱遇袭的那一天,我醒来之后就听见妖灵和我说话,他说……他说……”

  白梨此刻乱得很,说起话来也磕磕绊绊。

  “算了,”苏越见她额上都急出汗珠了,便开口打断了她的话,“这些以后再说,我们先回去吧。”

  说着,苏越侧身搀过她的胳膊。

  白梨恍惚地向前迈了一步,险些没有站稳。

  苏越眼疾手快地拽住了她:“能走吗?”

  白梨依旧有点懵,结结巴巴道:“能……能的。”

  话都没说完,她就觉得自己腿一软,整个人瘫了下去。

  苏越一噎,轻叹一声就微低了身子,一把将白梨打横抱在了怀里。

  白梨浑浑噩噩的,只觉得苏越抱着她一晃一晃地格外舒服,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了。

  等到了邵宅,吃饱了正在院子里摊着的赤婴被苏越踢开大门的声音吓了一跳。

  定睛一瞧,看见苏越正抱着浑身紫血的白梨。

  “怎么了这是!”赤婴着急地跑了过来。

  “没事,”苏越沉声吩咐道,“你去给妖禁传个话,白梨没事,我带回邵宅了。”

  赤婴眨了眨眼,还没回过神。

  “把这个带给云翳仙人。”苏越侧过身,赤婴看见了他腰间系的一小个琉璃坠子。

  赤婴上前取下那坠子,苏越就大步朝着白梨的屋子去了。

  沉沉睡着的白梨,听到了苏越的话,已经悠悠转醒。

  见着苏越把自己抱进屋里阖上门,搁到床上,身下一松,白梨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苏……”

  苏越才松手,就觉得自己的胳膊被抓住了。

  “你,别走……成吗?”

  白梨凄凄地望着苏越,眼中写满了害怕。

  苏越心头一颤,立刻就在床边坐下了:“我不走,你安心睡吧。”

  白梨委屈地噘了噘嘴,没说什么,只是若有似无地拽了拽苏越的袖子。

  苏越轻叹一声,掀起衣摆脱了鞋,翻身就躺到了床上,将白梨小心地抱在怀里。

  今日的白梨不是狐狸,依旧是个少女的模样。

  苏越总觉得这不合适,只是现在白梨不安的样子,他也实在顾不得这么多了。

  白梨的脑袋依旧杵在他怀里,两只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似是生怕睡熟了苏越就会离开似的。

  妖化作人形,身上的衣物首饰皆是妖灵幻化的,理应不会被除了自己的血以外的弄污。

  今日不知为何,白梨一身的污血,竟是一直留到现在还不曾褪去。

  听着她呼吸慢慢变得平缓,苏越也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能确认的是,这小家伙真的筋疲力竭了。

  能睡就好,明日再说吧。

  苏越默默想着,又觉得好笑。

  从前可没见她大晚上能睡得这么香。

  这一夜似乎格外安静,白梨连外头一丝虫鸣蛙叫都不曾听到。

  睁开眼的时候,外头天色才堪堪泛起些鱼肚白。

  白梨见着苏越依旧睡着,身上床上被自己蹭得都是深色污血,顿时嫌恶地皱了皱眉头。

  她小心翼翼地轻点,以妖术清洁了这几处脏污,等她处理干净,见着苏越已经睁开眼了。

  “唔,吵醒你了吗?”白梨小声问了一句。

  苏越眯起眼缓了几息,便撑起身来下了床。

  见苏越起身,白梨也起来坐到了床边,怯怯看着苏越的背影。

  “你再歇会儿吧,”苏越没有回身,背对着白梨道,“我还有点事,晚间再来找你。”

  说完,苏越便推门走了。

  白梨一噎,自己还什么都没说,这……跑什么啊?

  苏越出了门,只觉得头晕得很。

  昨晚似是下意识间不敢睡得太熟,现在只想先回府好好睡一觉。

  外头叶信还倒挂在树上,看着苏越从白梨屋中出来,啧啧啧了几声。

  苏越一个眼刀过去,叶信就闭嘴了。

  屋里头的白梨怔愣了片刻,遮掩尴尬似的清了清嗓子,随即变成了狐狸,窝回了床上。

  床上还残余着苏越的体温与气味,白梨动了动鼻子,缩成了一团。

  “你感觉好些了吗?”妖灵突然开了口。

  白梨吓得一哆嗦,瞪圆了眼睛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妖灵在问自己。

  “没……没事了。”白梨含糊了一句,才意识到自己不必说出口,妖灵便能听到。

  “我记得师父说你能疗愈我肉身的伤,可是真的吗?”

  “应该是的,”妖灵答道,“不过你昨日没受伤,只是被吓到了而已。”

  “说起来……昨天我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就想杀了她?”

  这会儿白梨倒是没有全赖在妖灵头上。

  因为她如今神志清明,昨晚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

  尽管有妖灵的作用在里面,可确实是自己突如其来的冲动。

  说到底,白梨也分不太清。

  “可能因为她是个驭灵师,”妖灵也有些犹豫,只是在推测的样子,“我很不喜欢她想把我撕扯出去的感觉。”

  妖可以主动把自己的妖灵取出来,但在被除了本妖以外之人强行夺去之时,妖灵会努力将自己固定在妖的体内。

  而如此强大的力量相峙,以外力分离妖灵,对妖来说势必是一件极其痛苦之事。

  且妖灵越强,越加痛苦。

  白梨点了点头,昨夜之痛她记忆犹新,想起来都觉得瑟缩不已。

  “可我总觉得自己杀人的时候,不像自己了。”白梨有些心有余悸,“就像在不行阁第一次试剔骨,我就觉得面前有一个想杀之人。”

  妖灵静静听着,没有说话。

  “剔骨究竟是太残忍了些……”白梨嘀咕出声。

  思来想去,也只能是这个原因。

  不然自己好端端的,又为何会变得那般不可控制?

  妖灵依旧静默不语。

  白梨迷迷糊糊间,又睡过去了。

  等她再次醒来,天还没黑。

  不过她睡不下去了,起身出门去院子里晃荡了一圈。

  几个夜猫子这会儿自然是没醒,邵青也不在,诺大的邵宅只有她一个妖来回踱着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