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夜行羊妖

妖临川 猫灯灯 2075 2020.10.21 20:00

  白梨露出困惑的神色:“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分身关起来啊……”

  “哼——”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一阵不轻不重的哼笑传来,白梨顿时绷紧了神经,盯着声音的方向。

  薄雾被一个矮小的身影推开,来者是个化了人形的妖,若不是脑袋上明晃晃的两个圆角,还真看不出原身是个什么。

  那羊妖光秃秃脑袋上没有几根灰毛,一张人脸上鼻头硕大,眼睛血红滚圆,嘴咧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他上半身赤裸着,皮肤粗糙肮脏,肌肉线条胡乱,下半身套了个麻布袋似的裤子,一节长一节短,露在外面的脚,是个蹄子的形状。

  八成是个山羊什么的,白梨心中暗暗思忖着。

  “不懂规矩啊,”那妖念念有词,阴阳怪气地很是嚣张,“想进囚山得庇护,只献上一个人来,那可不够。”

  他右手拿着一个小臂大的尖刀,左手拿着个脑袋大的玄铁榔头,用力地在身前敲击了一声。

  叮!

  “更何况,呵呵呵,”那妖边走边笑得阴险,“什么不三不四的妖,囚山不欢迎外来者。”

  白梨听出了些门道。

  自己并未闭起妖气,那妖一定是看出来了,只不过苏越是人,也同样一目了然。

  她猜这牙鸢声名在外,说不定不少妖会上囚山来,如眼前这羊妖所说,想求得一份庇佑。

  羊妖声音粗噶,语速和脚步一般慢慢悠悠,就等白梨一头雾水之时,突然一个发力,冲着苏越而去。

  “不过这份礼,我就勉强收下了!”

  羊妖邪笑连连,尖刀直刺苏越喉间而去。

  白梨大惊,几乎想都没想,剔骨就划出了袖口。

  唰!

  流光溢彩的妖灵顿时布满扇面。

  羊妖的尖刀戳中扇面的那一刻,白梨收起妖灵,只在尖刀穿过扇面之时,瞬间合上剔骨。

  扇骨夹住尖刀的利刃,狠狠一抽,那尖刀就脱了羊妖的手,丁零当啷地翻落在地。

  等白梨稳稳站定在苏越身前,羊妖的眼中已然没有了方才的从容。

  “你!”羊妖哑然,明显没有猜到眼前这个半大的小妖精有这本事,一句整话都说不出了。

  苏越自然是纹丝未动,羊妖许是猜他一个区区人类定吓得愣住了,可苏越不过是想看看小狐狸是不是有什么进步罢了。

  如今看来,尚可。

  “别跟他废话,”白梨妖灵的声音在她耳边慢吞吞地说着,“直接问他牙鸢在哪儿就是了。”

  白梨听到妖灵的建议,立刻开口问了羊妖:“你,告诉我牙鸢在哪儿?”

  羊妖一愣,怎么比自己还要嚣张?

  苏越闻言倒是没说什么,挑眉望着白梨的后脑勺,由她自说自话。

  “问你话呢,”白梨抬高了声音,“牙鸢在哪儿?”

  羊妖微微低头,血红的双眼依旧紧盯着白梨,字眼儿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么放你过去,只怕囚山待不下去的就是我了。”

  他的阴笑令人汗毛倒竖,白梨倒是毫不在乎。

  因为她的妖灵依旧悠哉得很:“就是个会点花架子的羊妖罢了,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不肯说,就打晕了他继续往前走,反正苏越多少知道方向。”

  白梨心中有数,将剔骨举至身前,拉成长剑。

  “行,”白梨朝着羊妖昂起下巴,“你想试试那就试试。”

  羊妖奸笑愈甚,左手抬起硕大的玄铁榔头,落在地上的尖刀似是听到召唤,咻地朝着榔头飞去。

  叮的一声,两器相撞,尖刀弹起,稳稳落在了羊妖的右手。

  “好啊,”羊妖又恢复了先前的阴阳怪气,“小丫头,让爷看看你的本事,呵呵呵……”

  伴随着羊妖的奸笑,四周的光线顿时阴暗了下来,雾气顿时如洪水弥漫。

  苏越眯起眼睛,依旧不动分毫。

  白梨聚精会神,仔细感受着羊妖的气息

  ——眼睛不够用无妨,反正狐狸也不是纯靠眼神吃饭的。

  哗啦!

  突然惊鸟四起,哗啦啦的一片,那些鸟笼竟全部自己个儿打开了。

  白梨集中的精神被打破的瞬间,羊妖的尖刀穿破雾气而来。

  “这儿呢!”羊妖一吼。

  白梨正想侧身挡下,却见那刀尖一转,叮地一声敲击在她耳边响起。

  “这儿!”

  羊妖声音中透着一丝得意,似乎有雾气与惊鸟的掩护,他四处穿行更难以捉摸了。

  叮叮的敲击声不断,似乎是从各个方向传来。

  不可能,那羊妖绝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视觉与听觉受限,白梨微微皱眉,额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可她背后站的苏越,却依旧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丝毫没有紧张的样子。

  白梨暗暗思量着,突然想明白了什么,眉间舒展一笑,收起了紧绷的神经,竟然握着剔骨剑悠悠然地朝着雾间走去。

  看着白梨的身影走入雾中,苏越的笑意更深。

  小狐狸开窍了。

  果然不出白梨所料,自己不过走了一小段,羊妖的尖刀就自侧后方而来。

  这会儿羊妖没有自报方位,而是悄无声息的暗攻。

  只是白梨早就猜到了这一击,抬手转身,轻巧地挡住了羊妖的刀。

  羊妖血红的双眼对上的,是白梨轻松的嘲笑:“就这?”

  羊妖再咬牙切齿,也只得硬着头皮上。

  此招一出,他也跑不了了,一击不中,大势已去。

  白梨轻盈细密的招式配上剔骨刀刀见血的锋芒,羊妖根本抵御不了。

  虽说肉身损毁对妖来说不是大事,但这个差距,白梨想要了羊妖的命也只是弹指之息。

  咚。

  周身雾气散开,惊鸟平息,不知所踪。

  苏越抬眼望去,是白梨的剔骨之尖,直直指向羊妖左眼的妖灵。

  往前一步,便是夺灵,羊妖已无回天之力。

  可以啊,小狐狸。

  羊妖的尖刀还握在手中微微发颤,可榔头已经落在了地上,两个蹄子也不听使唤地打着颤。

  技不如人也就罢了,可想到百年修炼的妖灵被夺与不夺只在一念之间,换作是谁都会哆嗦吧?

  “行了别抖了,”白梨有些无奈,这一脸凶神恶煞还能怕成这样,“问你话呢找牙鸢往哪边儿啊?现在能说了没?”

  羊妖张了张哆嗦的唇,还没吐出一个字,唰的一声,一只洁白的飞鸟穿透了他的头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