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过夜

妖临川 猫灯灯 2008 2020.10.07 20:00

  之后苏越问六娘是否对贾三彪的外室下过手,她却是矢口否认了。

  贾三彪失踪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官府也一直没给个明确的说法。

  时日一长,人们也就当他是意外死在哪儿了。

  那个外室自然是挺着肚子上门来闹。

  从前六娘的懦弱,那个外室也是从贾三彪那儿听过几分的。

  自己肚里孩子的父亲万一真死了,外室担心自己将来,想上门分点财产。

  可是如今的六娘,哪里会将这种东西放在眼中。

  不曾给正室敬酒,不曾进过家门,这是哪门子的妾室?

  想要分银子,那问官府去讨啊。

  那外室原是心高,不愿做小,也是听得贾三彪满嘴好话,说生下儿子就抬她做平妻,故而从未想过正式做贾家的妾室。

  既然不是妾室,那就不是贾家的一部分,六娘一分钱不给,上哪儿都是这个理。

  外室来闹过几次,都是不了了之。

  至于她后来去了哪儿,六娘不知道,但也不在乎就是了。

  听苏越讲完这一切,白梨却是久久不曾回过神来。

  她知道人世间的疾苦,却不知有这等禽兽不如的人。

  “六娘之言,我也细细查过,她确实从来不曾杀过人,只有那个贾三彪,”苏越点了点桌面,“我与她说好,只要不再杀人,我便能保她周全。”

  见白梨若有所思的模样,苏越沉吟了一番,还是解释道:“我保她,只是与你师父有约,不想伤害无辜的妖,但真实的原因不便与她说起,故而……她可能有所误会。”

  “嗯?”白梨没听懂,“误会什么?”

  苏越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痕:“你说误会什么?”

  方才的老情人,不是你说的吗?

  “哦——”白梨反应过来,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我看着可不尽然。”

  说着,白梨朝苏越挪了挪,神秘兮兮地解释道:“我虽在妖禁里呆了二十年,可还是有师父教我了解人界的礼义廉耻。只看方才六娘的样子,便知她从来就是这么个人。”

  苏越一愣,白梨继续说下去。

  “如果六娘知道你今日要来才打扮成这样也就罢了,”白梨得意地扬了扬下巴,“可她方才惊讶的模样,显然是不知道的。那与你有什么也不过逢场作戏,哪里真的是误会你对她有情有义了?”

  苏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白梨。

  白梨抬了半天下巴也不见苏越的反应,只得尴尬地悄悄看他。

  这一眼,却是见得他垂眸释然一笑,如化冰川。

  白梨一怔,差点看呆。

  早猜这厮笑起来少说也是倾国倾城,那张如上天精心雕刻出来的面庞,平日就是太过冷清了点。

  却不曾想象得到,真的看到他眼中的笑意,是这样撼人心扉的感受。

  没有管白梨的愣神,苏越嘴角笑意未褪,起身拍了拍衣摆:“我先去洗漱,早点休息吧。”

  苏越去了净房,白梨晃掉脑袋里的胡思乱想。

  等苏越回来的时候,白梨已经变成了个小狐狸。

  她将窗户顶开了条缝,正把脑袋搁在窗台上,冲着外头发呆。

  苏越也只看了她一眼,便熄了灯,自顾自上床睡觉了。

  屋中一片静谧,外头也只偶尔有人走过的动静。

  白梨眨了眨眼,心想明日还要赶一天的路,还是睡一觉的好。

  她轻手轻脚地跃到铺了垫子的圈椅上,只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这个椅子的位置吧……

  白梨本想凑合一下算了,可是他们狐狸就是不喜欢睡在四边不着的地方,最好是能挨着一个角落才好啊。

  这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她睡着心里不踏实。

  白梨四下看了看,苏越面朝里头,已经睡下了。

  她思忖了一番,还是悄然变回了人形,蹑手蹑脚地搬起那把椅子,放到了苏越的床尾边上。

  等她再变回狐狸,跳上那把椅子满意地缩好,却看见苏越正睁着眼看着她。

  白梨顿时吓得炸了个毛。

  “唔……”回过神的白梨有点支吾,小声道,“那个位置太正中了,我想找个能挨着的地方睡。”

  苏越暗叹了口气,自己还是想得太多。

  这当真不过是只小狐狸罢了,自己又何必这般避嫌呢。

  什么了解过人界的礼义廉耻,苏越心下觉得好笑,云翳仙人若是真的好好管教了她,想来也不会这样随便就与男人睡了一间房。

  也许云翳仙人从来没想摒弃她的天性,让她像模像样装作个人。

  之所以会告诉她礼义廉耻,只是纯粹让她了解一番,万一有一日到了人间,不会露出真的狐狸尾巴罢了。

  苏越没有开口,只伸手轻轻拍了拍床。

  白梨愣了愣,这是……

  她犹豫了一瞬,还是跳了过去。

  苏越朝里挪了挪,给白梨腾出了一个位置。

  看着窝在自己肚子前的小脑袋,月光洒进屋中,照得那毛茸茸的小耳朵格外可爱。

  苏越忍不住伸手捏了捏。

  白梨茫然地回过头。

  “睡吧,”苏越抚了抚她的脑袋,轻声道,“明日还要早起。”

  夜风清爽,而春末的夜风,已经没有那么寒凉了。

  方才白梨开的那道窗户没有阖上,风月悄然而至。

  “你为什么找个妖开的客栈来住啊?”白梨睡不着,嘟囔着问苏越。

  “人开的客栈我不放心。”

  白梨转过头,湿湿的小鼻子对着他:“那为什么只开一个房间啊?”

  “妖开的我也不放心。”

  白梨的脑袋抬了起来:“那为什么……”

  “睡觉。”苏越一把摁住了她的脑袋。

  等这几万个为什么聊完,天都要亮了。

  翌日。

  果然是早起啊。

  阳光刺目,白梨连眼睛都睁不开,几乎是被苏越踢下的床。

  早晨倒是不曾见到六娘,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们起得早。

  苏越衣袂翩翩的模样,还悠然吃了个早点。

  白梨看着一桌的花卷馒头,一点胃口都没有,光在边上坐着晃脑袋。

  等他们出了客栈的门,小二已经把夜影牵过来了。

  白梨看到这匹马,突然就清醒了几分。

  呃,不会又要颠一天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