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坦白

妖临川 猫灯灯 2027 2020.10.10 08:00

  另一边儿。

  白梨在马上坐着,苏越则牵着马在走,连头都不曾回一下。

  白梨心中七上八下,拿捏不准这位到底消气了没有,眼见夜快深了,苏越却丝毫没有找个客栈的意思。

  犹豫了一会儿,白梨故作无事地开口道:“这儿没人了,你把我装回袋子里吧?咱们是不是还要赶路回去?”

  苏越脚下一顿,轻叹一声停下了步子,转过身来。

  夜影甩了甩头,苏越拎住了缰绳,对白梨道:“下马小心些。”

  听苏越的语气里没火气,白梨的心放下了不少。

  等她小心翼翼爬下来,凑到苏越身前问道:“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呢?”

  苏越垂眸,看着脑门只到自己胸口的白梨,正眼巴巴地望着他。

  他心口一滞,只觉得有一团棉花堵在嗓子眼里,闷得难受。

  “我没有生你的气,”苏越微微皱眉,轻声开口,“我只是责怪自己没能保护好你。”

  嗯?

  白梨以为自己耳朵听岔了。

  眼前这个柔声细语的男人,当真跟那个黑脸杀神苏将军是同一个人?

  还有什么叫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看着白梨愕然的表情,回过神来的苏越随手揉了揉她脑袋:“云翳仙人把你托付给我,我替你找个灵器就让你送出一滴妖灵,心里过意不去。”

  哦,原来是这样。

  “多大点事儿啊,”白梨释然地咧嘴一笑,“妖灵我有……”

  苏越猛地抬手就捏住了她下巴,咬牙切齿:“你再给我笑!”

  “……的是。”白梨嘟囔完这一句,不敢笑了。

  苏越松开了手,看着白梨的眼神里总有化不开的担忧。

  “我真没事……”白梨嘀咕了一句。

  她拧着手,一副做错事儿的孩子模样。

  苏越低头看她,见她配在腰间的剔骨,小小一把,不甚起眼。

  “方才试完剔骨的时候,你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苏越问她。

  “嗯?”白梨抬头。

  她自然记得,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没,没什么。”

  转眼白梨又低下了头,心虚一清二楚地写在脸上。

  苏越顿了顿,却不曾逼问:“不愿说也无事,但若有什么不对,你一定要记得告诉我。你师父和你说过的,你可以完全信任我。”

  苏越说得坦然,眼中平淡无波。

  白梨却是心里咚咚跳个不停。

  这样的念头别说告诉苏越,就是告诉随便谁,都会觉得自己有问题的吧?

  但师父也确实说了,可以相信他的。

  见苏越转身去拿袋子,白梨鼓起勇气小声道:“我跟你说……”

  苏越手下一顿,回过身来看着她。

  白梨抿唇,暗暗咽了口唾沫,犹豫了一会儿才开了口:“方才,用剔骨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似乎不是自己了……”

  白梨说得模糊,苏越闻言也微微皱起了眉:“什么意思?”

  “待我运转妖灵之时,我觉得我的妖灵似是有它自己的想法。”白梨试着努力去回想,这才发现自己也有些记不太清了。

  苏越若有所思。

  白梨又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在用剔骨的时候,似乎在眼前看到了一个人。”

  “是谁?”

  “我不知道是谁,”白梨摇了摇头,“但我心里有个念头,是……”

  白梨顿住了,似是有些为难的样子。

  苏越心中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依旧压着情绪平静问道:“是什么?”

  “我似乎……想用最残忍的方法……杀了他……”

  白梨的声音微微颤着,尾音越来越小,几不可察。

  苏越心头一颤,努力平稳着呼吸,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大约是剔骨本性残暴,才致使你如此,等你与它契合得好一些,便会无事了。”

  白梨点了点头。

  苏越的话里,显然是没有一丝批评她的意思,反而全都推到了灵器上,这倒是让白梨松了一口气。

  因为白梨也是这么想的,都是剔骨的错!

  “不过话说回来,”白梨稍稍抬头看他,“你为什么执意要我买下这件灵器呢?你也知它残暴,我又确实没那么喜欢……”

  “我也说了,买灵器不是挑簪子,重要的是适合你的妖灵。”苏越语气依旧平淡,“不行阁的灵器,除了剔骨,只怕没有一件能容得下你的妖灵。”

  “嗯?什么意思?”

  苏越简单解释了一番:“每件灵器都有自己能力的范围,这个范围也是有大小的。你拿到的第一件灵器,那个小锤子,完全不能驾驭你的妖灵,故而才会灰飞烟灭。”

  “你的意思是,剔骨的范围很大?”白梨好奇地眨着眼。

  “是,”苏越肯定道,“剔骨虽残暴,但包容性极强,与妖灵的作用更是相辅相成。你的妖灵强大,远在杨不行的预想之外。如果试剔骨,这样他便拿捏不准了。”

  白梨撇了撇嘴:“所以你就是不想让杨不行知道我有多厉害,才非要我买剔骨的?”

  苏越闻言倒是笑而不答,反问道:“你有多厉害?”

  白梨嘟着嘴轻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这一路飞驰,白梨倒是没什么困意,也不知是不是方才在不行阁闹的。

  苏越驰马,余光时不时瞥过身下马背边那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原打算先把她颠困了,再找个客栈好直接睡了,可这回怎么还没颠睡着。

  正想着,雪白的狐狸头就转了过来。

  “哎苏越,杨不行是人吗?”

  “是人。”

  小狐狸琢磨了会儿,脑袋转了回去。

  不一会儿又转了回来:“杨不行既然是人,为什么会做给妖用的灵器?”

  “而且,”白梨想了想,“应该只有妖才用得到灵器吧?”

  “是。”苏越肯定了白梨的困惑,“杨不行只给妖做灵器。”

  “还有他……为什么叫不行啊?”白梨眯起眼来,脑袋随着马的奔跑一颠一颠的,“作为一个做灵器的人,这名字也太不吉利了吧?”

  苏越嘴角微扬,依旧看着前方:“你歇会儿吧,等到了客栈再给你讲故事。”

  “嘿嘿嘿,好。”白梨满意地龇牙,打了个大大的呵欠,阖上眼养起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