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有问必答

妖临川 猫灯灯 2001 2020.09.30 20:00

  “如果她是想挑起人妖两界的矛盾,那她怎么会盯上我了?”白梨拧眉,“那日她说,只要我跟她走,灵玉师兄就不会有事。”

  谁都看得出,这女子显然是只冲着白梨来的。

  “大约是因为你的妖灵,”苏越语气依旧平淡,白梨没有察觉他努力遏制的紧张,“毕竟她是以妖灵为主修炼的魔,盯上你的妖灵也不足为怪。”

  “可遇上那女子之时,师兄的妖灵远在我之上,她看不出来吗?”

  白梨的困惑不无道理,那个时候还没有把白梨的妖灵给她,那女子若是当真冲着妖灵而来,确实说不通。

  苏越背在身后的拳微微握紧,说出的话却无一丝波澜:“许是她曾经与你有些渊源,听说过你妖灵强大,此番认出了你,却不知你妖灵并不在自己身上。”

  听了这话,白梨微讶:“这……有这可能?”

  “嗯,你从前识得谁,只怕自己也不记得了吧。”苏越似是而非地说了一句,就揭过了话头,“她知你在此,一定还会再找机会。到时候若能生擒了她,想必能问出些所以来。”

  苏越这话说得可真是轻描淡写。

  且不说那女子法力之强大,光是她专取妖灵这个特性,就让白梨不想靠近。

  生擒……白梨只觉得浑身一个哆嗦。

  “对了,”白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那日我亲眼看见那女子握住了降妖锏,您最后是怎么……打跑她的?”

  苏越微微挑眉,灵玉抓着她这一通跑,她竟然还有工夫回头看了?

  “她是人,降妖锏自然对她无用,”苏越斟酌着用词,心道一句头疼,最终还是含糊着翻过了篇去,“你师父也说了我法术高强,到时候你跟我学了,你便知道我是如何打跑的她。”

  “哦……”白梨喏喏地应下。

  她也说不上来哪里讲不通,可既然师父与苏将军都这么说,又能有什么讲不通呢?

  “听云翳仙人说,万妖府是你的?”苏越不动神色地带开了话头。

  “与其说是我的,不如说,是师父要我做的。”白梨抿唇,望了一眼苏越,“我既拜于他门下,自然也是跟着学医济世,但师父说我是个百年狐妖,本就修为而言不必听他的话,所以让我创建万妖府,便有个万妖府主人的身份。”

  当年白梨苏醒之后,便见到个医仙说自己救了她,要她拜了师老老实实学医术。

  两眼一抹黑的白梨糊里糊涂地就跟着做了。

  只是云翳仙人本也闲散,这些年来,白梨的医术没什么长进,倒是越来越像万妖府的山大王了。

  说到这儿,白梨不禁苦笑一声:“什么万妖府的主人,听着名头大些罢了。我平日大多还是跟着师父学医,毕竟妖禁内也没有那么多妖精天天在受伤的,要我说,万妖府更像是个客栈,而非医馆了。”

  苏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你可喜欢学医救妖?”

  “自然是喜欢的,”白梨腼腆一笑,“只是我贪玩儿,若不是我虚长着几百年的岁数,哪里能做万妖府的头头了,若论修炼刻苦,里头住的妖可都比我勤奋多了。”

  “你师父不管你?”

  “管啊,不过我好歹也是个百年狐妖,虽说那时妖灵不全在身上,但师父打不过我,”白梨嘴角一弯,面上没兜住,露出一丝得意来,“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大多数时候他就也随我去了。”

  “那我可打得过你。”苏越不轻不重地接了一句。

  白梨脸上笑意一僵,转而讪笑了两声道:“苏将军您放心,既然师父让我跟着您学,那我自然是好好学,定不会偷懒的。”

  苏越浅浅一笑,不置可否。

  白梨心中忐忑,不知苏越究竟是怎么想的。

  她虽是见识过了苏越的本事,可他张口就是轻飘飘的一句我可打得过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些?

  毕竟一个是人,一个是妖啊。

  “对了,苏将军,”白梨不动神色地打探,“先前您便说了自己是人,那您的这身法术本事,究竟是怎么练的?我听说人间的道士修仙什么的,您也是那般?”

  白梨不知怎么表达,她毕竟只有二十年的记忆,在云翳仙人身边的这二十年,外头的事情也不曾知晓,无非是自己师父闲话之时才听得一二。

  “是,也不全是。”苏越思忖了一番,这才答道,“妖修妖灵,取天地的散灵凝聚;而人本就有高于其它生灵的灵力,修仙之人或是钻研法术修炼,或是追求得道成仙……”

  苏越说到这儿笑了笑:“我都不是,我不过是锻炼自己本身的灵力罢了,但也算是修炼的一种。”

  白梨闻言瞪大了眼睛道:“那光练灵有什么用?”

  “没什么用,”苏越满不在乎地答道,“够掌管妖狱就行了。”

  白梨一噎,她差点忘了,苏越最为人所知的身份,便是那个掌管妖狱的将军。

  那个让妖闻风丧胆的苏将军,可不是只会晃晃降妖锏吓妖这么简单。

  她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轻咳一声,掩去了一晃而过的心虚:“苏将军,您掌管妖狱……好多年了吧?”

  “六年,怎么了?”苏越转头看她,正好对上她探寻的目光,对视一刻却见得她抿唇一缩,似还是怕他的。

  当日见面,便对她胆小敏感的模样深有体会。

  “你不必怕我,”苏越语气平和,“你师父也与你说了,我本就没有害妖之意;更何况往后你只怕是要与我朝夕相处,不必这么拘礼。”

  什么朝夕相处?

  白梨总觉得这个表达有什么不对,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又听见苏越补充了一句。

  “其实你也不必以敬语称呼我,只是你师父托我教你法术,我说到底也不是你的师父。”

  白梨抿了抿唇,偷偷看了一眼苏越:“苏将军……”

  问完眼下最好奇的,就只剩一件事儿了,白梨想要个答案。

  “我师父说,二十年前……是你救的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