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邵宅

妖临川 猫灯灯 2009 2020.10.02 08:00

  白梨一愣,再去看赤婴,早已经化作一阵红雾蹿走了。

  “白姑娘?”邵青见她愣神,又唤了一声。

  白梨回过神来,冲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赶忙跟上了。

  “邵先生,”白梨一边跟着邵青,一边随意问道,“方才你说这里住的都是男子,可不知住了多少人?”

  记得曾经赤婴说起邵青,也用的是先生。

  “白姑娘唤我邵青便好,不必这般客气,”邵青回头,眸中带笑,意味深长道,“白姑娘若问住的人,那可只有我一个。”

  白梨一愣,听出了言下之意,莞尔一笑道:“既然不让我客气,你也别叫我什么白姑娘,唤我白梨就是了。”

  “好。”邵青答应得倒是爽快。

  白梨抿了抿唇,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又问道:“那除了你以外,住的可都是妖吗?”

  邵青微微侧头,思忖了片刻,不答反问:“不知如何,才算得上白姑娘心中的妖?”

  这倒是难倒了白梨,自己为妖这么久,倒是不知如何为妖。

  见白梨沉思不语,邵青自己接过了话头:“妖除了赤婴,还有四只夜蝠,一只角枭,他们昼伏夜出,白日里都化作雕塑,掩人耳目。”

  白梨闻言,满眼讶异:“雕塑?可是方才影壁上的那些?”

  “你注意到了?”邵青回头,脸上也有一丝惊喜的笑意。

  白梨嘿嘿笑了笑,又好奇问道:“福蝠倒是雕了四只,可角枭却是有两个。但你刚才说只有一个角枭?”

  “是,”邵青微微点头,面上拂过一阵无奈的笑意,“古涣总是这般疑神疑鬼,想着一对角枭更不容易被人猜疑,旁人也有一半的几率猜错他的真身在哪一只里。”

  “也是个办法。”

  邵青继续道:“不过苏将军在宅子外头布了幻术,若不是有人带着,也找不上这里,古涣实在不必这样麻烦。”

  “是苏将军布的?”白梨眉梢微挑,“苏将军会的还挺多。”

  “苏将军是个好人,”邵青的语气里带了一丝感慨,“其实若邵宅里的妖足不出户,自然不会引来猜疑,他也只是不想有意外罢了。”

  白梨也跟着笑了笑,又问道:“苏将军不是掌管妖狱的吗?怎么在京川里还……”

  她想说养了这么多妖呢,可是又觉得这般措辞不妥。

  “时下不慈,大家也都是求得一片自在安逸罢了。”邵青依旧是彬彬有礼,却没有直接回答白梨的问题,语气也有一丝疏离。

  白梨眨了眨眼,知道自己问多了。

  而那一头,邵青也已经领着她到了她的屋子。

  “你便住这儿吧……”邵青推开了门,里头一阵清香扑面,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这些小东西还算懂事。”

  听到邵青的喃喃,白梨好奇问道:“你说的小东西是谁?”

  邵青笑而不答,说起了旁的:“你好好休息,晚上邵宅才热闹,到时该见的都会见到的。”

  白梨见他不愿多说,也就不勉强,点头道:“多谢了,只怕还要叨扰些日子。”

  “客气,”邵青连连摆手,“本就是苏将军的宅子,他说了算,至少对我算不上什么叨扰。”

  是哦。

  白梨把这事儿忘了。

  等邵青出了屋子,白梨便好奇地打量起来。

  这间屋子装饰简单,一切都是规规矩矩。

  要说是男子的房间,倒是有个妆台;要说是女子的房间,却是从里到外一丝女儿家的花样都不曾见到。

  白梨坐在妆台一面普普通通的雕花铜镜之前,托腮看着镜中之人。

  自己不见妖气之时,当真还算乖巧。

  这般想着,白梨便冲镜子一笑,却见那镜子边缘竟出现了一晃而过的光芒。

  白梨一惊,起身倒退,险些踢翻了脚下的小凳。

  不知这镜子是什么宝物,白梨抚了抚心口,赶紧找了个锦缎将它盖上了。

  若真是什么有灵的物件,她可不想天天被它盯着。

  经过这么一出,白梨倒是咽了咽唾沫,小心了几分。

  虽说邵青是人,苏越也是人,可是这宅子里处处透露着妖气,又有着许多白梨不曾见过的东西。

  方才邵青问她的那句,不知她如何定义妖。

  那么言下之意是,邵宅里除了人和妖,还有别的东西吗。

  白梨抿了抿唇,不敢再东摸西看了。

  反正外头天还亮着,不如睡一觉。

  她这一觉睡下去,夜幕很快便降临了。

  月上树梢之时,在屋中昏昏沉睡的白梨听到门外剥啄的动静。

  在床上团成一团的白梨轻轻呜了一声,打了个呵欠,有气无力道:“进来吧。”

  门被推开了。

  白梨抬了抬眼,看见来人是邵青。

  邵青左右看了看,没见着人,仔细一瞧,才发现白梨在床角缩成了毛绒绒的一小团。

  “咳,”邵青清了清嗓子,总觉得自己唐突了,“你还没起呢?”

  尽管是只狐狸,但他先前见过的,到底是少女模样的白梨。

  白梨站起身来,两只前爪用力一撑,尖尖的狐嘴张得老大,咧出一嘴锋利的牙,眯着眼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

  随即便一跃下床,落地之时,已是摇身一变,成了白日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了。

  “我们狐狸本就白天睡觉,”白梨弯着嘴角对邵青道,“这会儿正好是出门的时候。”

  邵青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边说边转身往外走去:“我一直好奇你们这些妖啊,明明原形没穿衣服,怎么变了人就有衣服了呢。”

  白梨一愣,正想解释,邵青却是完全没有想听答案的样子。

  她跟着邵青往外走去。

  “苏将军已经回来了,他晚膳用得差不多,便让我来叫你起床。”

  邵青边走边说。

  白梨点了点头,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对了,我住的屋子里,妆台上的那面镜子……”

  邵青听到这儿,却是顿住了脚步,一脸紧张地转过身来看着她。

  “怎……怎么了?”白梨被吓了一跳。

  “镜子怎么了?”邵青上上下下打量了白梨一番,又问道,“你没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