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学法术

妖临川 猫灯灯 2001 2020.10.05 08:00

  赤婴知她好奇,俯下身沾了点河水,往她裙摆上轻轻一弹。

  那清澈的河水溅到白梨的裙摆上,漾开之处竟是一片鲜红。

  “就是这样,”赤婴扬唇一笑,“待会儿可别让水落到你身上。”

  白梨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成!看我的!”

  她凝了凝神,心中默默回忆着赤婴方才的举动,集中精神后,掌心即刻便出现了一朵气旋,稳定而快速地旋转着。

  这般效果让白梨心中一喜,但依旧没有得意忘形,依旧聚精会神地将气旋朝水面送去。

  与赤婴不同的是,她并没有着急去拦跃起的水滴,而是趁着这个间隙,仔细往水中看去。

  果然有不少。

  趁热打铁!白梨定神,两掌一翻,向下震去。

  随着悬浮术顿在空中的,除了那些水滴,竟然还有几条鱼!

  边上的赤婴见状挑眉,心中暗道,这小狐狸脑子还挺好使。

  白梨得意地转头去看他,满面笑得灿烂,一脸等夸的模样。

  赤婴点点头,如她所愿,大方地夸奖道:“不错,还能举一反三……”

  谁知话音还没落,白梨嘿嘿一声笑都没出口,数条鱼便随着空中的水滴哗啦啦落回了水中。

  这下,溅了白梨自己一身不说,还殃及了边上的赤婴。

  赤婴愕然,看着一身血红的白梨,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白梨显然也是懵了,自己一时得意忘了形,意念一散,便什么都掉了。

  方才可有好几条鱼呢。

  白梨咽了咽唾沫,都差不多是吃饭的时候了吧?

  边想着,肚子边咕噜了起来。

  赤婴唉了一声,看着白梨。

  得,衣服都红透了,也用不了再作检验之用。

  “行吧,”赤婴摆了摆手,将白梨衣裙上的法术解除,“你大概知道是这个意思就可以。这个先到这儿,往后慢慢练。”

  白梨这会儿自然是听话得很。

  赤婴一个化身,又成了狐狸,边往河里走去,边自言自语:“我也饿了,先吃点东西再练吧。”

  河边水也不深,赤婴一跃而起,足尖点着水中石块,轻盈地跳动着。

  白梨见赤婴停下脚步,死死盯着一处,屏住气息,一个猛扎下去。

  待他再起身之时,嘴里已经叼了一条活奔乱跳的大鱼,都快有一尺长了。

  赤婴叼着鱼,飞快地跳回了岸边。

  那鱼在地上不停扑腾着,脑袋却被赤婴牢牢摁住。

  “想吃自己去抓。”赤婴看了一眼白梨,自顾自地吃起鱼来。

  白梨也忙化身狐狸,冲着河里便去了。

  等到酒足饭饱,俩狐狸团在河边,眯着眼睛舒服地打嗝。

  夜风轻轻拂过河岸,水流的声音盖过了虫鸣。

  “赤婴,你为什么会跟着苏越呀?”白梨没话找话。

  赤婴还是眯着眼睛,含糊道:“他需要我,我也需要他,在这个于妖而言的乱世,多个人界有权的伙伴总是好的。”

  “那你和他认识多久了?怎么认识的?”

  赤婴轻笑一声,顾左右而言他:“怎么,查我底细呢?”

  赤婴显然不想说,白梨也便不硬问,嘟囔着昂了一声,又问道:“那你知道……那个吗?”

  “嗯?”

  “就是苏越说的那个什么魔。”

  赤婴鼻尖轻出一口气:“他把你从妖禁带出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白梨不作声了。

  “怎么了?”赤婴抬起点眼皮看她,却见这小白狐狸耷拉着脑袋。

  “我师父告诉我,苏越说那个魔很快就要重现人世,又问我可愿为拯救苍生而战……”白梨顿了顿,眉心微微皱起,“即便我眼下妖灵强大,我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本事,能拯救苍生。”

  赤婴挑眉,撇了撇嘴道:“我也觉得,你也就那样吧。”

  白梨一噎,索性也不说下去了。

  “不过呢,”赤婴慢悠悠地开了个头,“那也只不过是现在的你。等你学会掌控妖灵,确实会潜力无限。”

  白梨听了这话,却完全没有振奋起来,依旧懒懒地趴着不语。

  赤婴心下微叹,又暗自嘀咕苏越这个混蛋,把这种带小屁孩儿的事交给自己。

  白梨这种满脑子都是好奇的小狐狸,可不得逮着一个问一个。

  “行了行了,歇得差不多了,咱们再复习一下,准备学点新的。”

  赤婴赶忙岔开了话题,再让她问下去,难保自己会不会又说了不该说的。

  白梨想了想,到底什么拯救苍生都是后话。

  如今既然师父吩咐了跟着苏越学,那么自己脚踏实地地照做就好。

  以后的事,就等到以后再说吧。

  二妖在京川郊外呆到天际泛起鱼肚白,这才往邵宅回去。

  等到了邵宅,朝阳已然升起,院子里一片宁静,一如白梨昨日来的时候。

  “我去睡啦,你自己随意,只要不出邵宅,做什么都成。”

  赤婴扔下一句话,呵欠连天地就走了。

  学了一晚上的法术,白梨倒是不怎么困。

  叶信一家四口和古涣已经睡下了,重新回到了影壁之上。

  眼见院子里只剩下自己了,白梨便开始四处闲逛,走到院子中摆放的广口缸前,她好奇地打量起来。

  昨儿就注意到了,缸里飘的尽是莲叶,也没见花,思忖着大约是季节未到也不曾多想。

  白梨正看得入神,身后响起了邵青的声音。

  “跟着赤婴学了一晚上,你也不累的吗?”

  白梨回身,正对上邵青笑得和气。

  她抿唇腼腆道:“确实还好,我四处逛逛,过会儿就去睡了。”

  苏越不让她冲人笑,白梨也只能平日多记得憋着,客气笑一笑也罢了,也不是只要弯个嘴角,男人就能看呆的。

  邵青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了缸边,深深地看了一眼缸中的莲叶。

  白梨觉得好奇,小声问道:“这是你养的莲花吗?”

  邵青闻言,眉心微动,倏尔展颜答道:“平日都是我在照顾。”

  说完这句话,邵青便朝白梨点了点头:“我得去打扫屋子了,你早点休息。”

  白梨喏喏地应了一声,带着些许困惑目送邵青远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