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号鬼师

妖临川 猫灯灯 2030 2020.10.03 20:00

  “哟,”一阵粗粝的嗓音响起,“哪儿来的小姑娘,这么俊俏?”

  白梨早在黑影闪过的时候,便已被吸引了注意力。

  身后传来邵青清朗的笑声:“古涣,你今儿可起晚了。”

  屋檐上的角枭斜了一眼邵青,一扬灰翅,稳稳落地,倏地变成了一个体型福相的中年男子。

  白梨依旧好好站着,歪了歪脑袋,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

  双眼窄细,长眉入鬓,尖鼻小嘴,头发灰花,古涣化了人形,也依旧长了副角枭的模样。

  “邵宅里的妖是不是有点多了?”古涣阴阳怪气地清了清嗓子,看向邵青,“怎么,你手里的小鬼要找点玩伴?叶信家那三个小子不行了吗?”

  “谁他娘的说我儿子不行!”

  一个尖锐却沙哑的声音凌空传来,下一刻疾风便扫过古涣的脸庞。

  古涣抬手去挡,愣是勾破了他的袖口。

  “嘿!你还真敢伸爪子!”话音一落,古涣又化成了角枭,一跃而起,在空中与那只蝙蝠缠斗起来。

  白梨双眼一瞪,听着嗓音,两位可都是上了年纪了,怎么还这般说打就打的孩子气呢。

  还没等她嘴角抽完,就看见有三个黑黑瘦瘦的小豆丁蹑手蹑脚走到了邵青边上。

  这大概就是蝠妖叶信的三个儿子了吧?

  邵青面上笑得慈爱,将三只拢到身旁,小声地说着什么。

  苏越的脸色越来越黑,冷冷地看了一眼邵青。

  邵青似是才想起来一般,倏然一笑,轻轻翻转左袖,只见几道银色的光束从他袖管之中齐齐迸出,直冲天空而去。

  夜空之中,是缠斗正酣的古涣和叶信。

  而那几道银光,形速远远超过二妖,如银针般在二妖之间游走。

  没多久,只见二妖身下动作皆是一顿,随即轰地一声重重砸落在地。

  白梨这才伸着脖子去打量这俩。

  二妖一边哎哟哎哟地叫唤着,一边朝着彼此吹胡子瞪眼,却丝毫不见动弹。

  仔细一眼,他们身上竟是都被极细的银丝捆住了。

  这时,四个纸片儿般薄而透明的银色小人,大摇大摆地从二妖身后走了出来,每个都不过掌心那么大。

  它们走到邵青面前一顿,昂着脑袋,似是在等什么。

  邵青伸手,在它们四个的脑门上轻轻一点,金光一闪而过,四个小人儿便一个接一个钻回邵青袖管里了。

  白梨看得目瞪口呆。

  “邵青!赶紧给老子解开!”叶信已经急吼吼地出声了。

  邵青不语,只低着头捋着袖子。

  苏越走上前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两只老妖:“长记性没有?”

  “哎哎哎,知道了知道了。”叶信一见到苏越,也是松下了戾气,含糊地敷衍了几句。

  古涣没有开口,只一味瞪着叶信,满脸的不高兴。

  苏越转身,冲邵青点了点头。

  二人身上的银丝顿时消散不见。

  一枭一蝠拍了拍翅,皆是化作了人形。

  叶信倒是体型修长,也是黑黑瘦瘦,他那三个儿子与他便像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白梨左看看右看看,这会儿才小声去问苏越:“方才邵青袖子里的,是什么东西?”

  苏越还没回答,身后就传来了赤婴懒洋洋的声音:“是他养的小鬼。”

  白梨转头,就见赤婴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本来想着今天苏越有的忙了,我能睡个懒觉,没想到这俩老东西打个架动静也真是够大的。”

  赤婴眯着眼,慢条斯理地走到了院中,挑了根柱子靠着看热闹。

  小鬼?

  苏越接上赤婴的话,对白梨解释道:“邵青是一个号鬼师。”

  “号鬼师?”白梨惊奇地看向苏越,“那是什么?”

  “字面意思,可以对鬼发号施令的人。”

  白梨琢磨了一会儿,拧眉问道:“方才你不是说,人死后若有极大的执念,才能化为鬼,执念强大如斯,又怎么会甘愿听别人的话呢?”

  苏越略感欣慰,这家伙总算不是左耳进右耳出。

  “我方才也说了,鬼没有真身,修炼而言不进则退,很容易消散。而号鬼师天生有保护散鬼的能力,所以灵力不强的鬼,也会寻找号鬼师以做庇护。”

  白梨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所以,号鬼师照顾鬼,鬼也成了号鬼师的手下,是这个意思吗?”

  “不只是如此,”邵青站起身,向苏越白梨走来,冲二人一笑,“苏将军不必替我遮掩什么。”

  “我并非寻常的号鬼师,只等执念强大的鬼找上门来。”说着,邵青抖了抖袖子,一个白色的透明小人便跃身而出,稳稳站在了邵青的手心,“白梨你看,这像什么?”

  白梨眨巴着眼睛,仔细打量着那个小人。

  这个小人只有邵青的掌心大,薄如蝉翼,透明发亮,圆滚滚的脑袋上没有毛发,没有五官,浑身也不着寸缕,若是不会动,只怕会以为是个剪影。

  “像个……”白梨咬了咬下唇,试探道,“小孩儿?”

  “不错,”邵青坦然地点了点头,“我炼的鬼,都来自于胎死腹中的婴孩。”

  胎死……腹中……

  白梨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连着背脊上的狐毛都竖起来了。

  “胎,胎儿怎么会有执念?”白梨怯怯地问他。

  邵青一翻手背,那纸片儿般的小人又钻回邵青的袖子里去了:“你方才说,鬼是号鬼师的手下,并不准确。

  鬼有执念,便有自己想要完成的心愿,号鬼师帮助鬼不消散,鬼助号鬼师行凡人不能之事。

  与号鬼师而言,更像是互惠互利的伙伴;而像我这样,炼毫无执念的鬼,那鬼便是号鬼师的奴隶,完全由号鬼师说了算。”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白梨总觉得邵青说这些话时,有种将自己狠狠贬低的意思。

  “等等,我有点糊涂了……”白梨疑惑地挠了挠头。

  “不是说有执念,才能变成鬼;怎么毫无执念,也能变成鬼吗?”

  “如果在胎儿刚死之时,号鬼师只身在旁,就可以与死胎还未消散的意念签订契约,即便是毫无执念的死胎,也可以成为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