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啥意思

妖临川 猫灯灯 2038 2020.09.29 20:00

  苏越看了他一眼,只管自己继续说下去:“妖灵本无意识,但原本灵便来自于世间万物,亦是有无限可能。”

  虽然是牵强虚无了些,到底算是个过得去的借口。

  白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只是我见识浅薄,不曾听说过有这样的妖灵罢了。”

  “正如苏将军所说,这世间万物纷杂,哪里是一两条规矩能概括全的。”云翳仙人笑着不露声色敷衍了一句,又拍了拍白梨的床,“若是起得来了,便起来动动,恢复得快些。”

  倒不是云翳仙人对自己的徒弟苛责,实在未来之事不可预估,早些准备胜过万千。

  白梨听了自己师父的话,也是点了点头,就准备起身了。

  她倒是真的恢复神速,这才刚醒没多久,与师兄说了两句话,已经可以下床了。

  嗯?

  白梨突然想到了什么,蓦地望了一眼灵玉,又怯怯地看了看云翳仙人。

  灵玉猜到自己师妹要说什么,笑着上前来道:“师父说暂时不必了。”

  云翳仙人恍然,开口解释道:“我与苏将军商量了一番,原不知你与自己妖灵能否融合顺利,如今看来更胜预期,故而你灵玉师兄体内那些妖灵便暂时不必还你,也不是什么大事。”

  竟还是苏越与师父商量的结果。

  暂时不必,还。

  这几个字总是不轻不重地戳中灵玉的心。

  呵,玉本来也是没有心的。

  灵玉的低落几乎是一闪而过,继而便含笑问白梨:“如今这般可放心了?”

  白梨抿嘴笑着猛点了点头。

  师兄可以与从前一般一直在自己身旁,自然是最好的了。

  苏越静静站在一旁看着师徒三人说话。

  “小白,”云翳仙人捻了捻花白的胡子,说起了正事,“师父能教你的不过是医术,和一点保保小命的伎俩……”

  云翳仙人顿了顿,双眼瞥向了苏越,干笑了两声道:“苏将军为妖狱之首,也不是空有一个名头。师父打算往后,就让你跟着苏将军好好学学,你如今妖灵出色,可不能浪费了。”

  苏越微微挑眉,这个老头到底一句实话都不敢讲。

  说好了一人说一半,现在这样子,是打算全让自己来了吗?

  虽心里苦笑,苏越还是应声上前,微微点了点头。

  “啊?”白梨没听明白,什么叫跟着苏将军好好学?

  不同于白梨眼中的好奇与不解,灵玉的不服已经是明晃晃写在了脸上。

  “师父,苏将军说到底也就是个人,如何有本事能教小白什么,”灵玉语气不善,也未曾看苏越一眼,“若是您真要小白学点东西,也不必如此……”

  “灵玉公子可是觉得在下没这个本事?”

  一向安静寡言的苏越,竟然打断了灵玉的话。

  是了。

  都不曾提苏越还救过他的命,即便不说挟恩以报,至少灵玉也不该是这个态度。

  更何况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不逊呢?

  灵玉听到苏越的话,也是昂着下巴看向他,全然忽视了身边白梨正在轻轻拽自己的袖口。

  “即便你有什么本事又如何?”

  灵玉只记得逆落寒冰上苏越崭露的头角,也不过如此,人间修炼得道之人,能御风而行的比比皆是。

  “妖灵本就与人不同,妖狱之首不过是凭借一把降妖锏,你能教的,也不过是些人间的把式罢了,这种东西换谁都行。”

  苏越心里冷笑,到底是个二十年的玉妖,如此沉不住气。

  “你若不服,苏某自当领教。”苏越又恢复了那悠扬的语气,却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只是灵玉一句打就打还没出口,那儿云翳仙人已经忙忙赶过来打圆场了。

  “哎灵玉!不许放肆,”云翳仙人面上挤出点怒气来,一个劲地对他挤眉弄眼,“师父请苏将军来教小白,自然是心中有数,你还信不过师父不成?”

  这个徒弟怎么回事,自己跟他交代的话全都忘了吗?

  灵玉咬咬牙,还想说什么,云翳仙人又打断了他:“好了好了,上回龙吟谷没弄好呢就赶回来,你赶紧回去把那几味缺的药材去取了,紫云菌找了几株了?我可要三十三株才够。”

  灵玉一愣,什么?

  当时他确实和白梨一道在龙吟谷采药,是因为云翳仙人要准备一剂很是特殊的丹药。

  因方子复杂刁钻,二妖在龙吟谷可待了不少日子,依旧没有找齐需要的药材。

  特别那紫云菌,仅在日出前一小段时间才冒尖儿。

  早了还没长出来,晚了就已经**无用了。

  也正是那时,万妖府传来消息,说妖禁里来了个人,这师兄妹二人才急急赶了回来。

  只是云翳仙人本也不是个着急上进的性子,后头的事儿一桩接着一桩,倒是把这采药的事儿给耽搁了。

  如今想起来,云翳仙人竟是打发灵玉一般,要他赶紧走人。

  什么把几味缺的药材取了,说得可当真轻巧,跟摘果子似的。

  灵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后还是涨红了些许,什么也没说,气鼓鼓地冲门就走了。

  “哎……”白梨一头雾水之余,也觉察到了气氛的不对。

  师兄怎么就甩门而去了。

  可是前有师父开口,后有师兄听话,似乎……也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咳……”云翳仙人清了清嗓子,“这孩子都是给我惯的,还请苏将军不要放在心上。”

  苏越却是一改方才不退让的模样,拱手应道:“云翳仙人客气了。”

  “那便先这样吧,”云翳仙人笑眯眯地看着白梨,一脸自己养的猪终于够肥能宰了的样子,“小白,你便安心跟着苏将军。”

  白梨顿时一阵狐毛倒竖,总感觉自己师父笑得怎么这么狡诈!

  还有,什么叫跟着……

  还没等她缓过来,就见云翳仙人不经意地退了一步。

  想走?!

  “师父,我没明白……”白梨赶紧起身拽住了想撤的云翳仙人,“您说让我跟着苏将军好好学,这是何意?”

  “呃……”云翳仙人正打算脚底抹油,却不曾想自己的徒儿这般牢牢拽着自己。

  他向苏越抛去了一个求助的目光,你倒是说两句话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